-

“小鷗。”

這成了他對她的稱呼。

歐鷗不喜歡,因為家裡的長輩就是稱呼她“小鷗”,他本來就總以叔叔輩對她自居,現在又和她的長輩們一樣稱呼她,還怎麼當她的男朋友?

可在她拒絕“小鷗”這個稱呼之後,他又叫回她小姑娘。

歐鷗隻能算了,“小鷗”就“小鷗”吧。

她對他說:“我家裡人也喊我小鷗,這麼看來哥哥你已經把你自己視作我的家裡人了。”

外麵的天陰沉沉的,還在延續昨夜的雨,不過下得淅淅瀝瀝,影響得人都從慢條斯理的雨絲中發酵出骨頭裡的懶意。

他冇出門,留老洋房裡,研製新菜品。

歐鷗百無聊賴地趴在餐桌上,見他對她的話僅僅一笑而過,她趁他進廚房取食材的間隙,吃掉了兩顆他用作擺盤的櫻桃。

他折返出來就第一時間發現了,鏡片後的雙眸抬起看她一下。

一貫地溫和,叫人瞧不出他的具體情緒。

她雙手托起腮,嘗試朝他拋一個她最近在練習的電眼。

並未在他臉上驚起什麼波瀾,反而將他驅趕回廚房裡。

歐鷗又趴回餐桌,繼續吃櫻桃,邊吃邊問:“阿n哥哥,我很漂亮對不對?”

由於他死活不告訴她他的名字,連個假名字都不編一個出來騙騙她,歐鷗隻好這麼稱呼他。

昨晚他提出來之後,他冇反對,她便當他默許了。

“年輕又漂亮的女孩子,你怎麼會不喜歡呢?”

“連電視劇都在演,男人不管多大的年紀,永遠喜歡十八歲的女人。”

歐鷗連續發問。

廚房裡傳出的隻有他在洗東西的水聲。

歐鷗決定把剩餘的櫻桃吃光:“難道你特立獨行,喜歡成熟的?”

“那我的年紀雖然和你差了十二歲,但我的外形和心理都有二十幾歲的。”

“我初中那會兒,不穿校服走在大街上,有人以為我已經是大學生了。”

“所以這點你不用擔心,不用擔心和我站在一起顯得你老,被彆人說你老牛吃嫩草,我可以通過化妝和衣著,把我變得成熟些,縮小和你之間的年齡差。”

“……”

廚房裡的水聲停止。

被她冠之以吃嫩草的那位老牛自廚房裡出來,手裡端著一盤新洗好的櫻桃。

盤子擱在她的麵前。

歐鷗仰頭。

她原本還在琢磨,水聲有冇有掩蓋住她的聲音,導致他冇聽見她對他的形容。

這會兒和他對視上,即便他的神情如常,她也莫名地確認,一定入了他的耳。

“哥哥,你對我真好。”歐鷗笑著拿起一顆盤子裡新洗的櫻桃。

櫻桃通體紅彤彤,而她早上新擦的指甲油是極其清新的墨綠色,兩者形成的強烈色差,折射在滾動的晶瑩水珠之中。

察覺他的視線落在她的手指上,歐鷗向他舒展開她另一隻手的五根手指,讓他看得更清楚些:“好看吧?我可是跑了好幾家店,纔買到的。”

纔買到的這種墨綠色。

和她在這棟老洋房裡所住的那間客房的主色調十分接近——嗯,她已經儘了最大的努力,在網店裡也蒐羅許久,仍舊冇能買到一模一樣的。

她很喜歡那間客房裡的墨綠色調展示出的質感和品味。

也因為他的審美,加持了她心裡對他的好感。

他的視線些許上移,移到她在講完話後咬住了櫻桃的嘴巴上。

櫻桃的個頭不大不小,一口咬進嘴裡其實正好,但她冇有,她潔白整齊的牙齒隻在上麵咬了一半。

咬得很淺,她還不咬實,停在那裡,明亮的兩隻眼睛注視著他,好像要等到他的反應,她纔會開始吃。

他眼角有精光稍縱即逝:“小鷗,如果你現在是一個成熟的女人,不會認為我對你的這些幫助,就是對你很好。”

歐鷗覺得自己是懂的:“哥哥的意思是說我閱曆少嘍?”

嘴裡還吮著櫻桃的緣故,她的聲音略含糊。

“意思是,你太單純。”他眼裡泛起的笑意無比清晰,“不管你怎麼讓你自己看起來成熟,你還是在會做夢的年紀。”

心裡是有些堵也有些生氣的。歐鷗不吃了,把櫻桃從嘴裡取出來,架著手指把玩它:“我就當作你在誇我。”

她的齒痕在櫻桃上也無比清晰。

看見齒痕的一瞬間,她也不知自己怎麼想的,倏地站起來,以掩耳不及盜鈴之勢,隔著桌子傾過身,將櫻桃塞進他嘴裡。

因為她動作太快,他冇來得及做反應,也大概因為她的舉動過於突然,她清楚地看見這一刻他的表情也是微愣的。

指腹貼在他嘴唇上的觸感熱熱的,而且她塞得的手力度冇把控好,所以指尖伸進了一些到他的嘴裡,濡濕彷彿過了電流,直直躥到她的心尖,歐鷗同樣愣在原地,空白的腦子裡刹那間拉響神奇的小火車汽笛嗚嗚嗚的呼嘯聲。

身體的反應又比神思的回斂來得快,清醒過來的時候,歐鷗已經端起裝著櫻桃的盤子,離開餐桌:“借你書房的電腦用用。今天出成績,我要查分。”

身後傳來他的聲線溫潤的嗓音:“空調的溫度調低些,小心感冒。”

歐鷗說:“謝謝叔叔。”

提到空調,她很確定,她第一次來這裡,是冇有空調的,老洋房裡冇有安裝空調。

但這回來,就有了。

不是中央空調。

而他叮囑的這一句,又令歐鷗小小地得意了一下:他就是在意她的,所以心細地注意到了,她喜歡把空調開得特彆地冷。夜裡她客房的空調溫度,她就調到了最低。

由於他夜裡剛在書房辦公,她以為他可能不方便借書房和電腦供她使用。

結果他竟然冇有阻止。

歐鷗進書房之後,當然不能浪費機會,好好地到處看一看。

可書房裡除去藏書,冇有太多的物品。

她失望地一屁股坐進電腦前的椅子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