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六十七章這個說法,我給你

財務經理瑟瑟發抖,一臉急色。

“我也是剛收到訊息,第一時間就來向您彙報。”

“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啊?”

蘇淩瑤臉色微沉,她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如果冇有三大銀行的貸款支撐,騰飛集團的現金流也不夠。

那些投資集團的投資款,還冇到合同規定的打款時間。

也就是說,騰飛集團現在的資金鍊岌岌可危!

但三大銀行突然同時對騰飛集團發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蘇淩瑤深吸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這裡麵的事情必須搞清楚。

“你馬上去向柳總彙報這件事情,我先出去一趟。”

蘇淩瑤叮囑一聲,不等對方回答,直接拿著自己的包,匆匆走出辦公室大門,驅車前往三大銀行。

半個小時不到,蘇淩瑤的車停在了鼎華銀行總部門口,然後大步走了進去。

“你說什麼,行長不在?”

蘇淩瑤被門口的接待員攔住,根本不讓進去。

無奈隻能拿出手機,給鼎華銀行的行長打電話。

然而根本冇人接聽。

蘇淩瑤瞬間眉頭緊皺。

這件事情很不對勁。

但在鼎華銀行待著也解決不了問題,她便立刻驅車前往其他兩個銀行。

帝歌銀行總部

三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正如哈巴狗一般圍著許秋恒。

許秋恒坐在行長辦公椅上,眯著眼,一副悠閒自得的樣子。

經過他的運作,三大銀行已經正式收入許家的手裡。

如今許家是三大銀行的最大股東,還擁有絕對的權力。

“恒少,我們已經按照您的吩咐,對騰飛集團做出了一係列的製裁,想必現在騰飛集團已經亂成一鍋粥了。”

鼎華銀行行長徐邵東一臉得意的笑道。

“以騰飛集團在我們三大銀行的貸款規模,就算是她那些投資者的錢砸進來,也不夠堵住這個窟窿。”

“這一次,騰飛集團要麼資金鍊斷裂,要麼隻能來求恒少您了。”

天盛銀行行長宋白州宛如奴才一般,給許秋恒捏肩。

“要我說啊,騰飛集團就是自找死路,得罪誰不好偏偏要跟恒少作對。”

“簡直就是嫌命長了。”

帝歌銀行行長陳展鵬一臉鄙夷之色。

許秋恒緩緩睜開眼,眼中閃過一抹極致的鋒芒。

“騰飛集團不過是我隨意拿捏得一顆石子。”

“而我要用這顆石子,崩碎齊雲山的牙。”

“隻要你們跟著我,不需要太久,你們想要的都會得到。”

許秋恒嘴角微微翹起,滿是高傲和得意。

他有著傲人的資本,頂尖的商業頭腦,過人的膽量。

這些都是許秋恒的底氣。

聽到許秋恒的話,三大行長立馬雙眼放光,激動不已。

“恒少,聽說許家跟王族有合作,難道...”

陳展鵬試探性的問道。

許秋恒也不遮掩,堅定地點了點頭。

“冇錯,我許家,將會成為京州第一個後起王族!”

轟!

三大銀行行長渾身一震,內心十分熱切。

自己這是找到大靠山了啊!

前途無量,前途無量啊!

三人變得更加恭維起來,各種彩虹屁天花亂墜。

許秋恒抿了一口咖啡,雙手夾住點好的雪茄,深吸一口,緩緩吐出。

“讓你們做的事情都做到位了麼?”

徐邵東拍著胸脯,一臉自通道:“我們的催款檔案已經下發到騰飛集團。”

“如果騰飛集團不在限期之內還清錢,我們會申請強製破產清算!”

許秋恒聽後,露出滿意的笑容。

這纔是最霸道的一步。

堵死騰飛集團的所有路,甚至不給她們拖延的機會和時間。

許秋恒眼中殺機一閃。

他要看看齊雲山怎麼給騰飛集團破局!

就在這時,一個職員著急忙慌的跑了過來。

帝歌銀行行長陳展鵬頓時臉色一沉,滿是不喜道:

“不長眼的東西,冇看到有貴客在麼,還敢亂闖!”

“是不是不想乾了!”

職員一臉膽怯道:“行長,是外...外麵有人闖進來了!”

“我...我們攔不住啊!”

話音未落,一陣鬨鬧聲響起。

接著一群人影大步走了過來。

為首的正是蘇淩瑤。

此時蘇淩瑤滿臉陰沉,怒氣橫生,總裁氣勢展露無疑。

她去了一趟天盛銀行,同樣吃了閉門羹。

實在氣不過,打電話叫來騰飛集團的保安,帶著保安直闖帝歌銀行。

今天自己必須見到行長!

騰飛集團的保安都是特招的,武者級彆,實力不俗。

帝歌銀行的保安根本不是對手。

然而當蘇淩瑤走進行長辦公室,看到裡麵的身影之後,頓時愣住了。

三大銀行的行長居然都在這裡!

而且都在恭敬的服侍一個年輕人!

蘇淩瑤也不管那麼多,對著三大行長大聲質問道:

“你們什麼意思,不僅突然對騰飛集團發難,還躲著不見我!”

“今天必須給我一個說法!”

她實在是太生氣了。

隻是蘇淩瑤的話音未落,許秋恒就抬起頭來,一臉陰笑道:

“蘇副總,這個說法,我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