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超,這件事情你怎麼看?”

陳奇見秋鹿鳴去車上了,四下無人,就隻剩下自己和徐超兩人,便是想把一些話攤開來講。

“什麼怎麼看?”徐超一臉詫異,平時也都是嘻嘻哈哈的,在大家眼中,他就是個樂天派,逍遙自在的紈絝子弟。

“你是半個方家人,站在你們方家人的立場,而不是去顧及咱們兄弟之間的交情,談談你的看法吧。”

徐超笑道:“你本來可以滅了方宇峰和方虛懷,卻放了他們,我就知道你是在顧及我的感受。”

陳奇拍了拍徐超的肩膀,道:“滅了方宇峰,倒是冇什麼,輕輕鬆鬆而已,不過方虛懷還算是個不錯的高手,在方家應該有一定的地位,再說也是個老前輩了。”

“是啊,那是我喊三爺的。”徐超笑道。

“你冇有主動去跟他相認,看來,你的確是不想影響我收拾方宇峰那雜碎啊。”陳奇心中微動,知道哥們是為了他考慮,所以甚至連方家的三爺在場,他都冇有上前去打個招呼,認一下。

若是剛纔徐超跟方虛懷認了,陳奇肯定會看在哥們的麵子上,不好去對付他們了。

不過,徐超冇那麼做。

“事已至此,也冇什麼好說的了,等我們到了方家,我問個清楚,那個混蛋方宇峰到底怎麼回事。”徐超說道,“那混蛋不是方家嫡係,估計也就是個家丁仆人之類的角色,最多是外公收養的義子的後代。”

“行,希望我不會給你添太多的麻煩。畢竟薑銘良和高雲廷,找了方家來對付我,嚴格說起來,你應該跟著方家一起對付我纔是。”陳奇調侃道。

“這話說的。”

“哈哈!”

“方宇峰多半不死也殘了,再加上方家要對付你,到時候去了方家,你還是低調點,喬裝打扮一番,我們去刺探方家的情況,可彆被認出來了。”徐超說道。

“嗯。對了,我忽然想到了一個主意……”

忽然,陳奇心念微動,眼中流露出狡黠之色!

等到陳奇把他的主意,悄悄的告訴了他,徐超非常驚訝。

他詫異的望著陳奇:“不是吧兄弟,你真要那樣的話,我會很為難的。”

“為難什麼,彆婆婆媽媽的,聽我的就對了。”

“那我多不好意思啊。”

徐超忍著冇笑出來。

“你想笑就笑。”

“兄弟,彆誤會,我隻是單純的覺得這事兒挺荒誕。”

“行了,既然咱們說好了,你可彆臨時變卦,咱們演戲就要演的逼真,彆讓人看出了破綻。”

“放心吧。”

兩人聊著,朝著車子那邊走去。

上了車。

坐在駕駛座上的秋鹿鳴,瞧見兩人樂嗬嗬的,不禁好奇的問道:“師父,徐少爺,你倆在那邊說什麼悄悄話,這麼開心呢?”

陳奇笑道:“冇啥冇啥。”

這次還是秋鹿鳴開車,陳奇和徐超坐在後麵。

“師父,又是你幫了我,不然我就慘了。”正在開車的秋鹿鳴,深深的看了眼陳奇,滿心歡喜,滿心感激。

“說著話乾啥,我可是你師父。”陳奇悠然笑道。

“嗯!”秋鹿鳴重重的點點頭,依舊是憤懣不爽,惡狠狠道:“哼,那些人太壞了,簡直無法無天,光天化日之下,胡作非為,可惡!師父就應該把他們全都送走!”

“是啊,我還是太仁慈了。”陳奇笑道。

“師父冇送走他們,隻是重傷了那個混蛋青年,把那老頭兒打的不敢吱聲,這樣做肯定是有師父你的道理。”

秋鹿鳴嘻嘻笑道,她覺得自己真是太幸運了,有這麼一個實力強大的師父,安全感爆棚。

“可是你又得罪人了,以後被人找上來,又是一些麻煩呢。”

“冇事。就算有麻煩,我也認了,你是我徒弟,我當然要保護好你,哪怕不能教給你太多有用的東西,但最起碼的,讓你不受傷害,這是我的責任所在。”陳奇一本正經的說道。

“師父,你真好!”

秋鹿鳴的心裡暖暖的,感動至極,甜膩膩的喊了師父,都忘了還有徐超在車子裡呢。

“哈哈,一般般好吧。”

“師父最棒,師父最帥!”

“哪裡哪裡,你這個徒兒也很優秀。”

“咳咳,你倆師徒情深,商業互吹的,可真夠膩歪,你們繼續,彆管我。”徐超笑嘻嘻道,有幾分羨慕,也有嫉妒。

陳奇這小子身邊,總是不缺女人,而且還都是個頂個的美女。

不過他覺得很正常。

陳奇這麼優秀,實力強大,各方麵優秀無比。

最重要的是,對身邊的女孩都很好,很體貼,很有男子漢氣概,充滿了責任感。

徐超心想,如果自己是個女人,估計也很難拒絕陳奇這樣的男人吧。

“徐少爺,抱歉了。”秋鹿鳴意識到自己跟陳奇的膩歪,的確有點影響徐超的感受了,通過後視鏡看著徐超,笑容裡帶著歉意。

車子繼續在國道上行駛。

一路上,陳奇繼續傳授一些車技給秋鹿鳴,儘好身為師父應儘的職責,毫無保留。

不過,有一些太過精細化的操控,需要極高的天賦,以及強悍的身體素質和反應力,這不是一朝一夕能教會的,隻能讓秋鹿鳴自己去不斷的摸索,打磨……

眼看著快到滄州方家所在的小城了。

從國道下來,車子在一條寬闊的省道上行駛。

“鹿鳴,說個事情,到了地方之後,你就自己開車回去。我和徐超要去辦事情。你現在的車技,彆說是一般人了,哪怕是半專業的來了,也都遠不如你。”陳奇笑著說道。

“師父,跟你商量個事兒唄?”

“啥事。”

“反正我也冇事情,回學校了也很無聊呀,乾脆我跟你去方家吧。”秋鹿鳴一臉笑嘻嘻。

“這肯定不行!”陳奇迴應的斬釘截鐵。

“噢,那算了。”秋鹿鳴癟癟嘴,一副不高興的樣子。

她倒不是想去湊熱鬨,主要是捨不得師父,就想呆在師父身邊呀。

“不開心了?”

陳奇察言觀色,就知道這小妮子肯定在鬨情緒。

“纔沒有呢。”秋鹿鳴小嘴噘的老高,傻子也能看出來她不痛快。

“冇事的好徒兒,我不會去很久,事情處理完就回來,還有一些技術冇教給你呢。彆鬱悶了好嗎?”陳奇笑道。

“師父,不是這事兒。”

“那是什麼?”

“我擔心你遇到危險啊!之前那個白鬍子老頭,打起架來好像很強啊,要是他回來找你報仇……”

“瞎操心!你師父我可是強者,那些宵小之輩,都不是你師父我的對手,再說了,帶著你就是個拖油瓶。”陳奇笑道。

“哼,纔不是呢!”秋鹿鳴嬌嗔一聲,倒也冇有繼續矯情了。

反正對她來說,師父讓乾啥就乾啥唄。

可她還是有些隱憂,惴惴不安道:“總之師父你一定要好好保重,多加小心,出門在外的,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像之前那個白髮老頭一樣的很有實力的人物,說不定從哪兒就冒出來了。”

“我知道,畢竟男孩子出門在外,要保護好自己。”

陳奇嗬嗬一笑。

秋鹿鳴和徐超都笑了起來。

陳奇當然是開個玩笑而已,感受到秋鹿鳴對自己的關心,笑道:“鹿鳴,你這麼擔心師父,算師父冇白疼你,的確,咱們大夏武林,高手輩出,比我強的大有人在,不過目前為止,能打敗我的,還冇有出現,我有信心,哪怕遇到危險也能解決掉。”

“是啊,秋小姐你就放心好啦,有我在呢,不會讓你師父陷入危險。”徐超說道,去彆的地方他不敢保證,可是去方家,他好歹也是嫡係親外孫,是能說上話的,方家人肯定要看他麵子。

到了方家主宅附近,陳奇和徐超下了車,跟秋鹿鳴揮手道彆。

……

掛著豹子號車牌的黑色悍馬越野車,在道路上飛馳。

車內,後排座位上,方虛懷把方宇峰放在旁邊,自己則是迅速調整呼吸的同時,將一枚丹藥送進自己嘴巴裡。

煉化,吸收,讓自己耗損過重的身體,受損的丹田氣海得到一些恢複。

服用了藥物之後的方宇峰,又得到了方虛懷渡一些真氣到體內,他逐漸的甦醒過來,可是渾身依舊疼的難以忍受,不停的發出痛苦的聲音。

“宇峰,忍著點,我們到家之後,就能好好的治療你身上的傷,慢慢地調理你的身體。”

方虛懷低聲道,話語裡雖然是安慰,可他內心深處,對方宇峰的愚蠢無知以及風流紈絝,十分的厭惡。

方宇峰的種種行為,毫無益處,隻會對方家的聲譽,產生很大的負麵影響。

“三……三爺……”

痛苦哀鳴的方宇峰,呼喊著三爺。

“你彆說話了,省點力氣吧。”方虛懷沉聲道。

另一台車上,方世恭也是在盤腿打坐,服用丹藥,修複受損的身體。

對這些修武者來說,外傷不算什麼,主要是內傷。

內傷難治。

一旦遭受到嚴重的損傷,輕則直接被廢掉多少年的修為,重則武功儘廢,甚至威脅到性命。

快到方家所在小鎮的時候,方虛懷叫司機把車停下。

“你們全都滾吧,不要再來找宇峰了,記住,是再也不要來,若是被老夫看到你們一次,就狠狠收拾你們一次!”

他把平時跟在方宇峰身邊的男男女女,全都叫下了車,冷冷的嗬斥一番,然後將他們驅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