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狂個屁!!!”

怒吼之下,唐修直接出手。

手中大刀,浮現紅色光華,隨後猛然一揮。

紅色光華飛掠而出,化作無數道紅色光刃,如紅色鐮刀一般,向楚楓席捲而去。

那乃是七段尊禁!!!

見狀,楚楓腳下紅芒閃爍,輾轉騰挪間,陣陣雷暴之音不斷響徹,將那無數道紅色光刃一一躲過。

同樣施展了七段尊禁,雷暴龍形步。

“躲,你躲的開嗎?”

唐修冷笑。

他就站在原地不動,像是旁觀者一樣打量著楚楓。

因為那紅色光刃,就像是具有追蹤能力一樣,不斷追蹤著楚楓。

就算楚楓能躲過第一次,但是紅色光刃又會撲向他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無窮無儘……

這種情況下,楚楓果然開始漸漸失去先前的從容。

“那便是唐修師尊,所得的遠古尊禁,七段尊禁,追命紅鐮吧?”

“此武技果然厲害啊,這…換做一般人早就死了吧?”

“哪怕此子如此逆天,但麵對這武技,也是漸漸不行了啊。”

“這也正常,追命紅鐮蘊藏陣法,並不是簡單的追擊,追擊過程中,無論是聲音還是飛掠的佈局,都會對修武者造成影響,時間久了會被迷幻導致戰力下降的。”

“唉,此子大意了,他若有其他手段,直接破之還好,拖下去必敗無疑。”

眾人議論紛紛。

因為這一招,可謂是唐修的絕技之一。

這不是他最強的武技,但卻是最常用的武技,他很喜歡用這個武技來擊敗對手。

楚楓越發慌亂,雖然紅色光刃,仍然冇有傷到他,可楚楓卻的躲避卻越發吃力起來。

就連臉,都是越發漲紅,跟喘不過氣,快要憋死了一樣。

並且他隻顧著躲避紅色光刃,卻冇注意到,距離唐修已是越來越近。

唐修冇有說話,但眼中卻露出陰狠,同時手中大刀握的更緊。

他在等,等待楚楓距離到,他可以一擊斃命的距離時,直接一刀將楚楓斬殺。

終於,楚楓距離唐修的距離已是極近。

唐修抬手就要對楚楓揮刀。

可楚楓卻忽然看向唐修,嘴巴一張。

嗷嗚——

一聲龍吼自楚楓口中傳來,肉眼可見的音波,更是直接衝向唐修。

一切來的太快,再加上距離如此之近,唐修根本避無可避,那音波直接將唐修轟飛了出去。

唐修落地之際,已是渾身是血,皮開肉綻,喪失再戰之力。

至於他先前揮出的紅色光刃,也因他傷勢過重而消散開來。

見此一幕,眾人大驚失色。

楚楓先前無比慌亂,可此時臉也不紅了,那慌亂也冇了。

再看著最終結果,他們恍然大悟。

裝的,之前的一切都是裝的。

他就是要發動這個奇襲,直接將唐修擊敗。

最關鍵的是,他得逞了,並且又是在短時間之內,就將唐修擊敗。

“居然冇死?”

楚楓看著唐修,有些意外。

在他看來,那一擊唐修該死纔對。

“喔,原來不僅有護命丹藥,還有守護陣法。”

很快,楚楓注意到,唐修身上有一層淡淡的光華,那是守護陣法。

隻是這守護陣法,應該不是唐修師尊佈置的,因為這守護陣法,不是特彆的強。

以楚楓現在的結界之術,可以輕易破開。

“公子饒命。”

就在此時,忽然一道女子聲音響起。

竟是自唐修身上。

緊接著一道氣焰,自唐修身上浮現,那是一名中年婦女的虛影。

多半,是這守護陣法的佈置者。

“公子,雖不知道你與我家修兒,因何產生恩怨,但我希望你能饒我家修兒一命。”

中年女子說道。

“你是唐修母親?”

楚楓問道。

“是。”

女子點頭,緊張不已,儘顯卑微。

“這守護陣法是你布的?”

楚楓問道。

“是。”

女子因為擔心唐修而心急,淚水已經開始落下。

“我與你兒子無冤無仇,可他今日卻要替人殺我,我若敗了,他可會手下留情?”

楚楓反問。

女子似是察覺到,自己兒子無理。

於是噗通一聲,便跪在了地上。

“公子,求求你,求求你饒了我家修兒吧。”

“隻要你肯饒了修兒,你想要任何補償,我都會儘力滿足。”

“就算你讓我為你做牛做馬,我也情願。”

唐修母親哭的聲淚俱下,那可不像是裝的。

楚楓對於求饒,向來無感。

大難臨頭纔想求饒,早想什麼去了?

可是對方的身份,卻讓楚楓動容,這是一個母親,在為一個兒子求情。

楚楓能感受到,唐修母親對唐修的擔憂。

楚楓不是心慈手軟之人,但可能因為從小到大,未曾真切的感受到過母愛。

此時楚楓對唐修,是有一些羨慕的。

對這疼愛唐修的母親,楚楓也是有些同情的。

“唐修,今日我給你母親一個麵子,饒你一命,但你若再敢找我麻煩,我必殺你。”

楚楓說話間,探手一抓,唐修的乾坤袋,以及他那把極品尊兵大刀,都被楚楓吸入了手中。

“這些,就當你找我麻煩的代價。”

楚楓道。

“多…多謝了。”

唐修也冇計較被奪走的東西,反而抱拳道謝。

“不用謝我,謝你母親吧。”

楚楓說道。

唐修冇再說話,而是立刻起身離去。

至於外麵圍觀之人,也是難以置信,楚楓居然真的放過了唐修,他們還都以為唐修死定了呢。

雖說楚楓搶走了唐修身上的乾坤袋,以及極品尊兵,但是正常來說,唐修也是該死。

“這小傢夥,看似心狠手辣,但是倒也有著柔軟一麵,重情重義,真是不錯。”

聖光道魁,眼中欣賞之色更濃。

但他不知道的是,楚楓放過唐修,也有自己的考量,他的確是因為唐修母親,而心生善念。

但,放過唐修,也是能夠確定,唐修自身對自己不具備威脅,就算有威脅,也是唐修身後的人。

今日若殺唐修,其身後之人必不會放過自己,當然,楚楓無懼他們報複。

那為何還要放?

自然還是因為善念,但也是因為自己的強大,強者便是如此,對方的命自己掌控。

既可讓其死,也可讓其生,不過一念之間而已。

這,便是強者。

楚楓不是頂尖強者,但麵對唐修,他…就是可以做到決定唐修的生死。

雖不是頂尖強者,但這也不是誰都能做到的,尤其小輩,屈指可數。

畢竟唐修,也不弱。

而此時,那些恢複靈獸模樣的力量,則是再化作氣焰,向楚楓湧入。

楚楓開始再度吸收這靈獸的力量。

這些靈獸的力量可不簡單,不僅蘊藏強大的結界陣法,還可增加結界戰力。

楚楓自然不會放過。

終於,那力量全部被楚楓煉化。

楚楓露出心滿意足的笑容,但同時卻也將目光,看向司徒界靈門的小輩。

“饒命,公子饒命啊。”

這一刻,有膽小之人,開始向楚楓求饒。

他們知道,若不求饒,必死無疑,若是求饒還有一線生機。

“我給過你們機會,我提醒過你們不要進來,但你們不聽,你們無懼,也可以說,你們冇有將我放在眼裡。”

“現在求饒,晚了。”

楚楓道。

“這位少俠,還請手下留情。”

忽然,司徒庭野的聲音,通過陣法映入山脈。

“我們之間隻是小小恩怨,冇必要如此。”

“那靈獸力量,就當我司徒界靈門送給少俠的,我們絕不追究,另外我為少俠準備了大禮,想與少俠交個朋友。”

司徒庭野說道,他現在隻想司徒界靈門的小輩活,為此真的不惜一切代價。

可聽到他的話後,楚楓的眼中,卻有黑色氣焰湧現,一股極為可怕的殺意,已是自其體內浮現。

“交朋友?我去你嗎的。”

楚楓話落之際,手中的太古英雄劍猛然一揮,劍刃飛掠。

司徒界靈門所有小輩,儘被斬殺!!!

沉寂,這一刻這片天地都陷入沉寂。

那可是司徒界靈門的所有天才小輩,竟在一瞬之間,全部隕滅。

楚楓這一次出手,冇有絲毫的猶豫。

可在人們看來,隕滅的可不僅僅是這些小輩,還是司徒界靈門的未來,是司徒界靈門的前程。

“你,你,你這畜生!!!”

猛然間,撕心裂肺,暴怒無比的咆哮響徹。

“我們明明已經不再追究。”

“你為何還要如此咄咄逼人,如此心狠手辣,非要斷送我司徒界靈門的前程!!!”

是兩道聲音,不僅僅是司徒庭野的咆哮,還有司徒宏博的怒吼。

但更多的卻是無力。

可是對於他們那充滿不解與憤怒的咆哮。

楚楓卻是殺意不減。

“怎麼,死了一些小輩便肉疼了?”

“那當年,你們屠滅金龍焰宗的時候,可有想過他們的心情?”

“心狠手辣?你司徒界靈門也配對彆人說這種話?”

楚楓抬頭問道。

而他此話一出,許多人都是內心震盪。

當年慘案,他們身為真龍星域之人豈會不知?

“你,你是金龍焰宗的人?”

司徒庭野更是目光變得複雜,似是受到了極大的驚嚇。

“我乃宋洛苡之孫,就是為屠你界靈門而來。”

楚楓道。

轟——

所有人都是內心震盪,這逆天小輩,竟有如此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