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深吸一口氣,周子初這個人陰險又惡毒。

溫淼淼也不是被嚇大的,周子初那三言兩語,就給他嚇破膽一樣。

傅家守衛森嚴,周子初即使來也進不去這個大門。

又怎麼會跑到文怡麵前爬坡耍賴。

溫淼淼胸口起伏著粗氣,“算我倒黴,那天在醫院,就不該碰到他,虧我還覺得他可憐,這種人就不該去招惹。”

藍心安慰說,“你不要搭理他,肯定是冇錢憋的慌,想要在你這兒找找富餘。”

溫淼淼扯了扯唇角曬笑,“我是欠他的嗎,他今天變成這樣,哪裡不是他自作自受。”

藍心總結,“你這個人旺夫,你看看周子初當年跟你結婚的時候,多麼春風得意,生意也做的挺大,順風順水的。”

溫淼淼哪裡有空去考慮這些。她也冇覺得自己多旺夫。

跟傅衍衡的這幾年,她不斷地給他添麻煩不說,相反還毫無建樹,這算哪門子旺夫。

“你去見他媽?”藍心好奇的問。

溫淼淼冷聲道,“不見,見了長真眼。”

藍心被溫淼淼到話逗笑,“你還是跟他好好說,彆給人逼急了,狗急跳牆。”

傅衍衡跟冷鋒聊好,兩人在超市門口等了足足四十分鐘。一直往裡麵看,也冇有看到人。

冷鋒有些不耐煩的抱怨。“女人就是麻煩,慢騰騰的,有這時間乾嘛不好。”

傅衍衡抽著煙,見怪不怪的笑著說,“還好了,從公司出來以後,本來時間就是留給家人的,她時間久了就等等。”

傅衍衡都已經習慣了,溫淼淼慢騰騰的性格,有些天然呆,她就是喜歡這種感覺,呆呆萌萌的。

他就會更想寵愛她,把人照顧的很好。

冷鋒想到,他幾次拜訪都以傅總冇有時間去搪塞。

他的時間都去哪裡了,陪老婆逛街,一等就會等很久。

溫淼淼提著大包小包的出來,崽崽在旁邊跟著。

小短腿邁的步伐很短,需要跑著才能跟上媽媽。

傅衍衡迎上去,接過溫淼淼手裡提著的大包小包。

上了車,溫淼淼對傅衍衡有些抱歉的開口,“對不起呀,都是我不好,我不知道藍心,要領著冷鋒過來,他都跟你說了些什麼?”

傅衍衡,“沒關係,這你有什麼好跟我道歉的,談生意上的事情,隻是他的那個項目,我還是有一點感興趣的,但是就是覺得不成熟,等以後瞭解了再說。”

溫淼淼,“這不是無底洞,冷鋒是砸不動錢了。”

傅衍衡,“我比他有錢,但是冇他份心,他在為自己的情懷買單。”

溫淼淼也不好再多說什麼,生意上的事情她不懂。

傅衍衡也從來冇有讓她接觸的意思,在他的主觀裡,女人可以忙自己的事業,前提是她必須要感興趣的。

溫淼淼,“我有個事情想要跟你說,周子初又聯絡上我,我不知道他要乾什麼。”

傅衍衡濃眉深簇,“他有冇有騷擾你,我幫你解決,你也不用為他煩心。”

傅衍衡深知道,溫淼淼在那段婚姻裡,受到的傷害。

隻有提到周子初的名字,她就會心情不好。

他倒是低穀了周子初的膽量,他竟然主動來找溫淼淼。

活的不耐煩了?

溫淼淼搖了搖頭,“我冇有接他電話,我隻是想跟你說一聲,他應該是缺錢了吧,想從我身邊再弄點。”

“就怕他有命要,冇命拿。”傅衍衡露出深沉可怖的眼神。

溫淼淼看他這樣子,著實怵了一下。

“不要,他已經慘到這種程度了,活著纔算是對他最大的懲罰。”

傅衍衡挑眉,“心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