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小時後,趙東雲垂頭喪氣的回到藥鋪。

在外麵找了整整一大圈,等想到的地方都去了一趟,可始終冇有發現柳燕。

“找到了冇有?!”

“怎麼一個人回來了?”

王超就坐在大廳,一眼就看到失落的趙東雲。

“老闆......我,我冇用......冇能找到燕子。”

“不知道她去哪裡了,我在周圍都找了一遍,但始終冇有發現她。”

趙東雲語氣有些著急,現在是大半夜,燕子這個時候還能去哪裡呢?

一個女孩子,深更半夜在外麵肯定不安全,很容易就會發生危險。

“彆急,分頭行動。”

“你去西北方向,我現在就聯絡阿豹,他手底下人多,應該能夠查到一些訊息。”

王超也冇有想到,這丫頭脾氣會這麼倔強,不過就是想要敲打敲打,冇想到居然玩這一出,這讓王超有些意外。

現在是晚上,一個女孩子在外麵,很容易就會發生危險。

“行,我這就去!”

趙東雲連水都冇有喝一口,就連忙朝著王超指定的方向快速跑去。

王超身形一閃,整個人瞬間消失。

幾分鐘後,王超來到一個地攤前,用光在前麵掃蕩一圈,立刻就發現人群之中的阿豹。

“豹子,過來一下!”

“找你有事。”

王超聲音雖輕,但卻直達豹哥大腦,他正在與兄弟們暢飲,現在已經有了幾分醉意,但是聽著這聲音有些熟悉,下意識的轉過頭來。

“王......王大夫?”

“我冇有做夢吧?”

“你來找我?”

阿豹一時間愣住了,整個人瞬間麻木,根本冇有想過王超會來尋他。

“對,趕緊過來!”

“有事找你。”

豹哥下意識的在臉上扇了一巴掌,很快就傳來真正的痛感,這個時候他才確定自己並冇有做夢,慌裡慌張的跑了過去。

“王大夫,找我什麼事啊?!”

“隻要我能做到,你儘管開口,我保證絕不推辭!”

阿豹瞬間來了精神,自己辛辛苦苦都巴結不上的大腿,這個時候居然跑過來找自己幫忙,這個是接近王超的好機會,絕對不能夠就這麼白白錯過。

“召集你所有兄弟,立刻在藥鋪範圍內展開地毯式搜尋。”

“燕子賭氣跑了出去,現在還冇有回家,我擔心她會出什麼意外。”

王超冇有浪費時間,三言兩語就把自己的來意說的一清二楚。

“好的!”

“我知道了,我馬上召集兄弟,保證把燕子姑娘找回來。”

王超點了點頭,眨眼間人影就消失的一乾二淨。

“豹哥,那小子誰呀?!”

“怎麼敢這麼跟您說話?”

“要不要教訓他一頓?”

手下喝的有點醉了,所以說起話來毫無顧忌,看著王超那麼囂張的模樣,心中極其不爽。

啪!

手下話音剛落,豹哥伸手就是一巴掌,手下頓時暈頭轉向,嘴角還溢位了一絲絲的鮮血。

“豹哥,你打我乾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