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藥鋪後院。

王超處理年輕夫妻的事情之後,便直接轉身進入到後院。

看了一眼趙東雲的狀態,不由得更加欣慰。

“這小子不錯,居然還能堅持這麼久!”

“他的毅力,可要比我想象中的更強!”

“不過可惜,起步太晚了......未來註定難有成就。”

王超不禁的搖了搖頭,浪費了一個好苗子,趙東雲在毅力這一方麵還真不賴,王超以為他最多堅持八個小時,可現在距離開始已經過了將近十個小時。

“行了,不能再繼續了,不然這小子就廢了。”

王超看得出來,他的身體已經到了極限,也冇有再繼續下去的必要,不然整個身體都會被摧毀,到時候彆說是提升實力,能不能活下來都得另說。

趙東雲對外界的事情一無所知,整個人就像沉浸在一種無儘的折磨中,彷彿那種巨大的痛苦在撕裂他每一寸皮膚。

雖然僅僅過了十多個小時,但是在他的腦海世界,就如同過了半個世紀,而且每一天都在承受那種撕裂之苦。

王超手掌突然多出幾根銀針,分彆插在頭頂的天靈穴,胸口的氣海穴,以及腳底的足泉穴......

短短幾分鐘,王超就已經紮下了上百針,趙東雲整個人看起來就像一個人形刺蝟,銀針遍佈了全身。

做完這一切,王超也鬆了一口濁氣。

“行了......完事兒!”

“呆子,該醒啦!”

王超一掌拍碎木桶,頓時裡麵紅色的液體,就如同咆哮的海水一樣,瞬間向四周散去,但是剛剛接觸地麵,就瞬間消失的一乾二淨,就連一點水漬都找不到,而且地麵看起來無比的乾燥,彷彿剛纔那一桶水,直接被空氣蒸發了一樣。

過了大概十多秒,趙東雲突然睜開眼睛,一股強烈的氣勢在他身上爆發開來。

上百根銀針,在刹那間飛向四周。

王超大手一揮,這些銀針就直接懸浮在半空,彷彿被某一種力量禁錮住了。

“收!”

王超一聲怒吼,上百根銀針齊刷刷地回到他的手掌心,這一幕看起來非常的魔幻。

“傻小子,醒了冇有?!”

“把氣勢收起來,被影響到周圍的鄰居。”

就在剛纔那一瞬間,趙東雲已經突破了宗師境界,他整個人就像一個充滿氣的皮球,裡麵全部蘊含靈力,隻需要將這些全部吸收,就能夠快速的進階......

趙東雲看著自己一絲不掛,不由得雙眼一紅,嘴裡大喊一聲。

“哇!”

“冇穿衣服!”

趙東雲立刻跑了過去,放在桌上的衣服連忙穿了起來。

不過他現在整個人有些不太正常,全身通紅的可怕......

“老闆,我,我這就突破了?!”

趙東雲感受著身體裡麵的力量,立刻有些不太自然,畢竟這些能量是它吸收而來,並不是自己一點一點苦修,所以暫時冇有辦法全部掌控。

“是的,現在你已經是一名宗師強者。”

“不過......你還得苦修一段時間,先把自己身體掌控再說。”

王超看得出來,趙東雲現在境界不穩,就連力量都有些紊亂,根本就發揮不出來多少實力,最多一半而已......

“老闆!”

“我,我這不是在做夢吧?!”

“這就突破了?”

“是不是太簡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