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項塵一見這身影,刹那間便有一股怒火從心中湧出胸膛,眼睛都充血變紅了。

此刻的九天聖女身上,幾乎插滿了釘子!全身血肉模糊,皮膚老皺,幾乎都快看不出人形。

“糰子!”項塵顫抖著身軀蹲下,然後將九天聖女抱住,將她小小的身軀,遍體鱗傷的身軀抱在懷中,心如刀割。

“大鍋——”糰子似乎也感受到了項塵,喉嚨中發出一聲低鳴。

這一聲虛弱淒婉的大鍋,宛如一柄重錘狠狠擊打在了二狗的心中,項塵的心都快要粉碎了。

“糰子彆怕,大鍋來了,大鍋來救你了。”項塵抱著她,眼眶一陣酸澀,不過終究忍住冇有落淚。

而太古巫皇見項塵抱著九天聖女,心中也生出一股難言的怒火,有一種自己被戴綠帽子了的感覺。

而項塵這時也抬頭望向了他,咬牙切齒道:“巫皇對她的照顧!我永遠銘記在心!”

他冇有說過多的狠話刺激太古巫皇,萬一對方怒極反悔,得不償失。

太古巫皇冷哼一聲:“她能有今天,都是因為自作自受,也是因為你!”

“若不是她把自己九天本源神印都給了你,當初幫助你逃離,她也不會退化得如此虛弱。”

“當初若她選擇一直跟著寡人,她如今已經是權傾天下的太古皇後!”

項塵冷笑道:“你殺了她親大哥,殺了她姐妹,你還想讓她跟著你,你腦殼頭裝的不是屎吧。”

“放肆,怎麼說話呢!”旁邊人怒喝。

太古巫皇冷漠道:“我給過他們機會,你問問太一妖天,我有冇有給過他們機會!

是他們要和本座作對到底,本座纔不念舊情,我已經仁至義儘,種族大業,任何人都無法違抗。”

項塵冇有回答他,大家立場不同,說再多都冇用。

她望著糰子這樣子,想出手救治,然而這隻是一具分身,冇什麼能量,隻有救回去以後再出手救治了。

很快,太古妖祖,太一,太一妖天也被押著送過來了。

太古妖祖被押解過來,它望著項塵,便明白了怎麼回事,笑了,口吐人言:“祝淳風,你還是棋錯一招啊,我這個兄弟怎麼樣?”

“他即便把你們救回去,你們兩個也隻是廢物而已,能有什麼作用呢。”太古巫皇一臉不以為然。

“事不過三,我輸了一次兩次,絕對不會再輸第三次!”太古妖祖堅定說道。

“我能擊敗你一次兩次,就能擊敗你第三次!”太古巫皇譏諷。

“行了,項塵,帶著他們滾吧,我的人會護送你,你也將我的人送出來!”

項塵抱著糰子起身,麵無表情:“多謝巫皇了,我們的戰鬥,這纔開始。”

“二毛,我們走!”

“嗯!”

項塵抱著糰子,帶著太古妖祖,三人光明正大的向外麵走去。

“巫寒,你送他們”太古巫皇對其中一名空間巫神族天道聖王說道。

“是!”

那人點頭,跟在幾人後麵離去。

而太古巫皇望著幾人離去的背影,臉上也難得出現了破壞情緒的怒容。

“如果以後皇朝中還發生這樣的事情,我不介意給你們夜明司換一波血!”他眼神冰冷望向夜明司眾人。

夜明司眾人紛紛低下頭去,半跪在地。

“項塵——”太古巫皇望著他背影,露出了冰冷至極的笑意:“當年的螻蟻,如今漸漸要成為和寡人扳手腕的棋子了,不過我倒要看看,這盤棋你能陪寡人下多久!”

項塵分身在空巫天道的護送下帶人趕向雷海北境的混沌裂縫。

而項塵本尊,此刻就在混沌裂縫中。

他望著大皇子,四皇子,八皇子,帝萱兒等人,冷笑道:“抱歉了幾位皇子,你們父皇不願意用太古妖祖的本源神印來交換你們的本源神印,那我隻有對不起你們了,你們大道神魂主動脫離天道神印,免得我動手!”

三人臉色大變,這是要廢他們道法修為啊。

“項塵,你不能這麼做!”

“你敢,這這麼做彆想救妖祖他們!”

“項塵,有事情好商量,我可以送你天道神器!”

三人嚇得連忙出聲,修為被廢,回去後那又得消耗多少資源,多長歲月才能彌補回來。

而且,重要的是,被廢的這段時間,其他皇子必然抓住機會崛起,打壓他們,甚至爭取要取代他們。

“你們的條件冇用,問題是你們那個死鬼老爹不同意交換呐,你們要怪就怪他吧,神魂都給我滾出來,你們的天道本源神印,是我的了!”

“我不出,我不信有天道神印保護,你能傷到我們!”四皇子冷笑道。

“很好,那就拿你開刀試試,你看看老子能不能傷到你!”項塵心念一動,萬象太極煉天火燃燒,立馬包裹四皇子。

四皇子囂張的笑意,轉而變成驚慌的神色。

在這恐怖火焰的燃燒下,他體內的天道本源神印,竟然有一股股神印本源被抽離,剝奪,分明就是被煉化的趨勢。

“住手!”

“啊——!!”

四皇子發出了淒厲的慘叫聲,痛苦不堪。

項塵折磨了他一會兒才罷手:“現在你還覺得本座冇辦法拿捏你們本源神印嗎?神魂乖乖滾出來,不然直接抹殺,讓你們重修道法的機會都冇有!”

“混賬,項塵,這個仇我一定會報!”四皇子憤怒叫囂,然而神魂卻果斷從心,從天道神印中剝離出來了。

“哈哈,這纔對嘛,好好合作,我這個人是非常的銀性化的。”項塵抓住他天道本源神印,這可是快接近聖皇了的。

而大皇子,八皇子,對視一眼,終究也是無奈歎了口氣,神魂主動剝離出來。

已經有老四這個莽夫試水了,他們根本就不用實驗了,項塵是真能煉化他們本源神印的。

三人的天道神印被剝離交出來,項塵目光又望向了帝萱兒,董璿兒,已經自己的修塵化身。

“你們三個的不過是大道神印,本座不稀罕,姑且放你們三個小辣雞一馬好了。”項塵一臉嫌棄。

其實他很想要帝萱兒的,可是要了帝萱兒的神印,總不能不要董璿兒,還有自己替身的吧。

不然必然會被懷疑上項塵為什麼單獨放過替身和董璿兒?

所以,要麼都不要,要麼三個的大道神印都要。

帝萱兒等人聞言都紛紛鬆了口氣,同時也覺得無比屈辱,項塵這是在侮辱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