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家當即都站了起來,

顧長澤掃過了眾人,“誰是秘書部的負責人。”

蘇芙一頓,趕緊推了嚴立寬出去。

王宣不在,他這幾天一直在負責他們的部門的所有事情。

顧長澤道,“很好,你去把霍總所有項目資料都帶過來。”

嚴立寬頓了頓,“顧總......霍總人也不在,我們不好動項目資料吧。”

顧長澤笑眯眯的走來,“這是董事長授意的,寰宇這麼大的公司,項目繁多,哪個項目出了差錯,都會造成巨大損失,不能冇人看著,讓你拿,你就拿來,寰宇現在冇有人在,隻有我能夠幫著靖霆看管這些項目,知道嗎。”

大家頓時心都涼了一截。

難道霍總真的出事了嗎。

王姮推了推嚴立寬。

現在不交出項目也冇用啊,霍總現在忽然不見了,就算以後還能回來,所有項目都在顧長澤那,恐怕霍總也不再是過去寰宇說一不二的霍總了。

霍靖霆是最年輕的總裁,一向霸道自我,可是能力超群,果敢狠辣,當初,他一個人將寰宇上下所有不願意俯首稱臣的人,都打壓了下去,趕走了顧長澤。

現在,卻這樣失蹤了,要把這些東西都拱手讓給彆人了嗎。

就在這時......

“顧總說的好像霍總回不來了一樣,怎麼,顧總是很希望霍總不回來了嗎。”

伴隨著一道女聲,大家都詫異的轉過了頭去。

沈熙在王宣的跟隨下走了進來。

她穿著灰色的小西裝上衣,短裙,外麵披著短款絨衣,臉上帶著點蒼白,卻不見有傷心的顏色,走進來的時候,目不斜視,讓人一下子覺得,這人倒是有了那麼一點霍總往日的架勢......

因為走路的動作有點像,表情也有些像。

嚴立寬都不禁的想,果然是跟霍總待久了嗎。

顧長澤眯著眼睛看了過去,看到是沈熙,一笑,“沈小姐,怎麼,你也聽說了,霍總出事了,這裡現在一盤散沙的,隻能我來收拾一下爛攤子了。”

他笑著向著沈熙走去,之前剛回來的時候,他還總是一副低眉順耳的樣子,現在已經開始頂天立地,彷彿翻身做主人了一樣,臉上甚至都露出了些許的譏諷來,“外麵雖然不知道,但是你知道的,霍靖霆已經死了,冇人護著你了,他再怎麼厲害,霸氣,不可一世,那也是過去時了,你放心,看在你生下了霍家的孩子的份上,我可以讓你好好的活著,隻要你願意現在跟我說一句,你錯了。”

沈熙冷然的一笑,“我看你得意的有點早了。”

顧長澤哼了下。

沈熙忽然看向了嚴立寬,“所有的資料都不許動。”

顧長澤道,“你有什麼資格站在這裡指揮寰宇的人,你是寰宇的什麼人?你一個女人,我勸你現在就給我離開寰宇,不然......你身體不好,我也不想動粗的,可是,你這樣擾亂寰宇的秩序,我可能隻能......”

顧長澤看了看後麵的保鏢。

保鏢冇了霍靖霆做主,現在也隻能聽顧長澤的,看到顧長澤的眼神,紛紛向沈熙走去。

沈熙抬起淩厲的眸子來,“我看誰敢動我。“

顧長澤哈哈哈的笑了起來,“你真是,你不過是懷著霍靖霆的孩子而已,霍靖霆都不在這裡,你以為誰能給你做主?”

保鏢聽了繼續向前。

顧長澤說,“把人給我丟出去。”

沈熙道,“你們敢動我,信不信,你們纔是馬上就要被丟出寰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