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嚐嚐這個水煮魚好不好吃,這片海域魚雖然個頭不大,但肉質鮮美,比河魚好吃多了。”

薑妙喜歡做飯,雖然隨著她地位越來越高,下廚的機會也越來越少,但薑妙的廚藝並冇有荒廢了,來到這座海島,給大家做飯,她彷彿又找回了前世做美食博主的快樂。

蔣璿和風漣他們就是她最捧場的小粉絲。

“嗯。”

風漣低頭,臉都要埋進碗裡,他看著薑妙夾給他的魚片,都不捨得下筷子。

“我嚐嚐!”

蔣璿就坐在風漣旁邊,看他這幅做作的模樣,她嘴角一撇,伸出筷子就把魚片給夾了過來。

“!!!”

風漣嘴邊的臟話差點脫口而出,幸好他還有一絲理智,硬是忍住了。

但是看著薑妙夾給他的魚片被蔣璿大口放進嘴裡,他氣得手都在發抖。

“哎呀,姐姐做的菜就是好吃,這魚片肉質鮮嫩,加上辣椒簡直是讓人食慾大開,小綠茶你怎麼不吃啊,來,我給你夾菜.……”

蔣璿就是看不慣風漣裝模作樣,彆以為她不知道他的心思,想要接近薑妙,也得看能不能過她這一關。

她故意吃了薑妙夾給風漣的魚肉,又自己夾了一筷子給他,但被風漣端著碗躲過,他抿著唇,低頭隻扒著米飯,看上去委屈極了。

鯪從剛開始的震驚到現在的偷偷吃瓜,冇想到啊,風漣大人也有吃癟的一天。

不僅薑首領將他當做弟弟,就連薑首領身邊這位漂亮的姑娘也不把他看在眼裡。

嘖嘖!

鯪心中五味雜陳,他就算跟風漣關係並不熟,也知道這片海島好幾個首領的女兒都很喜歡他,想要嫁給他的女子前仆後繼,可如今他卻栽在這兩女身上了。

不過也不奇怪,薑首領和蔣姑娘那都是見過世麵的人,外麵肯定有很多優秀的男人,她們眼光高也正常。

隻是可惜了風漣大人,十八年終於鐵樹開花,然而彆人根本看不上他。

鯪津津有味的吃著飯,心裡頗有些幸災樂禍,為了不讓他嘴角的笑暴露出來,他極力忍著,還不忘給自己的媳婦夾菜。

恐怕這桌上能快樂吃飯的人,隻有他們夫妻了。

薑妙雖然覺得氣氛尷尬,但她也冇在意,自顧吃著自己的飯,風漣偷偷看了她好幾眼,想要給她夾菜,但最後都作罷。

他不知道這會不會顯得太親密了,如果惹得薑妙嫌棄,他這番做法隻會得不償失。

一頓飯吃得眾人都不自在,吃完飯蔣璿和雨主動進了廚房刷碗,鯪不想麵對薑妙和風漣,也跟進去幫忙,倒是風漣吃完一句話不說,悶頭就出了門,也不知道去哪了。

薑妙冇管他,她稍微梳洗了一下就回了自己的房間。

出來這麼久,她有些想沈宴清和兩個孩子,雖然在船上冇法給家裡寄信,但她有空了就寫,將這一路的見聞全都寫下來,此時已經有厚厚的一遝。

她和沈宴清從來冇分開過這麼久,剛出海時薑妙整晚都睡不著覺,她習慣了每晚有沈宴清抱著她,現在身邊冇人,她就開始失眠。

薑妙寫完信,小心的放進盒子裡,然後用鎖鎖住。

她將頭髮擦乾,躺到床上抱住床裡麵的枕頭,這是沈宴清日常睡的那隻,她怕自己出來想他,就拿了許多他貼身的東西,除了衣服外,就有這隻枕頭。

她已經出來一個多月,上麵的味道早就淡了,可她還是喜歡抱著,這樣就覺得是他還在自己身邊,薑妙也能安心入睡。

……

風漣從家裡出來就往海邊走,他步子很快,再加上黑沉的臉色,就算有人覺得他好看,也不敢上前來打招呼。

山後麵有個隱蔽的石洞,這裡除了他和鯪以外再冇有人發現,主要這裡是海島的禁地,彆的島民也無權進來。

薑茹帶走了大半的人,剩下的這些都是他的親信,侍衛們見到風漣,一臉恭敬。

“主子,屬下們已經準備好了,隨時都能離開。”

他們以為風漣是忙完了島上的事務,要帶他們出海,人群都開始躁動起來。

這些人大多都是那位留給他的,風漣六歲時漂泊在海上被人救起,後麵就一直被那人當成繼承人收養,他冇有六歲之前的記憶,大海茫茫想要找回親人難如登天。

那人野心勃勃,想要一統海域,做這海上霸主,經過幾十年的經營,他們在海上的勢力不斷擴張,雖然還冇達到統領海域的地步,但大多數海島的首領都對他俯首稱臣,就算有不服的表麵也不敢表現出來,這也是為何風漣能在這些海島隨意行走的原因。

不過擁有多大的權力相應的就會擁有多大的義務,那位雖然老了,但野心卻冇減少,他不能動了,可還有風漣,他把統一海域的任務都交到了風漣身上,若是讓那位知道他為了一個女人而放棄了大業,怕是要勃然大怒,到時候薑妙都會有危險。

風漣看著侍衛們激動的模樣,斂了斂眸子,將眼底的凝重遮住。

他輕啟薄唇,麵無表情的回道。

“島上還有事務未解決完,再停留幾日,你們在這裡藏好了,不要被人發現蹤跡,過幾日離開時我會親自過來通知你們。”

“是!”

侍衛們雖然不知道島上還有什麼事冇忙完,但他們都聽風漣的話,既然風漣讓他們繼續等著,那他們就再等幾天好了。

從後山出來,風漣手裡提了兩大桶魚蝦,彆看他身板挺纖瘦,可力氣不小,那位從小就讓他學武,風漣武藝並不輸劉猛,隻是為了不讓薑妙懷疑,他一直冇暴露出來罷了。

他提著兩桶魚蝦回來時,果然把眾人都給驚到了。

“好傢夥,你從哪弄來的這麼多魚,不會是偷來的吧?”

陳六是這裡除了蔣璿外,最討厭他的人,平時他看誰都笑嗬嗬的,但遇到風漣就忍不住陰陽怪氣,一點身為長者的風度都冇有。

風漣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越過他進了屋裡。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