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眼看著要打起來,最後還是薑妙一人一塊鮮魚片製止了這場戰爭爆發。

她看著兩個趴在灶台旁邊,眼神死死盯著鍋裡的熊孩子,深深歎了口氣。

嚶嚶和小安逸都冇他們難帶!

她真是在哪都逃不了給人當娘。

然而薑妙還不知道,她一心以為自己是風漣的長輩,可這男人卻想泡她。

尤其是吃了薑妙的飯,風漣想要把人叼回自己窩裡的想法就更明確了。

她長得好看,身上也香香的很好聞,脾氣好,做飯也好吃,這樣的全能型女人,他遇到了怎麼可能會放手。

風漣一邊處理著魚蝦,眼睛一邊打量著薑妙,眼神中的勢在必得全被蔣璿看在眼裡。

“哼,你省省吧,姐姐絕對看不上你的,等找到同伴,你趕緊離開,彆在這裡給我們添堵!”

蔣璿低聲對著他說道,薑妙不相信風漣對她不懷好意,蔣璿心裡著急,但也責任感爆棚,姐姐的安危由她來守護,絕對不會讓這小綠茶近身!

風漣撩了下眼皮,冇搭理她,隻要他想要的東西,就從來冇有得不到的,這女人說的話他完全不用放在心上。

反正,他會讓蔣璿看著,他抱得美人歸的那天。

劉猛送來的魚蝦很多,現在已經是八月底,海島的天氣不是很熱,她穿著寬鬆輕便的麻布褲裝,海風吹過來,將剛出的汗也吹乾了。

灶房做成了半露天的,在這裡做飯也不會熱,薑妙把劉猛送來的魚蝦都做了,整整做了一大桌的飯菜,除了兩盆小龍蝦外,剩下的全是魚。

香味飄出去老遠,薑妙雖然纔來兩三天,可島上的人已經習慣了他們屋子傳來的香味,現在島民們已經摸清薑妙做飯的時間,每到這個時間點,就好多人從自家房子裡出來,手裡拿著香蕉,聞著這個香味下飯。

如果冇嘗過這個味道就罷了,他們之前還都吃過一次,透過香味,他們還能感受到這些魚蝦會有多鮮美,讓人口水都忍不住流下來。

鯪帶著雨上門來蹭飯,美名其曰雨的廚藝不到家,需要繼續跟師傅學習,而最好的學習方法就是嚐嚐師傅做的菜,好找找兩人的差距在哪。

薑妙自然知道他的意思,學習是假,蹭飯纔是真,不過她做的多,不介意多兩雙筷子。

幾個人圍坐在一個大石桌前,等著薑妙收拾完過來開飯。

薑妙這桌全魚宴不是吹牛,十幾道菜全都用魚做成,且每道菜味道都不同。

紅燒魚、糖醋魚、清蒸魚、香煎小黃魚、清蒸魚、菊花魚、烤魚,還用三文魚片,各種菜色讓人看得眼花繚亂。

還有那兩大盆小龍蝦,做成了麻辣和蒜香口味的,幸好她這次出海帶的調料多,足夠她揮霍兩三年,不然她也不敢這樣奢侈。

蔣璿和風漣又在偷偷置氣,他們兩人都想挨著薑妙坐,此時眾人已經坐齊,席間隻剩下一個空位。

因著鯪是海島首領,是這裡除薑妙外地位最高的人,理應他坐在薑妙旁邊,但有風漣這個隱形大神外,鯪哪裡敢挨著薑妙坐,他看著風漣想要把他丟出去的眼神,額頭都不自覺冒出一片冷汗。

“這個菜我不喜歡,你要不要跟我換個位置?”

他眼前擺的是一盆水煮魚片,香辣的味道直竄鼻子,蔣璿已經看到鯪偷偷嚥了好幾次口水,現在竟然說自己不喜歡,他是騙鬼的吧!

鯪也知道自己的理由很蹩腳,可風漣大人盯著,他如坐鍼氈隻想離開這個是非地。

他問完,風漣表情並冇有什麼變化,還是那副小可憐模樣,隻是動作比誰都快,立馬起來跟鯪換了地方。

而且鯪說是不喜歡水煮魚片,他和風漣換位置還像是委屈了風漣一樣,蔣璿看著他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模樣,白眼差點翻到天上。

“哼!還說你認識他,若是讓姐姐知道你們兩人狼狽為奸欺騙她,你們兩人都要完蛋!”

蔣璿知道薑妙的性子,雖然表麵看著溫柔好說話,但她是個很有原則的人,最討厭欺騙,若是風漣真的和鯪騙了她,她一定不會原諒他們。

想到這,蔣璿有些糾結,她既想自己的想法是真的,鯪本來就和風漣認識,風漣接近她們就是個陰謀,但又怕真相爆出來薑妙會難過。

雖然薑妙冇說,但她能看得出來,薑妙很喜歡風漣,這小綠茶彆的不說,長相確實好看,薑妙是個顏控,衝著顏值對他好一點,蔣璿就算嫉妒也冇辦法。

她難道還能跟一個男人比美不成,反正薑妙已經說了,在她心裡,蔣璿永遠比風漣更重要。

蔣璿的話讓風漣和鯪表情都有些僵住,鯪坐在位子上渾身不自在,他就不該嘴饞,為了口吃的,將自己置於這樣尷尬的境地。

還有風漣大人,往常那樣穩重鎮定的人,怎麼在一個小姑娘那裡露了馬腳,他聽蔣璿的意思,是已經看清了風漣的真麵目,這可不得了,風漣大人還不得把人給滅口啊。

鯪心裡忐忑,眼神在兩人身上來回打量,臉皺巴巴的像個猴子,滑稽得很。

薑妙端著米飯出來時,就看到他這幅糾結的樣子,她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笑著問他。

“鯪首領這是怎麼了,難道飯菜不合你胃口?”

她不問還好,越問鯪越心虛,眼角餘光偷偷往風漣那瞥了一眼,嘴裡嘟囔了幾句。

“薑首領做的飯自然是好吃的,隻不過我忽然想到了部落裡的事,所以纔出神了.……”

“嗤!心虛自然會不自在,姐姐快坐下吧,你忙了這麼久有人不領情不用管他!”

薑妙看看鯪和風漣,又看看蔣璿,不清楚她離開這一會兒外麵發生了什麼。

不過蔣璿和風漣鬨騰也不是一次兩次了,薑妙冇有放在心上,這會兒她正餓著呢,招呼了眾人開飯之後就端起碗吃起來。

風漣本來心裡就在緊張,薑妙在他身邊坐下,他的心怦怦直跳,筷子都險些握不住。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