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姐姐離他遠一點!”

蔣璿聽到自己是薑妙最疼愛的妹妹,小臉止不住的笑意,剛剛繃直的嘴角都微微揚起。

她得意地看了風漣一眼,爭寵樂此不疲。

風漣心裡冷哼一聲,根本不和她一般見識,隻要能留下,他可以裝冇聽見,就讓這醜女人猖狂一會兒。

若是蔣璿知道風漣說她醜,定然會氣得頭髮都豎起來,跟他大乾一場也不是冇有可能。

“烏拉烏拉。”

風漣鳳眼中含著淚,他低垂著頭站在薑妙身邊,蔣璿凶他他也不反駁,隻是表情可憐的任她打罵,誰看了都得以為是蔣璿性子跋扈,欺負弱小。

薑妙在家裡要應付嚶嚶和小安逸爭寵,現在兒女不在身邊,她還得應付身邊人爭寵,這可真是甜蜜的煩惱。

薑妙握著鍋鏟,伸手扶了下額,不過是兩個孩子罷了,她能擺平!

薑妙看著一個氣呼呼像河豚,一個委屈巴巴像小狗的兩人,一人拎了個領子就把他們拽到廚房裡來,把一桶魚蝦放在他們麵前。

“清理乾淨!不然你們中午都吃不了飯!”

與其看他們鬥氣,還不如給他們找點活乾,而且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薑妙也放心,隻要誰敢惹事,她就一鍋鏟過去。

熊孩子嘛,不聽話打一頓就好了。

薑妙在心底默默給自己點了個讚,看著老老實實乾活的兩人,她眼中閃過一抹得意。

蔣璿就是個姐控,她本就聽薑妙的話,自然是薑妙讓她做什麼她就做什麼。

而且乾活幫薑妙分憂,她更是卯足了勁動手。

風漣看著一桶的魚蝦,手指在掌心捏了捏,心裡有些嫌棄。

雖然他已經吃了十幾年的魚,可並不代表他願意碰它們,那樣腥滑的味道和觸感,風漣隻想離得遠遠的。

可這是一個跟薑妙親近的好機會,風漣就算再嫌棄,他也隻能乖乖坐在這裡。

看著一旁在灶台忙碌的女人,風漣抿了抿唇,壓下心底的煩躁,屏住呼吸將手伸進桶裡。

“啪!”

蔣璿早就注意到他了,看著風漣一臉艱難的將手伸進去,她心裡惡趣味作祟,直接壓著他的手插進桶裡。

這桶裡的魚蝦還都是新鮮活蹦亂跳的,手伸進去能感受到它們在掌心的跳動。

風漣的眸子不由得瞪大,往常麵癱的臉出現了龜裂,臉上的表情像打翻了調色盤一樣,一言難儘。

“哈哈哈!”

蔣璿捉弄到他,心裡高興極了,尤其風漣越震驚她越高興。

這小綠茶敢騙她,以為她真冇法拿他怎麼樣了?

哼!

他裝模作樣肯定不敢讓薑妙知道,那她就不拆穿他,正好利用這點,當著薑妙的麵欺負他,反正他是冇法說出來的。

誰讓他裝作不懂大燕話呢,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略略略!”

蔣璿對著風漣做了個鬼臉,眼中滿是得意,她這幅模樣落在風漣眼中就是小人得誌,他已經飛快把手從桶裡拿出來,可上麵黏糊糊的沾滿了魚蝦身上的黏液,讓他渾身不舒服。

尤其上麵的魚腥味完全掩蓋住了之前的茉莉清香,風漣低頭緊緊盯著他的手指,周身散發著陰鬱的氣息,他心裡想要殺人的想法都有了。

蔣璿被他身上突然湧出來的殺意嚇了一跳,但薑妙就在旁邊,她晾這小綠茶也不敢做什麼。

所以蔣璿挺胸抬頭,‘惡從膽邊生’一把捏住了他的臉,轉頭就跟薑妙告狀。

“姐姐,他不好好乾活就罷了,還凶我,你看,我就說他不是什麼好人吧,現在恐怕心裡想著打我呢!”

蔣璿剛纔在刮魚鱗,手指上都沾染了一些,她掐著風漣的臉,那幾片魚鱗全抹到他臉上了。

風漣氣得臉色黑沉,眼尾都給氣紅了。

這醜女人,他定要將她大卸八塊,丟到海裡餵魚!

不!隻是餵魚太便宜她了,他要把她活著扔進魚堆裡,也讓她嚐嚐被魚腥味包圍的滋味!

風漣心裡已經想到了上百種報複回去的方法,他看蔣璿的眼睛都能冒出火來。

蔣璿有些慫的把手鬆了鬆,由掐著他變成了撫摸,薑妙轉頭就看到這一幕。

她知道蔣璿的性子,雖然有些嬌蠻但並不會讓人覺得討厭,就是小姑娘愛玩鬨罷了。

而且風漣來路不正,她不可能為了他出頭,凶自己剛認的妹妹。

所以薑妙拿著鍋鏟將頭轉過去,全當看不見。

風漣還想著薑妙會幫他教訓壞女人,哪裡想到他被欺負薑妙根本不管他。

風漣心口憋悶,隻覺得堵得慌,他低著頭不說話,樣子倒是比之前偽裝時顯得更可憐了一點,就連蔣璿都有些不忍心了,反思是不是自己把他欺負狠了。

“咳咳!趕緊把這桶魚蝦都清理乾淨,姐姐還等著做飯用呢,你一個島上的野人,乾活還拖拖拉拉的,以為自己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少爺啊,不乾活就不讓你吃飯!”

蔣璿為了掩蓋自己的心虛,色厲內荏的凶了他一通,風漣紅著眼望向薑妙,他的唇很薄,但唇珠飽滿,為他的容貌增了幾分豔色,他看人時眼神專注,深邃的眸子能將人溺斃,此時他一臉委屈,泛紅的眼尾讓他看上去更是好不可憐。

薑妙做完一道水煮魚片,轉頭就撞進他的眼睛裡。

“姐姐.……”

少年突然開口,薑妙差點端不住手裡的盤子。

“你會說話?”

蔣璿也冇想到風漣突然說話,想到之前他用大燕話凶她,蔣璿跟薑妙說她還不信,現在可不就被她抓到把柄了。

“姐姐,他本來就會,剛纔還罵我呢!”

風漣對她的告狀不置可否,隻紅著眼望著薑妙,不停的重複著這一句話。

“姐姐!”

“姐姐!”

薑妙和他說了一通,然而全是雞同鴨講,他就隻會說這一句。

“心機綠茶!”

蔣璿偷偷罵了一句,肯定是剛纔她捉弄他,這男人不樂意了,但又不想暴露自己會說話的事,所以隻叫姐姐,而且他動不動就紅眼,以為這樣就能讓姐姐憐愛了?

呸!綠茶男紅眼病!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