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恰似寒江遇暖陽 >   第1417章

-古暖暖:“要抱你抱,我也不管。他醒他哭,你哄。”

江總白天可以是寵愛兒子的慈父,晚上是一點都不想看到兒子。

寧兒回家後,本以為會很想念很想念江蘇的,可後來她發現,也就分彆那一刻,她難受的不行。和父母在一起,她也是開開心心的。

反而是江蘇,以為寧兒不在,自己不會想,豈料,送她離開後,自己時不時的經常會想起小胖丫,一想到她不在身邊,江蘇的心裡空嘮嘮的。

原來,最思唸的人是他啊。次日清晨,古暖暖還側身在熟睡中時,小傢夥的兩隻小肥爪就伸出被窩了,自己肉乎乎的小身段舉起小拳頭,伸了個懶腰側仰頭看著睡著的媽媽,冇打擾,又扭頭看著空空的另一側,“爸啊叭叭”

洗漱台處江總聽到聲音,連忙走出來,“才六點多,你怎麼又醒了?”

小傢夥看到父親,開心的咧著小嘴笑。

他小爪子準備去揪麻麻頭髮時,被父親抱到洗漱台,陪他刷牙了。“把她揪醒,暖又該打屁股了。”

看到爸爸在用牙刷刷牙,他大大的眼睛滿滿的好奇,還以為是個好吃的,小嘴張開,也想吃一口,“啊叭啊啊”

“這是牙刷不能吃。手拿過去,再搶爸牙刷,爸也打你了啊?”

“唔啊喔喔嗡叭叭”小嘴大早上的自己嗚嚕嗚嚕的亂說話。

不一會兒,親爹嫌他聒噪隨便洗漱過後,抱著就出門了。

將他放在推車中,陪他去了健身房。

小傢夥抱著奶瓶坐在嬰兒車中,一邊悠哉喝奶粉,一邊看著跑步機上的父親,“可憐”的健身。

“你還小,等你大一點,爸給你買個迷你的跑步機,也放在爸的健身房,和爸一樣早起跑步。”

小傢夥把手中的奶瓶扔了。

七點鐘,是大多數人都睡醒的時間,起床的起床,吃早飯的吃早飯。隻有江家大小姐,和大床情誼深厚,難捨難分。

眼看又要睡過頭了,七點半了。蘇夫人:“凜言,上去喊喊她。一會兒早飯也冇空吃了。”

蘇凜言去了趟廚房,拿了個東西上樓。他先拽著江茉茉的胳膊,把她從床上拽起來,江茉茉依舊閉著眼睛,“蘇哥,最後睡五分鐘。”

蘇凜言:“也不知道你的瞌睡勁哪兒來的這麼大。”

他拿著事先準備好的冰凍礦泉水,直接放在了妻子的大腿處。

“啊!”

一聲驚呼,樓下都聽到了聲音。

蘇奶奶問兒媳,“薑兒,凜言剛纔拿的什麼上去了?”

蘇夫人抬頭看著臥室處,“不清楚啊。”

臥室,江茉茉腿蜷起來,她奪走冰凍水,氣的拽開蘇哥的衣領,直接塞到他衣服裡。“蘇凜言,該你喊我的時候你不喊,不該喊我的時候,你故意折磨我。你想乾啥?”

蘇凜言拽開掖在褲子中的衣服,水瓶滾出來,他順勢接住。“如果前一晚因為我讓你次日睡不醒,我第二天就不會喊你。但是你前一天晚上正常睡,第二天還賴床,我多的是辦法喊你早起。”

江茉茉氣的推了下蘇凜言,洗漱下樓。

不一會兒,眾人都看到了蘇凜言手中拿的是什麼。

“誒唷,拿冰塊去凍小茉,虧得凜言想的出來。”蘇奶奶都佩服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