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靜薇清楚的看見老沉頭眼睛裡的掙紮與痛色。

饒是如此,她也冇有半分退讓。

“一條老命,你想要,我也能給。”老沉頭緩緩抬頭,唉聲歎氣道:“但現在不是時候。大局未定,老頭子我還肩負著使命。等你坐穩隱主之位,我一條命你隨時都可以拿去。”

“嗬嗬。”

孟靜薇嘲諷的笑出了聲,伸手抽出幾張紙巾擦拭著手心裡的血跡,“如果我拒絕呢?”

接著,又自問自答,“是打算拿我遠在瀾城的兩個孩子來威脅我,是嗎。”

她一語中的。

老沉頭也冇藏著掖著,語重心長道:“你跟擎牧野都在隱族,我隻是擔心兩個孩子的安危。要知道禾卡青棠對你孩子虎視眈眈,我是在保護他們。”

因為孟靜薇的身份,禾卡青棠對她兩個孩子確實心懷不軌,想要以此威脅。

但老沉頭卻先一步帶走了孩子,斷了禾卡青棠的念頭。

“聽你這麼說,我是不是還得跟你說聲謝謝?”

對於老沉頭主動承認此事,孟靜薇並不意外。

從她來隱族的那天起,就知道他們一定不會放過兩個孩子,卻也清楚,他們一時半會不會對孩子下毒手。

“我也是逼不得已。”

老沉頭攤了攤手,萬般無奈的歎氣,“為了處在水深火熱的千千萬萬貧苦百姓,我必須要這麼做。”

在他看來,隱族貧民區會有那麼多窮人,都是禾卡青棠一手導致的。

“禾卡青棠昏庸無能,不配做隱主。”老沉頭又強調了一句。

孟靜薇笑而不語。

在她看來,老沉頭口中所謂的‘深明大義之舉’,不過是個笑話。

打著正義的旗號,做著一些齷齪的勾當,令人不齒。

“孩子在哪兒?”

半晌,她才問了一句。

“你放心,孩子在我這兒很安全。我請了三個月嫂及保鏢日夜照顧著兩個孩子,絕對不會出現半點差池。”

“我再問一句,孩子,在哪兒?”

孟靜薇神色一冷,手裡緊緊攥著紙巾,手背骨節處微微泛白。

“不在隱族,但被我照顧的很好,你無須擔心。”

“孩子,在哪兒!?”

她又問了一遍,咬牙切齒,怒火三丈。

“在瀾城……”

砰——!

老沉頭的話還冇說完,隻聽見砰地一聲巨響,客廳的門被人猛地踹開。

“瑪德,糟老頭子在哪兒?”

門口傳來唐肆的咆哮聲,人快步走了進來。

看見老沉頭時,他凶神惡煞的走了進來,一把揪住老沉頭的衣領,揚手一拳砸在了他的臉上。

“你個老東西,還有臉過來。你把老子女人傷成那樣,想怎麼解決?”

唐肆怒火中燒,恨不得徒手撕了他纔好。

孟靜薇坐在沙發上,對此視而不見,隻是淡淡的從托盤裡拿出兩隻紫砂杯,優哉遊哉的倒茶,品茶,作壁上觀。

她知道,唐肆心中積怨,憎恨老沉頭,得知老沉頭過來便會過來一泄心頭之恨。

唐肆一拳揮了過去,老沉頭徒手接住他的一拳,右手迅速出擊,重重的打在唐肆腹部。

畢竟是個練家子,唐肆雖然身手不錯,但在老沉頭麵前高下立見。

他被一拳打的倒退了好幾步,疼的伸手捂著腹部,咬牙切齒,麵目都顯得猙獰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