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外之意,如果真跟禾卡衍一合作,輔助他奪得隱主之位,隻怕他會把他們除之後快。

“你是C國王子,以此作為條件跟禾卡衍一談判。相信你們彼此會得到更多意想不到的收穫。”

安蒂娜點到為止。

一言驚醒夢中人。

安東尼忽然想明白了什麼,瞳眸泛著幽光,心領神會的笑了笑,“還是安蒂娜聰明。”

對於安蒂娜今天的提醒,他非常滿意。

言罷,怒瞪著一旁的傭人,“杵在那兒乾什麼,不知道給客人上茶嗎!”

是夜。

安東尼秘密約見了禾卡衍一,兩人在房間裡密談了兩個多小時,之後才各自離開。

這晚,註定是多少人無法安眠的夜。

繼承大典越來越近,禾卡一族與禾孝一族都在暗中操練兵馬,部署計劃。

孟靜薇與時然住院期間,老沉頭一直說要來探望,卻都被擎牧野拒絕。

現在知道兩人出院,便直接來一品居找人。

老沉頭進來,杜林直接上樓,敲了敲孟靜薇的房門,說道:“孟小姐,沉老先生來了。”

孟靜薇正坐在陽台的躺椅上休息,聽見杜林的話,她清冷的麵龐驟然鍍上一層寒霜。

起身,走到門口,拉開門,對杜林說道:“讓他上來。”

“好的。”

杜林點了點頭。

正當他轉身離開,又被孟靜薇叫住,“等等。”

“孟小姐還有什麼吩咐?”

“先不要讓唐肆和時然知道老沉頭來了。”她不放心的叮囑著。

“是。”

杜林領命,轉身下了樓。

幾分鐘後,老沉頭出現在客廳外。

他身著黑色對襟短袖,黑灰色寬鬆褲子,紮著黑灰格子頭巾,儼然一副隱族的著裝風格。

老沉頭站在門口,昔日裡精神矍鑠的他竟沮喪著臉,給人一種頹廢之感。

孟靜薇看也不看他一眼,靜靜的坐在沙發上,拿著紫砂壺泡茶。

每個動作都非常的緩慢,仿若在享受愜意人生,又好似在等待著什麼。

“就你一個人?”

老沉頭走進客廳,看見隻有孟靜薇一個人,便隨口問了一句。

“你該慶幸他不在。否則,我怕你一把老骨頭受不住他的拳頭。”

孟靜薇拿著紫砂壺,倒了一杯茶,放在桌子對麵,又給自己倒了一杯茶。

白皙如玉的手指端起茶盞,吹了吹嫋嫋熱氣兒,嗅著濃鬱的茶香,“特意給師父你沏的安神茶,怕你做了虧心事,良心不安。”

她意有所指。

老沉頭豈能不知道孟靜薇話中的意思?

他走到沙發前,坐在孟靜薇的對麵,“今天過來就是跟你說一說時然那丫頭的事情。”

孟靜薇低頭靜靜的品著茶,一言不發。

老沉頭繼續說道:“我戒指上有一個暗器。”

說著,老沉頭抬手,當著孟靜薇的麵兒按了一下不起眼的機關按鈕,便見到戒指的龍頭吐出一個鋒利的刀尖。

“那天我用戒指上的刀割斷繩子想逃走,時然那丫頭看見了,就緊緊地抱著我的胳膊,我急著離開,一甩手,力道太猛,誰知道直接從她臉上劃了過去。”

三言兩語解釋完那天的事,他就不再說話,隻是冷靜的看著孟靜薇,蒼老的臉上,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惆悵與傷感。

“說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