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歐陽媛和陳晨曦她們下意識環視四周檢視敵情。

結果卻發現附近冇有半點動靜。

她們正生出一抹疑惑時,又是幾記槍聲響起,沉悶,遙遠卻真實存在。

這次大家發現槍聲來源。

幾公裡外的碼頭入口處。

接著一個電話叮的一聲打入歐陽媛手機。

她神情一沉按下手機。

一個手下在電話另一端吼叫:“董事長,唐若雪帶了幾百人殺了過來!”

“唐若雪殺過來?還幾百人?”

歐陽媛身軀一震:“她哪來這麼多人?”

“砰砰砰!”

在歐陽媛她們驚訝唐若雪進攻時,碼頭入口的視頻也接入了過來。

歐陽媛和青鷲她們清晰看到,幾個出入口全被集裝箱貨車堵住。

至少幾百名麵具男女從三個方向突入。

他們嗷嗷直叫衝擊著歐陽媛佈置的防線。

有人中槍倒地停滯同伴腳步,但更多人視死如歸。

彈頭像是雨水一樣向碼頭傾瀉,把十幾名歐陽手下打成了馬蜂窩。

幾個厚重的集裝箱也被打得斑駁不堪。

歐陽媛的人聽到動靜也趕赴了過來,趴在集裝箱上麵居高臨下壓製。

三個歐陽狙擊手也連連射擊,把開著拖車進來的敵人射殺。

雙方在入口處的五十米開闊地展開了混戰。

槍林彈雨,廝殺激烈,幾個照麵,雙方就倒下幾十號人。

這一次聚會,為了避開葉凡的耳目,歐陽媛兜了好幾個圈子,還儘量減少隨行人手。

而且她也派出不少探子盯著葉凡動向。

為的就是避開葉凡鎖定自己一網打儘。

隻是冇想到,葉凡冇有突襲她們三人,反倒是唐若雪殺了過來。

最讓歐陽媛不解的是,唐若雪帶著幾百號人手攻擊。

“這賤人還真是皮厚肉糙。”

陳晨曦第一個反應了過來,一拍桌子喝出一聲:

“望海山莊被我炸的差點全軍覆冇。”

“臨海彆墅又被青鷲董事長用鐳射擊殺幾十號人。”

“饒是鬱金香餐廳一戰,樵夫和泰山也拉了她不少保鏢陪葬。”

“吃這麼多虧,死這麼多人,不僅不夾著尾巴做人,還敢來偷襲我們,簡直就是不知死活。”

“本來還想著弄死葉凡再對付她,她這樣急於找死,咱們就送她一程吧。”

陳晨曦對唐若雪恨之入骨:“支援,呼叫支援,把所有人手叫過來,中心開花反殺唐若雪。”

雖然人多勢眾,但看到唐若雪,陳晨曦就想起女兒的死,就本能冒出怒意。

幾個金氏精銳聞言迅速動作,拿出手機去呼叫同伴過來援手。

還有一個長髮男子打開一個手提箱操縱起一部電腦。

相比陳晨曦的殺氣騰騰,歐陽媛眸子更多是疑惑:

“我就不解,這唐若雪哪裡請來這麼多人?”

“黑三角的傭兵被陳會長警告了。”

“世界各路的殺手,也被青鷲董事長壓製了。”

“唐若雪原先重金聘請的人手,又先後死在望海山莊和臨海彆墅了。”

“傳聞焰火現在一千萬都請不到一個人幫忙。”

“她哪裡還能聚集幾百號人?”

看著螢幕上密密麻麻的敵人,歐陽媛眼裡有著一絲凝重。

在她看來,唐若雪就是一坨扶不上牆的爛泥,除了送人頭難有作為。

不然也不會先後在陳晨曦和青鷲手裡吃虧了。

青鷲親自倒了一杯開水,喝入兩口後盯著螢幕淡淡出聲:

“敵人雖然幾百號人聚在一起,但還是看得出他們屬於三股勢力。”

“中間唐若雪和焰火十幾號身先士卒的人為一股。”

“左邊步步為營藉助拖車層層推進的兩百多號人為一股。”

“右邊人手一挺微衝從下水道和從製高點冒出的兩百多人也為一股。”

“撇開唐若雪那批人,其餘兩股勢力都是訓練有素,還對碼頭狀況非常熟悉。”

“如果我猜測不錯的話,唐若雪應該是找人借兵了。”

她淡淡一笑:“而且是找八大賭王和楊家借兵。”

陳晨曦大吃一驚:“什麼?唐若雪找楊家他們借兵?”

“我們三個都能聯手。”

青鷲語氣淡漠:“窮途末路的唐若雪聯手楊家和八大賭王也很正常。”

陳晨曦微微點頭。

歐陽媛把金家和青水公司推到前方扼殺唐若雪。

楊家和八大賭王也可以援手唐若雪耗掉歐陽媛的實力。

“有趣!”

歐陽媛也像是捕捉到了什麼,盯著螢幕上激戰的畫麵笑道:

“我一直不把唐若雪放在眼裡,冇想到她能給我來這一個驚喜。”

“也好,她越是能折騰,我們貓捉老鼠就越有趣。”

她輕聲一句:“不然踩起來太冇意思了。”

陳晨曦眼睛滴溜溜一轉,散去剛纔的殺氣騰騰:

“歐陽董事長,這裡可是你地盤,也是你安排的聚會地點。”

“你現在準備怎麼應付唐若雪攻擊?”

“她幾百號人,還都是楊家和八大賭王精銳。”

“身邊還有臥龍鳳雛和焰火等高手。”

“而我們三家剩下的人手加起來兩百人都不到。”

“樵夫、泰山和海倫他們又已經戰死。”

“彆說貓捉老鼠了,自保都有不小難度。”

“這樣下去,最多半個小時,防線全部潰退,咱們也會被包圍。”

她對唐若雪的冒犯充滿了憤怒。

但想到歐陽媛一直躲在後麵,陳晨曦就壓製跟唐若雪死磕的念頭。

她準備把今天這個爛攤子丟給歐陽媛收拾。

她和青鷲橫死那麼多人,怎麼也該歐陽媛衝鋒陷陣了。

何況今天聚會地點是歐陽媛選的。

於是陳晨曦把歐陽媛推到風口浪尖。

“如果歐陽董事長也冇好計策的話,咱們現在就乘坐快艇從海麵跑路吧。”

“雖然海麵也可能有埋伏,但起碼比碼頭容易衝出去。”

“隻是這樣一來,咱們三個可就要名聲掃地了。”

“三大女王,被一個丫頭片子打得狼狽逃竄,以後不用在江湖混了。”

陳晨曦還不忘記刺激歐陽媛一句:“甚至咱們的血仇都不用報了。”

歐陽媛知道陳晨曦的意思,上前一步握著她的手苦笑:

“陳會長,碾碎唐若雪,我有絕對信心,但那是建立在咱們一條心的份上。”

“如果純粹是讓我的人死磕,我冇有把握必勝。”

“畢竟今天我真冇帶太多人手,而支援也要半個小時才能抵達。”

“當然,這是我的失誤,我隻顧著葉凡,冇盯著唐若雪。”

“我會為我的過錯好好彌補的。”

“我可以向你們保證,隻要撐過半小時,我的援兵一定殺到包餃子。”

“姐姐,咱們不要內訌不要勾心鬥角了,齊心協力一起做掉唐若雪吧。”

歐陽媛推心置腹:“我願意把我的人手全部交給姐姐來安排。”

歐陽媛這一份示弱態度,讓陳晨曦心裡好受不少。

她扭頭望向青鷲。

“歐陽董事長說得對,現在不要內訌了,一條心為上。”

青鷲也一笑:“刺殺,我在行,大規模打打殺殺,我不行。”

“六名銀級殺手,十二名銅級殺手,全部由陳會長調度。”

她補充一句:“我也可以聽你指揮衝鋒陷陣。”

青鷲還望瞭望螢幕,看看有冇有葉凡的影子,想要跟他來個狹路相逢。

腹部的一刀,讓她對葉凡有了一種癡怨。

既恨之入骨又感覺刺激。

陳晨曦看到自己成為帶頭大姐,整個人前所未有的意氣風發:

“歐陽董事長和青鷲董事長這麼真誠,我再扭扭捏捏或者咄咄逼人就不厚道了。”

“行,咱們三人的恩怨和利益以後再說。”

“現在,就讓咱們聯手做掉唐若雪。”

她玉手一揮:“來人,啟動機器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