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千九百三十一章節虛空

“嗬嗬,來了,虛空神魔這個混蛋終於來了,我等了這個混蛋這麼久,他纔出現,看來這個混蛋當初從洪荒脫困受到了不小的重創,要不然不可能在我的引導之下需要這麼久的時間迴歸!”身在混沌之中的星辰神魔眼中流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自己期盼的‘同伴’終於出現,自身的壓力瞬間消散了許多,雖然無儘的歲月冇有見麵,但是星辰神魔對自己的實力還是有信心,也不認為虛空神魔能夠威脅到自己的安全!

“星辰,無儘的歲月過去了,冇有想到你竟然會被驅逐出洪荒世界,你究竟做了什麼?”一道低沉的聲音在混沌之中響起,隨著聲音的落下,一道身影出現在星辰神魔之前,這就是星辰神魔一直在等待的虛空神魔,一尊下位混沌神魔。

“虛空,你讓我太失望了,我一直都在向你發出引導,你卻花費了這麼長的時間纔出現,而且你留在洪荒世界的分身也被人給乾掉,你說你這都乾了些什麼事,我當初不是讓你離開洪荒之後,隱藏在洪荒世界最近的地方,等待我的召喚,可是你做了什麼,白白失去了機緣,你知道羅喉已經被鴻鈞那個混蛋給逼得自爆嗎?”

對剛剛顯身的虛空神魔,星辰神魔的語氣中有著一份怒火,聽他的這番話,二人之間有著諸多的交易,而且從混沌時代就開始,他們在洪荒世界出現之前就在做準備。

“哼,我也想離洪荒世界最近,可是你不知道鴻鈞這個混蛋有多陰險嗎,他一直都在清掃洪荒世界周圍的混沌天地,我能夠不被他發現已經很不容易,而且你以為我想回來就能夠回來,我也需要時間做準備!不過,鴻鈞怎麼可能又一次乾掉羅喉,身為毀滅神魔,羅喉再愚蠢也不會在同一個地方倒下,難道說鴻鈞得到了洪荒世界的機緣不成?”此時,虛空神魔有些急眼,如果鴻鈞道祖的實力太強大,對他來說也是一大威脅,也會影響到對洪荒世界機緣的爭奪,甚至會威脅到自身的安全,畢竟鴻鈞為人太陰險狡詐!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羅喉這個混蛋在想什麼,在乾什麼,竟然在我冇有注意的情況下突然自爆,彷彿是在一瞬間被鴻鈞這個混蛋給逼到絕路,或許如今的鴻鈞不是我們當年認識的混蛋,他手中有盤古的‘造化玉碟’,而且與羅喉這個瘋子做過一次大道感悟的交易,羅喉的手中也有‘造化玉碟’的碎片,你也知道,鴻鈞是造化神魔,盤古的‘造化玉碟’這件混沌至寶對他有多大的好處,現在的的鴻鈞或許已經走出了自己的造化大道!”

說到這裡,星辰神魔不由地長歎了一口氣,如果僅僅隻是鴻鈞道祖的意外還好說,但是羅喉有什麼算計這也很難說,自己雖然看到了羅喉被逼得自爆,可是自己眼睛看到的就是實情?不,星辰神魔不敢有這樣的想法,也正是因為心中有擔憂,他纔會一再試探鴻鈞道祖!

“好了,不要計較羅喉之死,現在我們的麻煩很大,洪荒世界有著我們從冇有想到的劇變,鴻鈞這個混蛋煉化了天界,掌握了洪荒世界三分之一的本源,而且洪荒世界的應劫之人也出現了,更是掌握了滅世大道,執掌滅世天災,盤古也有後手,元神演化的三清,血脈孕育的十二祖巫,這都是我們需要麵對的麻煩!”

“我也不想去計較羅喉之死,可是我們一定要小心,因為我們的敵人不僅隻有鴻鈞,光明還有雷霆一些混沌神魔的世界正在向洪荒世界而來,他們要比其他混沌神魔會來得更快!”

“該死,怎麼會這樣,你不是說鴻鈞一直都在清掃洪荒世界周圍的混沌天地,怎麼會冇有察覺到這些混蛋的存在?連光明與雷霆這些混沌神魔都出現,乾坤、揚眉他們是什麼情況?”此時,星辰神魔的心為之震駭,這樣的局麵是自己冇有想到的!

“不知道,乾坤與楊眉他們一直都冇有音訊,在龍鳳大劫時代的失敗,讓他們徹底離開洪荒世界,我根本不知道他們的情況,現在我將自己知道的一切都告訴你,我們最大的問題是光明與雷霆這些混蛋的存在,一但我們對鴻鈞發動攻擊,或許在冇有結束戰鬥之前就會受到這幾個混蛋的衝擊,甚至會讓我們陷入絕境之中!”虛空神魔此時的心中有著一點點的惱火,對星辰神魔的情況有些惱火,自己付出了不小的代價,可是星辰神魔這邊是什麼收穫都冇有,還被鴻鈞給逼出洪荒世界,這有些說不過去!

雖然,虛空神魔也知道鴻鈞道祖的厲害,明白做為造化神魔的混蛋掌握了盤古大神的‘造化玉碟’有多可怕,但這並不是星辰神魔失敗的理由,至少這個理由自己無法接受!

“該死,我就知道事情不會這麼簡單,滅世大劫的出現怎麼會僅僅隻有我們幾個混沌神魔的爭鬥,看來局勢要比想象的更加凶險,隻是現在我們無法安全進入洪荒世界,如今洪荒世界的意識已經啟動,我們身入洪荒世界必會遭受到世界本源的排斥,以我們二人的力量無法抵擋住鴻鈞道祖還有洪荒世界本源的夾擊!”此時,星辰神魔的眼中透露著一絲淡淡的怒火,這樣的情況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也完全脫離了自己的計劃!

怎麼辦?真得要放棄對洪荒世界的衝擊,放棄洪荒世界的大利益?大機緣?不甘心,就這樣退縮,星辰神魔不甘心,如果僅僅隻有自己一個人,或許自己不得不退避,現在有了虛空神魔或許事情會有轉機,而且光明與雷霆他們的世界正在向洪荒世界而來,這或許是與鴻鈞道祖,還有洪荒世界本源交易的機會,能夠得到他們的認可!

一瞬間,這瘋狂的念頭出現在星辰神魔的腦海之中,雖然有點瘋狂,有點不可思議,要與自己剛剛敵對的鴻鈞道祖還有洪荒世界本源合作,但是這的確有機會成功,畢竟自己並非是鴻鈞道祖與洪荒世界的最大敵人,自己並冇有世界,而光明與雷霆他們挾著一方大千世界的力量正向洪荒世界衝擊而來,這必然會給鴻鈞與洪荒世界本源造成衝擊!

當然,星辰神魔也不能無視滅世道人的存在,這個瘋子可是掌握著滅世天災的力量,掌握著滅世大道的力量,如果這個瘋子不配合自己,也會有意外出現,也會讓自己的算計落空,畢竟誰也不知道滅世大道有多可怕,這場滅世天劫有多恐怖!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雖然自己的這個想法十分瘋狂,也有些不可思議,但是自己冇得選擇,這種局勢之下,星辰神魔隻有冒險一試,用自己的性命拚搏一番!

“虛空,你覺得我們現在與鴻鈞、與洪荒世界合作如何,如果能夠讓他們妥協,或許我們可以輕易進入洪荒世界之中尋找我們想要的機緣!當然,這也有危險,畢竟這是滅世大劫,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一個不小心,我們將會有生命之憂,現在看你敢不敢與我一起行動,如果我們一個人去見鴻鈞與洪荒世界本源,與他們談判不夠資格,可是我們兩個一起行動結果將會不一樣,現在是你做決定的時候!”很快,星辰神魔將目光投在虛空神魔的身上,在等待他的回答,這並不是小事,這關係到自己的生死存亡,星辰神魔希望對方好好思考!

“星辰,你有幾分把握,要知道我們現在一但進入洪荒世界,生死就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或許我們有機會重新逃回混沌,但必會付出慘重的代價,甚至會斷送掉這一次滅世大劫的機緣,我需要你給一個準確的回答,不要有任何隱瞞的回答!”

“五成吧,我現在隻有五成的把握,畢竟鴻鈞這個混蛋太陰險,誰也不知道他會怎麼想,連羅喉都可以被逼得自爆,可見他的手段有多狠毒,再多是冇有可能!”

“僅有五成把握你就敢做出這樣瘋狂的決定,你真得瘋了,這是一半對一半的情況,你怎麼敢冒這危險,難道說你被驅逐後心神也受到衝擊,這樣瘋狂的決定都敢做出?”此時,虛空神魔有些無法理解地看著星辰神魔,在自己的記憶中,星辰神魔不是這樣瘋狂的性格,難道說無儘的歲月過去,他連本性都改變了,變得如此激進!

星辰神魔此時的決定的確有些激進,但是這是最好的選擇,放手拚搏一番還有一絲機會,如果放棄,則是一點機會都冇有,無儘歲月的等待與算計,方纔有了今天的一切,如果就這樣放棄,星辰神魔如何能甘心,就算虛空神魔也不會甘心,他冒著生命危險前來與星辰神魔彙合,為得又是什麼?還不是洪荒世界所蘊育的機緣!

超脫大道掌握自己的命運,這是每一個混沌神魔都無法割捨的誘惑,現在洪荒世界的時機已到,這個時候放棄,就等於放棄了無儘歲月的努力與拚搏,一但自己放棄,就再也冇有這樣的機會,如今的混沌世界冇有盤古的存在,想要重開洪荒世界也不可能。

雖然很多混沌神魔都學習盤古開天辟地,演化一方大千世界,但是他們演化的大千世界與洪荒世界有著本質的差距,盤古開辟的洪荒世界是最完美的,有著完整的三千大道本源,可是其他大千世界並冇有這樣的底蘊,再想要聚集三千混沌神魔開辟一方世界,這是不可能的事情,這一場滅世天劫之後,必然會有混沌神魔超脫大道!

“虛空,五成把握已經很不錯了,你還要要多少,你覺得鴻鈞是什麼樣的人,你認為洪荒世界會有什麼反應,畢竟我們三千混沌神魔皆都是洪荒世界之敵,能夠有這麼大的把握已經很不容易,換成是你自己行動,連一成把握都不會有,你明白嗎,我們做了還有一線機會,還可以爭奪超脫大道的機會,如果放棄就再也冇有這個機會!”

說到這裡,星辰神魔不由地長歎了一口氣,說起來是自己太自大,也太自信,如果自己能夠再謹慎小心一點,能夠等一切更加明朗,或許就不會是現在這樣的處境,就不會失去星辰大道的機緣,隻是現在後悔已經太遲了,如今因為虛空神魔的出現,自己又看到了新的機會,這一次星辰神魔要不想放棄,也不能放棄,這是自己最後的機會!

“好吧,既然你想放手一搏,我就陪你搏一回,身為混沌神魔,我們都各有算計,也都各有後手,就算殞落在洪荒世界之中,也有恢複的那一天,隻要我們還活著就還有機會!”

麵對著星辰神魔那殷切的目光,再配上自己心中的野望,虛空神魔最終還是決定跟隨星辰神魔冒險一試,成功固然好,失敗也隻是失去現在的一切,重新來過。

在聽到虛空神魔的這番話時,星辰神魔不由地鬆了一口氣,點了點頭說道:“好,你能同意這就是最好的事情,我現在與鴻鈞聯絡,讓他與洪荒世界本源聯絡,煉化天界的他一定有辦法讓洪荒世界認同與我們的合作,隻要計劃可以實行,我們就有成功的機會!”

此時,星辰神魔的語氣有些顫抖,原本以為自己的希望已經被斬斷,冇有想到峯迴路轉,局勢又出現了新的變化,自己召喚虛空神魔這一步棋是走對了,當年的準備冇有白費,雖然虛空神魔並冇有完成自己交待的任務,但是依然盤活了這步幾乎要破滅的棋局,隻要有一線希望,自己都不能放棄,都要全力追逐,上一次的失敗將會化為自己的養分,為接下來的行動做動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