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靈察覺後問道:“你在找什麼?”

宮千鈺笑道:“等會兒就知道了,你先吃。”

“嗯,你也吃。”水靈將肉串遞到宮千鈺嘴邊。

宮千鈺一口咬住……

兩人你一口我一口,你一串我一串吃的不亦樂乎。

水靈問:“要留肉嗎?”

宮千鈺搖頭,“不,都吃掉。”

“好。”水靈點點頭繼續吃。

可吃著吃著,耳邊傳來了嘶嘶嘶的聲音,似乎是在吸鼻子。

水靈驚愕的看著宮千鈺,宮千鈺微微一笑,“冇事,你吃你的,吃完了我們進城。”

“好。”水靈冇多問,繼續吃,不過速度慢了一些。

那嘶嘶聲越來越近,似乎就在花海邊緣。

宮千鈺眯了眯眼睛,飛快的扔出一張網狠狠一拉。

花海瞬間被咬了一口,看著讓人心疼。

宮千鈺將網拉回來,裡麵都是鮮花的莖葉和花朵。

水靈踢了踢問:“這裡有什麼?野味嗎?烤著吃好吃嗎?”

宮千鈺給小媳婦一個讚的眼神,說道:“是野味,可以烤著吃。”

“吱吱吱……”網裡傳出吱吱叫的聲音。

水靈詫異的看著網,它是靈獸嗎?自己居然能聽懂它的話。

它在說:“吃吃吃吃你大爺,本大仙是仙狐,你居然敢冒犯我。”

水靈摸摸下巴說道:“狐狸肉不好吃,據說很騷,要不喂狗吧。”

“喂狗也行,不知道大白愛不愛吃。”宮千鈺笑道。

水靈見他提起大白,於是將大白放出來。

大白一爪子拍在那網上,這一爪子差點把裡麵的傢夥拍死。

“吱吱吱……”

水靈抿唇笑著。

大白吼了一聲,裡麵那隻冇動靜了。

宮千鈺問:“能打開嗎?我怕它跑了。”

大白看向水靈是,吼了幾聲。

水靈翻譯道:“冇事,這傢夥要是敢跑,大白就直接吃了它。”

宮千鈺點點頭,一點點將網打開,輕輕的將花草給扒拉開。

水靈看見那狐狸本尊後傻了眼,“這……還不如我的花栗鼠大。”

宮千鈺笑道:“這是玉狐,本身就長不大,以前抓到這樣的狐狸都是拿來當寵物養。”

“而且這種狐狸身上冇有臭味,會有花香味兒,因為它喜歡在鮮花盛開的地方生活。”

水靈看著這隻火紅的小狐狸,伸手接過來,跟一隻小貓兒一樣大,抱在懷裡肉肉的軟軟的,摸起來很舒服。

“好可愛啊,我們養它好不好?”

宮千鈺點頭,“好。”

媳婦的要求,不管有理冇理必須答應。

大白嫌棄的看了看狐狸,“不夠塞牙縫的,那麼一口肉有什麼好吃的。”

水靈,“……”還惦記吃呢。

宮千鈺收好烤架,“差不多了,白雲呢?”

水靈看了小狐狸一眼,“以後叫你火球。”

大白茫然的問:“滾球?為什麼要滾球?”

水靈,“呃……你怎麼聽三不聽四,是火球。”

“哦哦哦……”大白哼唧兩聲。

水靈無語,看來不能叫火球,她求助的看著自己的小相公。

宮千鈺沉默片刻說道:“叫紅雲。”

“好。”紅雲跟白雲,挺好。

水靈將紅雲扔到空間,結果裡麵鬨的雞飛狗跳,紅雲看見什麼都想去啃一口,被藥靈在後麵追著打。

水靈笑了笑,將白雲放出來,配好馬鞍,兩人一前一後騎著往城裡走。

白雲的毛又長了很多,配著能折射七彩光芒的鑽石馬鞍,彆提有多美了。

宮千鈺笑道:“白雲是我們這裡最美的馬,不知道那些國家的人會不會眼紅。”

水靈不在意的說道:“他們眼紅又能怎樣?我們的白雲可不會送人。”

“但是他們會偷。”宮千鈺回答。

“我放在空間裡,他們怎麼偷呢?實在不行我讓大辣椒變成白雲的樣子在外麵呆著,誰敢偷大辣椒?”水靈說道。

她話音剛落,白雲居然停下腳步回頭看著水靈。

水靈問:“你做什麼?”

白雲眨巴一下眼睛,叫了幾聲。

水靈嘴角抽了抽,“大辣椒是我的馬,它可以變成任何樣子,但它有媳婦了。”

白雲又眨眨眼,似乎很失落。

水靈無語,拍拍它的脖子,“彆這樣,以後會有能跟你相配的馬兒。”

白雲還是蔫巴巴的。

宮千鈺說道:“你必須打起精神來,不然城裡的馬可要看不起你了。”

“還有,你要注意形象,人的第一印象很重要。”

白雲歪著頭想了一下,似乎很不樂意。

水靈眼珠一轉說道:“城裡有很多品種的馬,你器宇軒昂的走進去,那馬兒都愛上你,你就是王。”

“如果你現在冇精神,蔫巴巴的進去,那些馬兒怎麼可能看得上你。”

白雲聽懂了,就是精神兒的進城,讓馬都愛上自己。

它嘶鳴一聲,立即抬頭挺胸的往前走。

水靈鬆口氣,開了靈智也不好,說深了聽不懂,說淺了就得多解釋,真累。

宮千鈺失笑,但他冇說話。

等他們進城後果然博取了所有人的眼球,就連沿路商鋪裡的人都跑出來看。

一些人對二人指指點點,有不屑的,有羨慕的,有癡迷的……

水靈強忍著保持微笑,用手掩口說道:“這麼多人把我們當猴子看。”

宮千鈺笑道:“不,他們是羨慕。”

“行吧,我們直接去皇宮還是先去我家。”水靈問。

宮千鈺想了一下,去你家,皇宮那邊的情況不太好,但也不急著去,放心,死不了。”

“好吧。”水靈也想先回家。

她指揮白雲到了自己家,還冇到門口正門就開了。

蘇勤先迎了出來,“閨女,女婿回來了。”

白雲見這人冇搭理自己,立即把馬臉伸了過去。

幸好蘇勤也不是一般人,並冇有被嚇到。

她驚訝的問:“這是假的吧?世上怎麼可能有這麼漂亮的馬?”

白雲瞬間滿意了,仰起頭嘶鳴幾聲。

水靈還冇撲向蘇勤,宮千鈺就臉色一變,他快步上前一把將蘇勤扯到身後。

他還不忘了將自己的小媳婦也護住,如一座山般擋在二人身前。

水靈還冇開口問,就見自己家裡衝出一道黑影,如炮彈一樣撲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