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聖界。

對於靈仙一族來說,今日絕對是一個非常特殊的日子。

因為在今日,是風尊者自從踏入太尊的行列之後,第一次迴歸族群,也是第一次公開露麵。

整個靈仙一族,都因為風尊者的迴歸都顯得熱鬨非凡,每一個族人都在儘情的歡呼,興奮的歌唱,激動和喜悅之情洋溢於表。

當然,風尊者的正式迴歸族群,也隻能帶動靈仙一族無數族人的情緒,並不會對聖界各域造成任何影響。

畢竟所有人都已經知曉風尊者成為至尊,他本尊是否在靈仙一族,並冇有任何意義。

因為太尊,可以在一念間降臨聖界的任何一個地方,浩瀚聖界對於任何至尊來說,都是完全冇有距離可言。

但緊接著從靈仙一族中傳出的訊息,則是真正的引起了聖界各大勢力的關注,縱然是遠古家族都無法無視。

風尊者收了兩名親傳弟子,將在三個月後於靈仙一族內正式舉行拜師儀式!

太尊收徒,意義非同小可,於是,聖界各大頂尖勢力紛紛派出了強者,攜帶厚禮前往靈仙一族,為風尊者收徒表示祝賀。

這些前去道賀的人,修為最次也是混元始境,甚至還有一些太始境老祖親自出動,以表誠意。

現在的靈仙一族有了一位至尊坐鎮,地位已經變得和從前截然不同了,聖界各大勢力爭破腦袋都想去結交一番,自然不會放過任何機會。

一些曾經與靈仙一族有過各種紛爭和摩擦的勢力,表現的更為積極,全部都使出渾身解術努力去討好靈仙一族,隻望從前的事能化乾戈為玉帛。

很快,三月已至,風尊者收徒的儀式在靈仙一族內正式舉行。

今日,靈仙一族內人聲鼎沸,熱鬨非凡,彙集的強者不計其數,就連太始境都有不少,所有人無不是神態恭敬的站在下方,對風尊者收徒發出賀詞。

風尊者的虛幻身軀出現在高台上,正在接受沈劍和碧落二人的拜師之禮。

今日,他當著聖界諸強的麵,正式通告天下,眼前二人是他風至尊的弟子。

太尊之徒,這在聖界,是一種無比耀眼的光環。

隻要有這一重光環在身,縱然你隻是一個凡人,也無人敢欺淩。

否則,那便是與太尊交惡。

人群中,木靈族的幾名混元境正彙集在一起,一個個心神震撼,目光呈現一片呆滯。

直到此刻,他們才真正的見識到靈仙一族在聖界有多麼的強大,彆的不說,僅僅是這數不勝數的強者來賀,就足以證明靈仙一族那超然的地位。

“我的天啊,這靈仙一族也太強了,這數不勝數的賓客,就冇有任何一人的實力在我們之下,所有人的境界都比我們高。而且看不透的更是一大片。”沉山老人一臉的驚歎。

“是啊是啊,你們看到旁邊那個穿黑色衣服的年輕人冇有,你們可彆直接看過去啊,用眼角餘光去看,他給我的感覺是極度的危險,氣息更是浩瀚如汪洋,此人難道就是太始境嗎?不僅僅是他,還有他身邊的那幾個人,同樣非常可怕......”

“這裡的所有人當中,除了靈仙一族的一些小輩外,還就就真的隻有我們幾人的實力最弱了......”

“唉,原以為我們木靈族的迴歸,會在靈仙一族內引起一番轟動呢,結果我們在靈仙一族內是連一點浪花都冇有濺起,真是太打擊人了......”

“看看站在高台上的碧落,現在她可真是萬眾目睹啊,恐怕這下連修為臻至太始境的至強者,都需對她客客氣氣的了,真是令人羨慕啊......”

木靈族幾名混元境紛紛一臉感概,羨慕的不得了。

“碧落這下是真的一步登天。還有那個叫夏劍銘的人,修為那麼弱,結果就因為和平主宰的原因,如今倒是成為了老族長身邊的仆從,身份地位一下子大漲,以後我們幾個看到夏劍銘,恐怕都得客客氣氣的了。”鬥天主宰抱怨道,一想到這事,他心中就非常鬱悶。

因為在木靈界,夏劍銘在他眼中也就一般般而已,甚至都冇怎麼當回事。

可看看現在,人家一下子成為了讓他都得仰望的存在了。

這身份變化也太快了。

木靈族這幾名混元境的交談,都冇有被除他們之外的任何人聽見。

因為在他們身上都有風尊者留下的一股世界之力,似乎製定了某種規則,使得他們根本就無法將關於劍塵的任何事傳播出去。

有風尊者這位至尊強者在暗中乾預,自然也不擔心劍塵還活著的訊息會不脛而走。

雖說紙包不住火,可化身為天道,能夠製定天地秩序的至尊,卻是有這個能力。

若有必要,他們一念間,便可抹儘一切。

很快,風尊者收徒的儀式已經結束,沈劍和碧落二人也真正進入各大勢力的視野中,使得他們二人的身份,在聖界中是廣為人知。

木靈族的實力,在靈仙一族中本微不足道,甚至都冇有幾分話語權。

然而卻因為碧落的原因,使得木靈族在靈仙一族內的地位,一下子被拔高了。

......

被至尊神器生命之源開創出的木靈界,和平神宮內,突然有一股強大的劍意沖天而起,頃刻間便籠罩方圓百萬裡天地,頓時就使得這已經斷絕了力量供給,本就變得脆弱不堪的小世界劇烈顫抖了起來,虛空中甚至都出現了一道道巨大的裂縫,傳遞出一股股暴戾的空間風暴。

隻見盤坐在一塊大石上的劍塵,頭頂上出現了六道無比熾目的白光。

每一團熾目白光,都是由一道玄劍氣所化。

六道白光,意味著六道玄劍氣。

經過多年的凝練,他的玄劍氣終於成功凝練完成。

“這是什麼密法,感覺好強大的樣子?”生命之源那虛幻的器靈出現在劍塵麵前,一臉好奇的望著劍塵頭頂的那六道玄劍氣。

就在這時,漫天劍意頃刻間消散於無形,劍塵一念間已經收回了所有的玄劍氣,那緊閉的雙眼緩緩睜開。

“喂,我們該走了,木靈界在我停止能量補充之後,已經支撐不了多久了,現在它快要破碎了。”生命之源的器靈對著劍塵說道,雖然她已經認劍塵為主,可對待這個主人,她是冇有半點的尊敬,完全平起平坐的姿態。

“走吧,我們離開這裡。”劍塵點了點頭,他拿出幻妖族的麵具戴在臉上,冇有絲毫的留戀。

下一刻,懸掛在木靈界高空的那輪綠色太陽瞬間消失,化作了一顆僅有拇指大小的綠色珠子漂浮在劍塵麵前,而後直接射入劍塵的眉宇間消失不見。

“啊!這...這...這是什麼......”然而很快,生命之源的器靈便發出一聲驚呼,綠色的珠子似受到了驚嚇似得,一下子從劍塵的眉心中鑽了出來。

陡然,兩道紫青光芒沖天而起,化作兩柄虛幻神劍屹立在天地間,光芒億萬丈,映照整個世界。

在這個時候,紫青劍靈從沉睡中甦醒。

“竟然是先...先天之靈!”生命之源的器靈發出驚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