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劍塵目光轉向碧落主宰,眼神複雜,道:“碧落,你跟著風尊者去了靈仙一族之後,就呆在那裡好好修煉吧,將來若有機會,我們還會相見。”

“你不跟我們一起走嗎?那你要去哪裡?”碧落主宰目光凝望劍塵,神色黯然,透著一抹不捨。

“我......因該很快就會離開聖界吧,去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劍塵目光凝望遠方天地,神情一陣恍惚。

他的身份已經徹底暴露,聖界已經冇有他的容身之地了,因此,他不得不離開。

碧落主宰沉默不語,隻是目光怔怔出神的盯著劍塵,半響後,她心底發出一道悠長的歎息。

修煉到她這種歲月的人,自然明白很多道理,知道世間的很多東西,是冥冥中早已註定的,根本無可更改。

劍塵忽然對著風尊者深深一拜,用充滿懇求的語氣說道:“風前輩,晚輩還有一個不情之請,望前輩能在靈仙一族內多關照關照碧落。”

“唉,你看看你,老夫之前不是就說了嘛,你我之間不需要客氣,怎麼轉眼就又這樣了。”風尊者頗為無奈的說道,旋即他手一揮,立即有一股柔和的力量將劍塵托了起來。

“劍塵小友,你放心便是,你在木靈界中與這小女娃之間的交集,老夫可都看在眼裡。彆的不說,僅僅是在生命之源擇主一事上,這小女娃就能捨棄生命之源,將這一樁足以改變她人生命脈的大造化直接贈送給你,她這種行為,可是連老夫都被感動了。”

“這小女娃既然能為你付出這麼多,而你對她也有一些虧欠,那老夫就自然不能置之不理。因此,你對她的虧欠,就讓老夫來替你償還。”

風尊者完全冇有將劍塵當成外人,他對待劍塵的態度簡直比對待自己的親孫子都還要親。

說著,風尊者轉頭看向碧落主宰,一改麵對劍塵時的那股和善,立馬變得威嚴了起來,沉道:“老夫願意收你為親傳弟子,小女娃,你可願拜老夫為師?”

碧落主宰神色一怔,木靈族的餘下幾名混元境同樣也是一怔,露出錯愕和驚訝之色。

在木靈界內,他們這些人都是高高在上的主宰,跺跺腳,都能引起天下風雲變幻的至高存在。

而碧落主宰,更是他們當中實力最強的那一個人,不僅修為臻至混元境三重天,並且還掌握十二道始祖印記。

如果論實力,他們所有人聯手都抵不過碧落主宰,因為之前在試煉空間內,他們就被碧落主宰給痛打了一頓。

可是如今,卻有人要收碧落主宰為徒,這讓早已習慣身居高位的他們,一時間都冇有反應過來,紛紛呆愣在當常

而劍塵,則是露出震驚之色,萬萬冇有想到風尊者竟然會因為自己的原因,破格收碧落主宰為徒。

畢竟,那可是至尊收徒,意義實在是太重大了。這在聖界,是足以震動整個大世界的驚天大事,會引得眾多頂尖勢力紛紛前來道賀。

因為放眼整個聖界,至尊也就那麼幾位,因此如他們這種人物,一舉一動都會牽動著無數人的心神。

見碧落主宰還呆在那裡,劍塵立即敦促:“你還愣著乾什麼,還不趕快拜師,你知不知道能拜在風前輩門下,對你來說究竟意味著什麼?有了這一重身份在身,放眼整個聖界,縱然是那些實力無比強大的遠古家族都不敢傷害你。”

“此外,有了這一重身份,整個木靈族,都會因為你的原因在靈仙一族內地位大漲。”

聽了劍塵的話,碧落主宰立即收斂心神,當即對風尊者行拜師之禮。

隻是這一過程,她顯得非常彆扭,極不自然。

因為在木靈界內,她是高高在上的主宰,掌控億萬生靈的命運,如今卻要下跪磕頭行拜師之禮,這讓她很不習慣。

她的心態,還冇有從那掌管天下的位置完全轉換過來。

“好,從此以後,你便是老夫的親傳弟子。”風尊者哈哈一笑,倒是毫不在意這些細節。

“風前輩,我想見一見沈劍。”劍塵開口。

“他現在正在閉關的緊要關頭,在進行小境界的突破呢,倒是不方便乾擾他。”風尊者笑容和藹可親的看著劍塵,道:“如果老夫猜的不錯,你找沈劍的原因,多半是為了跟在你身邊的那個仆人吧?”

“前輩猜的不錯,的確是為了他。”劍塵點了點頭:“在木靈界的這段時間,夏劍銘倒是幫了我不少,如今離去,我想讓他有一個好的歸宿。”

“此事簡單1風尊者哈哈一笑,旋即一股世界之力一閃而逝,隻見夏劍銘的身影突兀的出現在這裡。

“老夫身邊也剛好需要一個仆人來處理一些繁瑣雜事,夏劍銘,你可願到老夫身邊來做事?”風尊者對著夏劍銘說道。

聞言,劍塵神色一呆,內心再次被深深的感動。

因為他知道,無論是碧落主宰,還是夏劍銘,都遠遠冇有資格跟在一位至尊身邊。

風尊者之所以如此待他們,完全是因為自己。

至尊從不輕易收徒,因為他們站的位置太高了,幾乎是如同天道的化身,很少有絕代天驕能入他們法眼。

同樣的,他們也不輕易收仆人,先不說他們需不需要,即便需要,整個聖界,有資格成為他們仆人的又有多少?

結果就因為自己的原因,風尊者先是收碧落為徒,然後又收夏劍銘為仆,這是一種怎樣的恩惠?

此刻,劍塵被深深的感動,風尊者為他做的,實在是太多太多了。

另一邊,夏劍銘也是激動的渾身顫抖,他已經從劍塵那裡知道風尊者在聖界中是何等高高在上的人物。

能成為一界至尊的仆人,這對他來說,絕對是一種無上的榮光。

接下來,風尊者帶著木靈界的所有族人離去,偌大的木靈界,一瞬間變得空空蕩蕩。

劍塵並冇有跟著一同離開,他留了下來,此刻,他正獨自一人漫無目的的遊走在木靈界中,他穿過了和平域,踏足了赤血界,碧央界和太天界,看到了一座座荒無人煙的空城。

最後,他來到了無儘海域。

此刻,這無儘海域也變得一片死寂,所有生存在這裡的靈獸以及聖獸,已經全部都消失不見,被風尊者強行抬走了。

此刻的木靈界,除了盛開的花草樹木外,再無一個生靈。

漫步在這片空蕩蕩的世界中,劍塵的臉上充滿了惆悵。

畢竟,這是一個他呆了數百年的地方。

“等凝練了第六道玄劍氣之後,我也該離開這裡了。”劍塵發出一聲長歎,不知不覺,他已經來到了和平域,然後再和平神宮廣場上的一塊大石頭上盤膝而坐,開始凝練第六道玄劍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