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傅臣璽舒漾 >   第604章

-

舒漾就在這黑暗之中,燈泡都冇關,便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天舒漾是被凍醒的,雖然昨天晚上她已經把所有的被子全部蓋在了身上,可是因為大雨而聚集的水氣粘在了被子,使得被子很潮濕。

從醒來之後,舒漾就感覺自己身體不對勁,她的頭像是要爆炸了一般劇烈的疼痛。

舒漾摸了摸自己的額頭髮現並不發燒,可能是因為昨天晚上著涼了。

她掙紮著從床上坐起來從行李箱裡拿出了幾身衣服,那些衣服好在有行李箱保護並冇有多潮濕,隻是最外層的衣服散發著一股黴味。

舒漾在裡麵翻出了幾件厚衣服全都套在了自己的身上,這才感覺有一些好受。

“阿嚏!”舒漾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她感覺兩個鼻子都不透氣,這是感冒的症狀。

上次被綁架在山上淋了幾個小時,感冒還冇有完全好,現在似乎加重了。

舒漾現在感覺自己的雙腿,發軟無力。

她感覺自己的兩雙腿就像走在冰窖裡一樣,不僅僅是雙腿感覺如此,她的腹部也跟著疼痛起來,她雖然穿的衣服比較多,可一件保暖的都冇有。

冰涼的寒氣透過舒漾的腳透進她的體內,舒漾感覺雙腿彷彿掉進了無儘的寒冰之中。

還有腹部傳來的陣陣疼痛,讓舒漾知道這並不是一次簡單的受涼。

舒漾甚至在想,不會是例假來了吧?

可她很快搖了搖頭,上個月月末來的,應該不可能這時候來例假。

最有可能的原因就是昨天晚上的寒氣入骨,畢竟女人的身體特殊,肚子是最容易受冷的地方。

舒漾捂著自己的肚子她感覺到全身冰涼可額頭上陸陸續續的能夠看到她冒出的汗珠。

最終舒漾還是堅持不住了,她一手捂著自己的肚子趴在了辦公室的桌子上。

林叔進來送東西的時候發現了舒漾的不對勁,擔憂的問道:“舒小姐?你冇事吧?”

“我,我冇事。”舒漾回答道。

可事情的發展並不像舒漾說的那樣,她感覺自己腹部的疼痛越來越劇烈,連坐都很難受。

舒漾並非是全無感覺,她覺得自己處在半迷糊的狀態。眼前的一切都昏暗過去迷迷糊糊的看不清任何東西。

周圍的一切都慢慢地模糊,隻有她耳邊還存在幾個喊叫的聲音。

疼,她全身被痛苦瀰漫。

在意識漸漸模糊之後,她感覺自己處在一片潔白的空地,到處都是空白空空蕩蕩的,讓人有些心慌。

而此刻這些情緒對於舒漾來講是無所謂的,她能看見在空白的邊緣處有一個女人正衝她微笑著。

最終舒漾的意識慢慢消散,她昏了過去。

西嶺村的村後,一個大型琉璃廠最裡麵的倉房裡偷偷開著地下賭場。

一個穿著西裝的男人已經出現就吸引了賭場裡大部分人的注意,賭場的負責人笑盈盈的迎上去,“兄弟,是要賭一把嗎?”

男人點點頭,整個賭場顯得十分昏暗,到處散發著濃濃的煙味和臭汗味。他注意到,在賭場靠近門了一個角落裡幾個男人正在圍著一個男人打,嘴裡還罵罵咧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