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天後……

華小佛順利的為威廉王子購買了那棟大彆墅,添置了醫療設備,在一樓做了一個很大的醫療室。

羅賓將早就購置好的傢俱家電運進去,再買了一些裝飾品,一個新的家就這麼迅速的誕生了。

威廉王子從車上下來,看著這個屬於他自己的家,心情非常好……

他知道,自己在這裡最多住幾個月,等到病情康複,就會回到丹麥去,可是這幾個月將會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時光!

不僅有華小佛的陪伴,這也是他人生的轉折點……

正如華小佛所說,坐在輪椅上進到這個家,但以後出去的時候,他要站著走出去!!!

“今天好好休息一下,把家裡安置好,明天一早我就過來為你做治療。”

華小佛很高興,想著能夠讓威廉王子重新站起來,這也將是她在醫學上的一個突破。

“你也累了一天了,早點回去休息吧,明早見!”

“明天見,我先走了。”

華小佛把威廉王子交給羅賓,匆匆離開……

羅賓看著華小佛遠去的車影,忍不住問威廉王子:“殿下,您為什麼不多跟華醫生說說話?她每次來,您都不留她,總是讓她早點回去休息。”

“這陣子她確實辛苦,而且剛做了手術,頭上還有傷,需要多休息。”威廉王子簡單的說,“更何況,她跟l現在應該是在冷戰期間,我不能煩她。”

“就是在冷戰期間纔好趁虛而入啊。”羅賓脫口而出,“在感情裡,要那麼有風度乾嘛?”

“趁虛而入不是大丈夫所為,更何況,小佛欣賞的,大概就是我的人品和風度吧,我若是變成那種人,她就不再跟我做朋友了。”

威廉王子看得很透徹。

“好吧。”羅賓不敢再多言,“後院有一片花園,我推您去看看。”

“嗯。”

華小佛匆匆趕回家,換了身衣服,就去看樂樂。

樂樂今天已經醒了過來,現在身體雖然虛弱,但已經可以開口喊:“小佛姐姐了!”

華小佛聽了非常高興,拉著樂樂的小手說:“樂樂,你要快點好起來,等你好了,小佛姐姐帶你去放風箏。”

“嗯嗯。”樂樂的眼中閃爍著淚花,對未來滿是期待。

“乖,彆擔心,有小佛姐姐在,任何人都不能欺負你。”華小佛捧著她的臉,溫柔的說,“最近這段時間,就在家裡好好養傷,彆的都不要想了,知道嗎?”

“知道……”樂樂含著眼淚點頭。

華小佛陪了她一會兒,出去找姑奶奶:“姑奶奶,樂樂好像有心事,咱們要不要請心理醫生過來給她看看?”

“孤兒院的孩子本來就早熟,再加上這孩子是去年才進入我們孤兒院的,之前在外麵吃了不少苦,這次遇到這種劫難,死裡逃生,心裡肯定會害怕的。

我打算讓她在孤兒院的幾個好朋友來看望她,陪陪她,心理醫生就不必了,樂樂還冇有徹底融入孤兒院的環境,需要一個適應的過程。”

姑奶奶考慮得很周到。

“也好,那就麻煩您了。”華小佛叮囑,“這陣子黑野和他的同夥冇什麼動靜,可能是美娜起了作用,我聽威廉說,國際刑警一直在通緝黑野,他們短時間內應該不敢露麵。”

“應該是這樣。”姑奶奶點頭,“我也收到了一些訊息,不過還是不能掉以輕心,你出入也小心點兒。”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