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話音落下,葉凡眉頭微微上挑。

他著實是冇有想到慕天陽竟然會這樣說。

而且,就連葉凡也感到慕天陽的口氣實在是太大了。

不是葉凡瞧不起慕天陽。

就慕天陽這樣的,在京城葉家麵前狗屁不是。

就憑他,又怎麼可能在京城葉家麵前保護葉凡不死呢?

再說了,葉凡也不需要任何人來保他不死。

他跟京城葉家之間早晚都會有一個了斷!

隻是,不等葉凡開口。

一旁慕天行下意識看向了葉凡。

他想知道葉凡聽到慕天陽的話,會有什麼反應。

他也是覺得,慕天陽簡直就是太可笑了。

葉凡是什麼人。

那可是曾經的京城葉家大少爺!

葉凡的這個身份,慕天行雖然冇有什麼確切的證據,但通過之前與他的對話,基本上已經坐實了。

所以,慕天陽說出的話,簡直就是笑話。

葉凡需要其他人來保他不死嗎?

不僅僅是不需要,因為,哪怕是慕天陽再怎麼厲害,再怎麼有手段,他也護不住葉凡!

一想到這裡,慕天行自然是非常高興。

這將意味著慕天陽再也找不出任何的理由,來維持他的生命!

他,必死無疑!

葉凡不會放過他。

而且,哪怕是古清風和古詩詩爺孫兩人,都意識到慕天陽慘了。

他確實如同一個笑話一般。

而葉凡,臉上則是露出了淡淡地笑容:“區區慕家,何足掛齒?”

“京城葉家,那又如何呢?”

轟!

此話一出,慕天陽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

他完全就是無法相信,葉凡竟然說出了這樣的話。

葉凡是不把慕家放在眼裡。

可是。

他絕對不能不把京城葉家,也不放在眼裡。

但按照葉凡的意思,明明就是他知道京城葉家,究竟是什麼情況。

就這樣的情況之下,葉凡竟然還敢搶走那天上金。

慕天陽隻感覺葉凡瘋了!

天底下怎麼可能有人敢這樣得罪,京城葉家!

隻是。

慕天陽也意識到了一個更關鍵的問題。

如果說冇有人可以不把京城葉家放在眼裡,葉凡還敢這樣……

那麼,他的身份完全就是無法想象的!

慕天陽也是一時著急,直接喊了出來:“這不可能!”

“你,究竟是什麼人?”

一個區區小城市三流家族的上門女婿,做到的事情完全就是超出了慕天陽的想象。

現在,他隻想說,葉凡絕對不是明麵上那麼簡單。

葉凡微微搖頭。

慕天陽這個時候才意識到他的身份問題,怎麼說也是有點晚了。

畢竟,慕天陽的小命,已經牢牢地被他握在了手心裡啊。

葉凡道:“不管我是誰,你都不該小看我,不是嗎?”

聽到葉凡的話,慕天陽隻感到整個人都要崩潰了。

今天所發生的這一切,是他完全無法接受,無法想象的。

試問,他慕天陽,西南慕家的大少爺,怎麼可能會在江中這種小地方落敗?

而且,他的弟弟哪怕是他再怎麼看不上眼,那也是慕家的少爺。

慕天行能被葉凡拿下,他就該意識到葉凡的不一般了。

慕天陽也是這才意識到,一切都是他錯了。

就像是葉凡所說的那樣。

是他,小看了葉凡!

這樣一來,完全就是釀成了大錯啊!

而葉凡看著麵前的慕天陽,繼續說道:“所以,接下來你就要付出生命的代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