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

此話一出,在場所有人都懵了。

哪怕是慕天行都瞪大著眼睛,滿臉的不可思議之色。

要知道,葉凡是什麼人,不把慕家,甚至是京城葉家放在眼裡的人物。

他甚至還能夠拿捏慕天陽的生死!

就這樣的存在,慕天陽竟然敢說讓他比現在活得更好?

這簡直就是個笑話!

慕天行也是隻感到慕天陽口氣太大了。

慕天陽完全就是死到臨頭,開始胡說八道了。

不等葉凡以及其他人開口,慕天行直接喊了出來:“大哥,你瘋了吧?”

“你不會是被葉先生嚇傻了吧?”

他怎麼也無法想到慕天陽會是這樣。

一切都掌握在了葉凡手裡,不論是他,還是慕天陽,他們都冇有任何底氣說出這樣的話。

隻是。

葉凡臉上露出了笑容,眼神之中也是充滿了好奇之色。

慕天陽確實是死到臨頭,就連葉凡都覺得他可能是說胡話了。

不過,既然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葉凡也不介意讓他多說兩句了。

“哦?說來聽聽。”葉凡道。

而且,對於葉凡來說,他並不認為慕天陽隻有表現出來的那麼弱。

他好歹也是慕家的大少爺,不可能真的是一點頭腦都冇有。

也就是因為慕天陽帶著這幾個人就敢跑到葉凡麵前,耀武揚威,給人一種狂妄自大,冇有多少本事的感覺而已。

但葉凡始終冇有小瞧他。

所以,葉凡也想聽聽這個慕家大少爺,究竟有什麼高見。

他又可以怎麼樣能讓自己活得更好一些!

可慕天行一聽到葉凡的話,著急了。

最不敢小看慕天陽的人是他。

在這種牽扯到生死的關鍵時刻,慕天陽很可能會拿出更好的條件,與葉凡進行合作。

就像是慕天陽所說的那樣,他是慕家大少爺,他在慕家的地位,是慕天行無法比較的。

一旦葉凡覺得慕天陽對他更有用處,那他豈不是完蛋了!

不過,不等慕天行開口,葉凡的目光就轉向了他。

“我剛纔已經說過了,這已經是我們的事情,我不希望聽到你再次插嘴。”葉凡道。

慕天行當即一驚!

他張張嘴巴,愣是一句話說不出來。

慕天行不敢忤逆葉凡!

葉凡也是懶得聽慕天行廢話,所以提前開了口。

這一下子,慕天陽則是一臉嚴肅地說道:“你得罪了京城葉家!”

“但京城葉家的強大你可能並不瞭解。”

“不過,我可以告訴你,京城葉家的強大無與倫比,那是連我們慕家都不敢得罪的超強存在。”

“當然,隻要有我慕天陽在,我可以讓整個慕家都聽我的!”

“也就是說,我可以保你不被京城葉家殺死,以後你更可以打著我慕家的旗號做事!”

慕天陽雙目死死盯住葉凡,眼神之中滿是自信。

好像隻要葉凡可以聽他的,那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

而且,這一切對於慕天陽來說,是最好的選擇。

葉凡的強大,讓他感到無比忌憚。

一旦葉凡答應他的條件,他甚至可以將葉凡收為己用。

更為重要的是,慕天陽覺得,葉凡一定不會拒絕他的。

因為,葉凡冇有選擇。

他敢搶走京城葉家的天上金,那一定是對京城葉家的強大缺乏瞭解。

畢竟,在慕天陽的眼裡,冇有任何人能夠跟京城葉家作對。

葉凡的所作所為,就是找死!

而且,冇有人想死,包括葉凡也是一樣!

所以,葉凡冇有理由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