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它哪裡知道,唐三這玄天功根本就和元素無關,隻要是天地之間的靈氣,什麼屬性都一樣能夠藉助。

飛在空中,俯瞰下方,就能看到火神城內此時已經是人聲鼎沸。許許多多的火黎族人都在街道上載歌載舞起來,一個個流露著興奮之色。整個火神城都因此而變得熱鬨起來。

唐三跟隨著火星一直飛向城市中央的方向,遠遠的,他就看到在那裡有一個宛如火炬一般的高台。高台下方是一大片廣場,此時已經有至少數萬名火黎族人聚集在那裡,都仰頭看著那高台的方向,發出著一聲聲歡呼。

火星帶著唐三直接朝著那高台的方向飛去,高台上大約有數百平米,此時也是站了不少人。

當唐三跟隨火星來到台上的時候,他早就已經感受到這裡的那一股股強大的氣息存在。

台上此時有數十人,幾乎都是神級以上強者。

飄然落在台上,火星長老走向一名相貌英俊,身高在兩米開外的中年男子,微微躬身,恭敬的道:“族長,貴客請到。”

那被他成為族長的男子轉身看向唐三,麵露善意之色,微笑道:“歡迎遠道而來的客人,雖然早就聽說過人類,但真正見到人類卻還是第一次。果然如同傳說中那般和我族相像。非常歡迎你的到來。”

唐三微笑頷首道:“族長您好,我是唐三。”

“你真的是人類?”正在這時,一個有些驚訝的聲音傳來。

唐三扭頭看去,看到的是一名青年,這青年身材挺拔,相貌有些奇特,說不上好看,但也不算醜,隻是雙眸比正常人似乎要大一些,就顯得比例有些不協調了。隻是看了它一眼,唐三心中也是訝異,這可不是火黎族人,這位身上的氣息,分明是他在祖庭精英賽上曾經遭遇過的一個種族啊!

火神城內火元素充沛,對於這個種族來說刺激的血脈勃發,所以氣息是根本未曾掩飾的。

烈陽花精族!天生天養天陽天精皇所處的種族。極為強大的精怪族。

在之前火黎族人說與妖精大陸有聯絡的時候,唐三其實就想到了烈陽花精族,純粹的火屬性,與火黎族應該是容易親近的,冇想到,這直接就遇到了。不隻是這青年是烈陽花精族,在他身邊還有兩名老者,也都是烈陽花精族的強者。這三位都是妖王以上的存在,其中這名看上去年紀不大的青年,更是大妖王境界,其真實年齡就不清楚了。

唐三點了點頭,道:“不錯,我是人類。”

那青年詫異的道:“這冇想到,人類竟然也能來到這裡。你修煉的是妖神變還是天精變?”在確認了唐三是人類的身份後,這青年的表情之中明顯多了幾分不屑的味道。在妖精大陸上,人類隻是附庸、是奴隸。它此時已經肆無忌憚的用神識向唐三掃了過來。

唐三臉色平靜,但自身神識卻是自行封閉,在身體表麵形成了一層神識隔絕,硬是將對方的神識彈了回去。

青年臉色微變,冇能探察成功,被唐三的神識防禦了,這就證明對方至少也是十階修為,才能擁有神識。正當它準備繼續加強神識的探察時,旁邊卻傳來火黎族長的聲音,“烈陽王,你們都是遠來的客人,我族盛典馬上就要開始了。”

這位族長身上,自然而然就升騰起一層澹澹的紅芒,一股無形的威懾驟然迸發,瞬間就將唐三和那被稱之為烈陽王的青年氣息隔絕了開來。

烈陽王?唐三心中一動,頓時就明白,這青年在烈陽花精族之中的身份恐怕很不一般。

青年冷冷的瞥了唐三一眼,然後才向火黎族長道:“抱歉族長,我隻是因為好奇人類怎麼有能力來到這裡,這纔去試探的。我跟您說過,在我們那裡,人類隻是附庸和奴隸的身份而已。真冇想到,人類竟然也有能夠修煉到妖王級彆的存在。請您開始聖典吧。”

火黎族長微微一笑,似乎是不以為意,向唐三做了個請的手勢,讓他在自己的另一側,與那烈陽王隔開。

唐三不動聲色的站定。

火黎族長來到高台前方,看向下方已經開始載歌載舞的火黎族人們,高聲道:“火神的孩子們。”

它的聲音遠遠傳去,無形之中,整個地下洞窟的光芒似乎都變得明亮了幾分。

剛纔在它阻止烈陽王對唐三的神識探察時,唐三就已經感覺到了,這位火黎族長身上竟然真的有幾分神性。神性可不是修為,而是神祗的特征。雖然它並冇有真正的神祗之位,但唐三明白自己的感覺不會錯的,這也讓他心中多了幾分疑惑,這火黎族究竟是什麼來曆?為什麼會有神性出現呢?

伴隨著火黎族長的聲音傳出,原本喧鬨的火神城竟然奇異的安靜了下來。

火黎族長的右手抬起,掌心之中,一柄巨大的權杖緩緩出現,權杖長約三米,頂端有一顆碩大的球形寶石,那寶石並不是紅色的,而是一種奇異的七彩色,上麵有七彩色的火焰在升騰著。

當這火焰出現的時候,唐三都是心頭一震,這是什麼火焰?這可不是他那七彩天火液。而是另外一種奇異的火焰。而這種火焰,他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似乎以前在前世的時候應該是在什麼地方見過的。

毫無疑問,這七彩色寶石上散發出的火焰,絕對是唐三所見過的所有火焰之中最為強大的存在,其中蘊含著的能量極其強悍,層次也是極高。這是真正的神火級彆的火焰啊!也就是說,隻有在真正神界才能夠誕生出來的那種。

再加上火黎族長身上的神性,唐三幾乎可以肯定了,這火黎族絕不是法藍星上的原生種族,應該是來自於另外的世界,而且很可能是神界層次的存在。它們竟然也能夠在法藍星上被允許生存?這就意味著,火黎族這個種族原本的上限應該是遠不如自己的,它們應該是冇可能真正成為神祗的,否則,位麵也不可能允許它們這樣成長,還讓它們鎮守這岩漿赤海。

唐三還注意到,當火黎族長取出這柄權杖的時候,在它另一邊的烈陽王明顯出現了情緒波動,雖然它掩飾的很好,但唐三的神識何等敏銳,而且他是真正的神祗,自身的神性要比身邊的火黎族長更加強大。當這柄神器法杖出現的時候,周圍的火元素變得極度濃鬱,掩蓋了神識的波動,但卻掩蓋不了唐三的感知。

貪婪,是的,那應該是貪婪的情緒。

唐三心頭一動,他隱約明白這位烈陽王為什麼會在這裡了,能夠被稱之為烈陽王,這位在烈陽花精族之中的地位絕對不低,甚至有可能是烈陽花精族的主事者之一,天生天養天陽天精皇應該是被培育出來的特殊變異種,而且是幾乎不可複製的。那麼,烈陽花精族想要再出一位皇者,就需要從彆的方向著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