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直到這個時候,姚安和還依舊以為自己是被宮元銘的人給帶回來的。

知道自己在鎏樽的時候確實是冇給他留什麼麵子,所以這個時候,他會想要來找自己報複也極有可能。

屋內很黑,自己又被綁在椅子上,周圍的情況都弄不清楚,這種劇烈的恥辱感讓姚安和很是痛恨,整個人不由得劇烈掙紮了起來。

但是粗麻繩綁的繩子,不管他怎麼掙紮都掙不開。

被繩子勒住的地方因為姚安和劇烈的掙紮都開始有點磨破了,痛意傳來逐漸傳來,姚安和知道自己是不可能掙開了,便索性放棄了,冇有再動了。

其實在一開始招惹上宮元銘的時候,姚安和就想到過這一天的。

隻是當時姚佳妍的情況實在是太危急了,他根本就考慮不了其他任何的事情,隻一心想把姚佳妍救回來。

那時候的他已經什麼都冇有了,隻有姚佳妍這麼一個親人了,所以那時候姚佳妍的安危對於他來說比什麼都要重要。

所以那個時候的他便也什麼都顧不上了,隻一心想著要把姚佳妍救出來。

說起來會走到這一步,其實也都在他的預想之中,他也不是很在意。

既然都已經被綁來了這裡了,剩餘的其他事情他已經無力左右了,便索性也就不再掙紮多想了。

不知道一個人在黑暗之中待了多久,姚安和就這麼低垂著頭,一個人回顧著自己這一輩子,暗暗覺得有些好笑。

明明一切都不是他的錯,可是就因為宮元銘做下的那些事情,他從小就要承受那些本不該他承受的恨意。

想到姚長卿從小給自己灌輸的那些思想,姚安和不由得冷笑出聲。

原本他一直以為姚長卿是愛自己的,隻是因為失去了女兒讓他整個人變得格外地偏執纔會對他那麼嚴苛而又不近人情。

現在想來,這一切大概就是姚長卿的報複吧。

因為以為秦雅蘭做了對不起他的事情,因為發現了自己不是他的親生兒子,所以故意報複他。

一場長達二十多年精心算計的報複。

姚安和越想,越覺得心口苦澀,可是卻冇有辦法去恨姚長卿。

隻要一想到自己這一輩子被宮元銘害得那麼淒慘,結果卻還要落到宮元銘的手中,姚安和心裡是真的挺難受的。

但是真的卻又無可奈何。

不知道一個人這麼想了多久,一直到外麵傳來了聲響,姚安和這才下意識地抬頭看向了門口。

結果房門打開,出現的卻是一個他不認識的人。

看著眼前的人,姚安和卻也冇有太大的反應,隻以為是宮元銘的手下。

看著那人一步步向著自己這邊走過來,姚安和表情依舊冷漠,緩緩出聲道,“你們又有什麼新花招要使出來?”

“你不如回去告訴你主子,我不吃他這一套,我這一輩子,都不會認他這種人的。”

“有本事的話就趁早弄死我。”

姚安和這麼梗著脖子看著麵前的人出聲道。

季鴻寧的眼中不由得閃過了一絲詫異。

一開始看著姚安和看著自己並冇有什麼太大反應的時候他還有些覺得眼前的人看著好像不簡單,見著他進來情緒竟然一點波動都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