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等姐姐成親,又考驗了自家姐夫一番,知道能把姐姐放心交給他之後,馮玉堂就提了自己的想法。

他想去遊學,拜個好先生。

馮玉嫻聽到他想讀書,自然是百分百讚成。

隻是,馮家畢竟是商戶,姐弟倆並不認識大儒名家,舅舅那也幫不了忙。

正好張婆子他們路過江南,馮玉嫻得了信,心中也靈光一現有了注意。

要說大燕才華橫溢者,定屬沈宴清。

她和薑妙有私交,就想著將弟弟送到沈宴清手下,不用費心教他,隻要點撥一下,馮玉堂就能受益匪淺。

她向張婆子說了來意,“伯母,玉堂能不能拜到沈大人名下,全靠他自己的能力,若大人不收,就讓玉堂留在瓊州,在大人的書院中讀書也好。”

馮玉嫻知道沈宴清和薑妙在瓊州開了書院,那兩人的才學她最是清楚,玉堂能跟在他們身邊學上一二,比他出去無目的的遊學要有用多了。

她這番話妥帖,並不讓人為難,張婆子對馮家姐弟倆印象很好,自然答應下來。

“好啊,我們過了年初五就走,到時候讓馮小郎君跟著。”

隊伍裡突然多了一個人,還是個年輕俊俏的小郎君,大丫和沈靈多少有些不習慣。

尤其是沈靈,因著周家的緣故,她最不喜和男子接近,這些天都躲在馬車裡不出來,要麼就是跟著沈映雪做繡活。

馮玉堂是馮玉嫻唯一的弟弟,他這是頭一次出遠門,時間匆忙,馮玉嫻親自幫他準備行李,裝了好幾輛馬車。

馮玉堂心中無奈又熨帖,胸口熱熱的。

他出門時,拉著姐姐的手,對身邊高大威猛的男人說道。

“我把姐姐交給你,若你敢負了她,我就算拚了這條命也要讓你償還!”

齊恒冷寒的臉帶了鄭重,“你放心,我永遠不會辜負嫻兒。”

這個女人是他心之所求,他默默守在她身邊多年,才守得雲開見月明,哪裡會忍心欺負她。

馮玉嫻見自己最愛的兩個男人對她承諾,眼圈都有些泛紅。

她一手拉住一個,又拍了拍馮玉堂的肩膀。

弟弟已經比她高一個頭,再也不是需要她抱在懷裡哄的小孩子了。

“你到了瓊州聽郡主的話,好好讀書,姐姐若是有機會,會去瓊州看你的。”

“好。”

姐弟倆又說了一會兒話,馮玉堂才上了馬車離開。

看著馬車漸行漸遠,馮玉嫻紅著眼依偎在齊恒懷中。

“玉堂第一次離家,也不知道能不能照顧好自己……”

這個弟弟是她親手帶大的,感情自然不用說。

齊恒將妻子抱在懷中,淩厲的眼中滿是柔情。

“嫻兒,我們要相信玉堂。”

那個像狼崽子一般威脅他的小郎君,定不會是個簡單人。

“嗯。”

馮玉嫻被齊恒哄了一會兒,心中雖然還有失落,但已經慢慢想通。

而沈家這邊,大丫看著走過來的馮玉堂,眼中帶了抹驚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