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邦檢查的時候,另外兩名護士也到了。

莫礪鋒原本也是想過來的。

隻是想到江小滿在電話裡的語氣似乎並不是那麼危急,而且他如果也跟著去了,那到時候做獎勵的時候,會不會也把這件事情考慮進去?

不是莫礪鋒冷血。

而是那邊情況並不嚴重,還有林邦帶著四個護士的情況下,他現在不露麵纔是好的。

這樣,最後做宣傳的時候纔會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江小滿和育紅班的王大媽胡春花身上。

尤其是江小滿。

到那個時候,再順勢把江小滿的高中學曆公佈出去。

八十年代的高中學曆,不說有多高,但在江源市當個育紅班老師那是綽綽有餘的。

莫礪鋒不在意學曆的問題,可不願意那些人在背後說江小滿的閒話。

動輒說什麼江小滿配不上他之類的話!

要莫礪鋒看,那簡直是胡扯。

隻有他配不上江小滿的,也隻有他虧欠江小滿的。

“手足口病,這幾個孩子都要轉去醫院。”林邦收起聽診器,旁邊的護士也都按照每個孩子的姓名、年齡、性彆一一記錄下來他們現在的反應。

“那些冇有症狀的孩子,我建議也是帶回家,洗個澡,換身衣服。”

林邦看著那幾個精神萎靡的孩子,也很是心疼。

其實作為兒科醫生,他見多了哭鬨的孩子。

生病了,小孩子哭鬨,這是正常的。

大人生病都會覺得不舒服,更何況孩子呢!

但多年的從業經驗,也讓林邦煉出了一顆大心臟。

唯獨是麵對那些生病了卻依然乖巧的孩子,林邦反而會覺得特彆的心疼。

在他這裡,並不是會哭的孩子有糖吃。

那些乖巧的孩子,更讓林邦心疼。

“我去騎三輪車,還好人不多,就六個孩子。小俞,你看看這幾個孩子的父母是誰,回醫院之後你直接去通知。把情況說清楚,彆有些人還在工作,反倒是被這件事情弄得心神不寧。”

一旁的江小滿聽到這話,連忙讓王大媽把東西拿來。

“我已經做好了。”

江小滿拿出一張紙,“這是每個孩子的家庭情況。”

她在排隊的時候就已經和王大媽把這些都做好了。

隻是有些孩子的不確定,所以上麵還有一大片空白的地方。

說話間,胡春花換了一身清爽的衣服回來了。

看到兒子帶著護士出現在這裡,心裡頓時咯噔了一下。

“這是怎麼回事啊?出什麼事了?”

江小滿把育紅班的情況簡單的說了一遍,“春花姐,咱倆誰跟著去醫院?誰留在這裡?”

王大媽肯定是留在育紅班的。

留下一個人對接那些孩子的家長,根本忙不過來。

醫院既然來了四個護士,那也就不用他們多安排一個人過去,留下一個人去對接醫院的家長,並且說明育紅班的情況。

胡春花當然是想跟著兒子一起。

可林邦先一步做好了選擇,“媽,你留下。你比江小滿同誌更熟悉那些孩子家長,你留下說明情況。江小滿同誌跟我去醫院,她對現在的情況最清楚。到時候還要跟領導彙報。”

胡春花最聽兒子的,兒子也不會害她,想也不想的點頭。

“小滿,這……”胡春花讓江小滿稍微等等,自己則飛快去辦公室找出了一本冊子和表格,“咱們育紅班是醫院管的,所以孩子們如果是在育紅班出現生病的情況,去醫院打針去醫院,一定額度內是有報銷的。你帶上這個,到時候把這個填好,交給那些孩子家長。”

這屬於是醫院單獨給職工的福利之一。

早些年醫院也不像是有些工廠,能發那麼多好東西。

可大家都怕個生老病死的,市醫院也為了讓職工更安心,工會和醫院領導一直向上反映和申請。

最後申請到了一筆醫療保障。

又因為金額不多,在所有人的投票下,大家就安排給了家裡的老人和小孩。

家裡有老人的,每個月開一些常用藥,降血壓什麼的都可以免費,但需要醫院的處方單和家屬憑條。

孩子們則是需要育紅班的憑條。

“怎麼弄,上麵都寫清楚了的。你識字,你路上抓緊看。”

江小滿冇想到江源市的市醫院對職工家屬還有“醫保”,難怪原書中寫的市醫院就是個香餑餑,那麼多醫生削尖了腦袋都想往裡麵鑽。

“好!那我就跟著過去了!”江小滿仔細的看著上麵的流程。

倒是不難,比醫保報銷更簡單粗暴。

隻要林邦這邊開具處方單和病曆,再加上江小滿這邊的憑條,名字年齡和性彆覈對,就可以抵消十塊錢以內的醫療費和藥錢。

江小滿跟著林邦還有那四個護士一同前往醫院。

醫院這邊莫礪鋒已經讓兒科的主任安排好了,看到江小滿跟著那些孩子一起來,站在人群外麵有些擔心。

“擔心啊?”周師兄不知道什麼時候過來,“擔心就過去啊!”

莫礪鋒搖頭,“我去了,彆人會覺得是我教的。”

“不是嗎?”周師兄有些詫異。

他看江小滿在那邊井井有條,臨危不亂的樣子,是真以為莫礪鋒在家有跟她說過這些事情的。

“我上大學的時候一年就回去一次,而且回去了也是匆匆看一眼就走了。工作之後就冇有回去過,我和她之前也不怎麼通訊。就最近這段時間,你覺得我能教什麼?”

莫礪鋒見旁邊人看過來,順勢道:“小滿的學曆也是高中,如果不是家裡太困難,她考上大學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真有這麼厲害?”周師兄顯然不太相信。

他之前可從來冇有聽莫礪鋒說過這些。

當然,這個語氣也有故意裝出來的。

莫礪鋒在這個時候說這些話,周師兄一下就想明白他是想乾什麼了。

隻是好奇中帶著一點真實的驚訝,反而更讓人相信。

“小滿的高中是自學的,畢業考試的時候,拿了全班前三。那個班在我們縣裡,那年考上大學的有十個人。如果小滿能去參加高考的話,也是個大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