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小滿也不可能對小朋友們說這些,對著王大媽點點頭。

那邊的莫礪鋒掛了電話也冇拖延。

回辦公室先和周師兄打了聲招呼,就直奔兒科診室。

兒科和神經科之間的距離有點遠,莫礪鋒路上還遇到了一些同事。

等他到的時候,又正好遇見林邦在對病人會診。

焦急如焚的等著的時候,林邦也注意到了門外的莫礪鋒。

他現在可能比莫礪鋒自己對自己的臉都要熟悉。

且不說在醫院,莫礪鋒是幾次開大會都被單獨提出來點名誇獎的對象。

在家裡,胡春花十句話裡八句都是江小滿,另外兩句很有可能就是莫礪鋒。

現在看到莫礪鋒站在兒科外麵,林邦好奇,但冇有著急,仔細給這個男孩子檢查之後,又開了藥,讓家長帶著小朋友去視窗繳費等著打針。

“莫醫生?”林邦洗了手,走上前。

“你好了?”莫礪鋒見他辦公室冇什麼人,低聲迅速把育紅班的事情說了,“你現在叫上兩個護士過去,不要聲張。你先過去,我現在也去找院長,把育紅班的事情說了。”

林邦一聽,表情頓時凜然。

他是兒科醫生,對於這種兒童容易患上的疾病十分瞭解。

更何況,他最近也接到了不少病人,也都是患有手足口病的。

雖然清楚這不是什麼大病,但林邦的速度也不慢。

叫上了兩個護士,帶著人就往育紅班跑。

莫礪鋒也冇耽擱,徑直朝著院長辦公室走去。

院長可以說是莫礪鋒的伯樂。

莫礪鋒上次受到表彰的事情,就是有院長幫忙推薦,才進行得那麼順利。

李院長年紀很大,頭髮花白,鼻梁上還架著一副老花鏡。

鏡腿都是用白膠帶粘住的。

“小莫?”李院長說了請進後,抬頭看進來的人是莫礪鋒,還有些意外,“你怎麼來了?我記得你最近挺忙的吧?你老師不是給你佈置了不少作業?”

莫礪鋒點頭,也冇有和李院長寒暄什麼,直接說:“我剛剛接到我愛人的電話,她現在是在育紅班工作。今天是她幫忙做那些孩子的上學簽到事宜,然後她發現,有不少孩子都有低燒的情況。不僅如此,有幾個孩子的口部和手部都出現了皰疹狀的小包。給我打電話之後,讓我不要聲張,先想辦法讓兒科的林醫生去一趟育紅班,先給那些孩子做初步的診斷再說。”

一聽是育紅班的孩子們出事,李院長麵色一肅。

“你愛人是懷疑有手足口病?”

莫礪鋒點頭。

“做的不錯!確實不能聲張!”李院長十分讚同江小滿的提醒。

那些孩子都是醫院職工的孩子。

如果慌慌張張的來說,反倒是會引起孩子家長的情緒大波動。

現在又是上班的時間,都在做事。

要是因為這樣的訊息出了錯,那會出大問題的。

他們這裡是醫院,是容不下錯誤的地方!

“你和林醫生做的也不錯。先檢查,人手不夠的話,我再安排幾個人去。務必要在中午之前弄清楚,育紅班到底是什麼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