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大媽這些天也算是瞭解一點江小滿的性格了。

知道她如果不是事出有因,絕對不會說一些似是而非的話。

當下也顧不上吃黃瓜了,拉著江小滿慌裡慌張的進了廚房,“咋?你看出什麼了?”

現在江小滿就是育紅班裡學曆最高的,男人還是醫院如今前途最好的莫醫生。

王大媽在這方麵還是非常相信文化人的。

“有點猜測,但我不是那麼確定。”江小滿不敢把話說太滿,這隻是她的一個猜測,要是隨便說出來,到時候反倒是讓那些人害怕了怎麼辦?

“這樣!”王大媽想了想,在人情世故上還是比江小滿更有經驗。

“你去隔壁供銷社那邊打電話,把這裡的情況跟你家莫醫生說說,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如果他也覺得是的話,先彆驚動太多人,叫上春花家的邦邦和幾個護士過來檢查。”

不管怎麼樣,先確定了到底是不是傳染病再說。

王大媽雖然不知道具體是什麼傳染病,可她也聽兒子說過一些細菌傳染之類的事情。

上次江小滿又對胡春花說過一次。

在她看來,這可能比不上瘟疫,但是這些孩子還小啊!

孩子生病,那可就太遭罪了!

江小滿點頭,也非常讚同王大媽的做法,說:“好,我現在就去打電話。王大媽,你幫我看著那些孩子,讓他們彆紮堆在一起。”

王大媽看了眼手上的黃瓜,點點頭。

她是不會做遊戲,可她會做飯啊!

正好今天黃瓜買得多,一人分點,再端著糖碗轉幾圈,勾著那群小崽子四處轉就好了。

這麼想著,王大媽肉疼的從廚房的糖罐子裡裝了小半碗的白砂糖。

江小滿小跑著去了隔壁的供銷社,撥通了莫礪鋒科室的電話。

接電話的是個小護士,知道是找莫礪鋒的之後,趕忙讓人去通知一聲。

“喂,小滿?出什麼事了嗎?”莫礪鋒接到江小滿的電話也很疑惑。

他和江小滿一般都是有什麼直接在家說了,鮮少會有這樣在外麵打電話的時候。

而且,以江小滿的性格。

如果冇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她是絕對不會打電話的。

“今天育紅班上課,有幾個孩子都有低燒的症狀。我剛纔看了下他們的手和嘴,都有類似皰疹的小包。其中還有一個孩子一直腹瀉。我懷疑這可能是傳染病,你如果確定不了,就現在去兒科找林邦。讓林邦帶著人過來看看,一定要低調!”

如果不是在育紅班,江小滿肯定不會補充這麼一句。

莫礪鋒在電話那頭仔細聽著,也冇有隨便下決定,說:“聽你這麼說,確實很像手足口病。臨床上也有腹瀉的症狀,隻是比較少。我現在去找林邦,你帶著那些孩子多吸收,低燒的多喝水,我們馬上帶人過去。”

“好。我在育紅班等你。”

掛了電話,江小滿就回了育紅班。

手足口病其實問題不算太大,這個本身在夏季也是多發的。

治療起來也不難,隻是對小朋友來說,手足口病引發的皰疹會很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