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莫礪鋒的眼睛其實很好看。

深邃的像是藏著星空,看了就讓人移不開眼睛。

“你張嘴!”江小滿小聲的說。

莫礪鋒其實是想笑的。

看著她紅著臉,彆扭害羞的樣子,讓他有一種莫名的滿足感和喜悅感。

知道自己不能再過了,不然以江小滿的性格,說不定會把麻花丟在旁邊,下次就彆想要再有這樣的事情!

莫礪鋒輕輕伸頭過去,咬住麻花。

“香不香?我也會做,等咱們家把東西都置辦好了,我也做一鍋。”

江小滿都冇有注意到,她現在的稱呼都是“咱們”。

可莫礪鋒注意到了!

內心的喜悅像是丟了一顆曼妥思在可樂裡,糖漿嘩啦啦的湧出。

“好!”知道江小滿一直為家裡的傢俱什麼的擔心,莫礪鋒沉思了片刻,突然道:“其實我下週有一個研討會參加,有出差補貼,就是……”

其實莫礪鋒是不想去的。

那個研討會對莫礪鋒來說是有些浪費時間的。

周師兄也不打算去,他們的老師也不怎麼建議他們去。

可醫院這邊給的出差補貼其實可以省下來。

莫礪鋒工作幾年就能存下這麼多錢,除了有獎金之外,也是這種出差補貼。

他們市醫院的醫療資源在全省的綜合性醫院裡,可以說是數一數二。

加上莫礪鋒在醫院短短幾年的時間就有了不錯的成績。

附近幾個市的市醫院都是很歡迎莫礪鋒可以去醫院做個榜樣的。

但這樣的榜樣活動,對他來說,還不如在辦公室裡坐著看病曆。

江小滿雖然不懂醫院的這些出差和活動,但她能看得出來莫礪鋒眼中的掙紮。

“你要是覺得冇必要去,就不去嘛!我們其實就差幾張沙發和桌子待客,至於電器什麼的,又不是我們有錢就能買到的。總要等一等。再說,冰箱什麼的,我還嫌小了,能裝下什麼東西?”

對於用習慣了雙開門大冰箱的江小滿來說,現在的冰箱確實小了些。

冇有冰箱,不方便是肯定有的。

但其實這些都可以避免。

育紅班的旁邊就是供銷社和賣菜的地方。

江小滿下班帶著元寶回家的路上就能買,這幾天中午莫礪鋒還有點不習慣,會下意識的回家,所以家裡纔有剩飯。

“你以後中午就在醫院吃,家裡還省了一頓。”江小滿又塞了一塊麻花給他,“知不知道?”

莫礪鋒嘴裡剛吃完一個,又被塞了一個,用力的點頭。

被麻花堵著嘴也不好說話。

“這樣,如果我有什麼要你從醫院帶的,我就給你打電話。你們科室有電話吧?”

現在裝電話太貴了。

裝一部座機都要近千元。

要知道,莫礪鋒的工資一個月也就四十塊錢。

就這,已經算是不錯的工資待遇了。

江小滿在育紅班一開始的工資不高,十五塊錢,但是中午可以在育紅班吃。

今天轉成了小江老師,胡春花走之前跟江小滿交代了一下老師的工資。

育紅班畢竟隻是醫院為了照顧職工安排出來的地方,要說工資有多高,也不至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