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天很難存住菜,有些菜放了一晚上就有味道了。

尤其是像魚這類的葷菜。

莫礪鋒看著她為難的樣子,說:“要不我們先不買沙發,換成冰箱?”

江源市臨海,加上現在也不比幾年前,家電的種類還是很齊全的。

唯一的困難就是,得等。

有的時候還不一定等到了就一定能買到。

江小滿顯然也是瞭解過這一點的。

搖頭道:“我用蓋子蓋著,送去樓下喬大媽家放。他家有冰箱,明天給她家送一盆薄荷涼粉就行了。”

莫礪鋒顯然還愣了一下纔想起樓下的喬大媽是誰。

醫院有個喬醫生,是婦產科的老人了。

不誇張的說,走在路上,隻要你是在市醫院出生的孩子,十個裡麵有七個是這位喬醫生接生的。

喬醫生的丈夫早些年和她劃清界限,後來知道他以為的汙點對喬醫生來說根本不算汙點,又恬不知恥的想要挽回喬醫生。

被喬大媽一擀麪杖直接打破了腦袋,然後一腳踹翻在地上。

聽說是踹斷了肋骨。

但具體是一根、兩根、還是三根,每個人說法都不一樣。

總之,是個猛人!

江小滿雖然做事小心,但骨子裡還是個爽朗灑脫的人。

搬進來之後,除了同一層的關係不錯之外,就是和樓下的喬大媽最能說到一起去了。

“放心吧。喬大媽不會拒絕的!”江小滿端著鯰魚燉豆腐下樓,再上來的時候,不僅鯰魚豆腐放好了,手裡還被塞了一把麻花。

進來的時候,先塞了一個給元寶。

臨睡前的最後一點點心。

元寶兩隻手捧著,彷彿在吃什麼美味珍饈一般。

見莫礪鋒在房間裡,好像是在看什麼,笑著走了過去。

莫礪鋒考慮到工作的關係,把原本放在客廳的書桌,拉到了房間裡。

這樣,他晚上忙得再晚,也不用擔心會打擾到江小滿母子倆休息。

桌上是老師交代他看的病曆。

看完之後需要寫一份心得交給老師。

正看著,麵前突然伸過來一個麻花。

麻花被炸成了焦褐色,上麵裹著一層薄薄的麥芽糖,還有一些白芝麻。

大小也就是元寶的巴掌那麼大。

散發著麵香和油香。

但,更吸引莫礪鋒注意的,是那隻捏著麻花的手。

手指甲打理得很整齊,指甲粉嫩嫩的,手指白嫩修長。

那捏的彷彿不是麻花,而是他的心臟。

“吃呀!”

江小滿往他嘴邊伸了伸,笑道:“你不會還要我餵你吧?”

原本隻是打趣他。

卻不想,莫礪鋒竟然真的點頭。

“真要我喂?”江小滿瞪圓了眼睛,這是小說裡那個不苟言笑,冇有一點風情的男主?

原女主可是穿著吊帶睡衣,這人都能麵不改色的。

現在居然要她喂……

江小滿臉頰紅了紅。

雖說上輩子也算是“見多識廣”了。

但,一個冷麪冰山突然在你麵前撒嬌的感覺,實在是太犯規了!

莫礪鋒這一下子,就撞在了她的心巴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