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世上也不是隻有柳美霞一個聰明人。

她的那些事情大家都看在眼裡。

隻要有腦子都能看出來柳美霞是什麼人。

大家也不願意成為她手裡的工具。

“行了,你去休息吧。這裡交給我就好了。”莫礪鋒最近事情不多,下班時間也早。

如果是從前,他可能還會留在醫院裡多看看病例什麼的。

但是現在,下班之後他就想要回家。

周師兄在辦公室還打趣他現在的樣子看起來和從前像是換了一個人。

賢良淑德的令人膽顫心驚!

要是學校裡的那些人知道赫赫有名的莫礪鋒成了現在這樣,估計下巴都要落一地。

莫礪鋒隻淡淡的回了一句,“周師兄要是結了婚,就知道我現在什麼心情了。”

把周師兄氣得差點一頭栽過去!

好傢夥,平時暗戳戳的撒狗糧就算了。

現在是明目張膽的塞進他的嘴裡!

莫礪鋒原本是想做紅燒,剛好看到江小滿路上買的豆腐,從袋子裡穩穩噹噹的拿出來。

放在手心,輕鬆的劃了幾刀,然後手一側,豆腐分成八小塊,落在一旁的藍邊碗裡。

鯰魚清理了一下,莫礪鋒又利落的拍了生薑和大蒜,洗了一把蔥切成蔥段備用。

江小滿收拾好之後,路過廚房看了一眼。

不得不說,眼前這個男人又多了一個讓她有點著迷的閃光點。

做飯的男人,尤其是做飯特彆利落的男人,看起來確實很迷人!

江小滿忍不住勾起唇角,在衛生間洗手的時候對著掛在牆上的那麵小鏡子還笑了幾下。

都說工作的男人最迷人。

她有機會也要去醫院看看莫礪鋒工作時候是什麼樣子的。

不多時,廚房裡就飄出了燉魚的香氣。

莫礪鋒知道天氣熱,拍了兩根黃瓜,又單獨給元寶蒸了一個小碗水蒸蛋。

主食是榨菜泡飯。

用的米飯是中午特地多煮出來的剩飯。

夏天一碗泡飯,一個刀拍黃瓜,再來一碗鯰魚燉豆腐。

要是飯後再來一碗黑涼粉,那真是太舒服了!

黑涼粉也是江小滿買的。

她上輩子也是南方人。

這種涼粉和川蜀地帶那邊的還有些不同。

這種黑涼粉是用涼粉草和大米做的。

後世奶茶店裡那些燒仙草奶茶裡的“仙草”,就是黑涼粉。

和龜苓膏的外形十分相似,但材料是完全不同的。

江小滿大學的時候寢室裡有一個西北那邊的室友,她家的黑涼粉則是用黑米、黑豆磨成漿,再新增澱粉調製成的糊糊,也叫黑涼粉。

江小滿買的黑涼粉是在攤子上直接買的成塊黑涼粉。

又去醫院的藥房買了一點薄荷。

也是耽誤了這些時間,才和莫礪鋒在家屬區大門口遇見了。

“哇!”元寶冇想到今天晚上的晚餐這麼豐盛。

有魚、有水蒸蛋,現在還有涼豆腐可以吃!

“我在裡麵加了薄荷水,你吃一小碗就不能再吃了。”江小滿隻給元寶盛了小半碗,又把剩下的大部分都給了莫礪鋒。

除了鯰魚燉豆腐冇有吃完,其他的菜和黑涼粉都一掃而光!

莫礪鋒看著江小滿收拾桌子,一大盆鯰魚燉豆腐左看右看不知道怎麼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