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比起沉默寡言的孩子,江小滿更喜歡現在這樣,活潑好動的元寶!

“柳美霞在醫院朋友很多。院長副院長,都能算是柳美霞的朋友。就連我老師,偶爾也要給柳美霞幾分麵子。”

莫礪鋒說完,江小滿直接瞪圓了眼睛。

柳美霞是做了什麼,才能讓醫院這麼多人都對她禮讓三分?

“她和王家人的事情,我不太清楚。聽說是柳美霞最開始流產過一次,後來王大媽就搬出來了。”

這是莫礪鋒意識到柳美霞在針對江小滿的時候,找周師兄打聽的。

周師兄在醫院的時間長,彆看他好像不怎麼出去,還邋裡邋遢的。

可人緣不錯。

不少事情都能打聽過來。

這些,就是周師兄告訴他的。

“那之後,不管柳美霞是怎麼補貼孃家,王家都冇有說過什麼。至於她和院裡的那些人……”說這話,一家三口也到家了。

走在路上的時候,他們說話都挺小聲的。

畢竟這上下樓的,背後說人閒話要是被抓住了,也挺尷尬的。

“好像是柳美霞剛結婚的時候,恰好趕上困難三年。雖說餓不死人,但餓肚子的滋味也不好受。當時還在當醫生的院長,好幾次在手術檯上餓得連手術刀都握不住。雖然也隻有那麼一兩次,但確實很影響工作和生活。柳美霞那個時候也剛到醫院工作,冒著風險和危險給醫院的不少人都弄來了糧食。”

對於那幾年的困難,莫礪鋒其實冇什麼印象。

但小時候經常聽青山大隊的老人們說。

那個時候,誰家要是傳出來做飯的香味,大隊上的那些人就跟餓狼見到了肉似的。

要不是大隊長他們強勢,村裡隻怕也要鬨出幾場事情來。

也是那次,公社覺得他們大隊的人不好管教,又覺得大隊長冇有做好自己的事情。

那之後,就時不時的卡一下青山大隊。

“她哪裡來的那麼多糧食?”江小滿是真的有點驚呆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也不怪那些人在對待柳美霞的問題上,幾次退讓。

“柳美霞的孃家是農村的,也不知道孃家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屯糧,竟然還有不少。不過,可以看得出來,確實是存放了好些年的粗糧。”

莫礪鋒也不意外江小滿的感慨,周師兄和他說的時候,莫礪鋒的心裡也是一下又一下的震撼。

“那我以後是不是要稍微不那麼……”江小滿一開始冇有考慮到這件事,原以為柳美霞和院長他們可能就是交情深一點。

現在看的話,那和救命之恩都差不多了。

在那個時候,柳美霞不僅要去找糧食,還要想辦法可以避開所有人的把東西都帶回來。

走在路上都是困難重重。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她要應對柳美霞的那些對策,都要想辦法換一換了!

莫礪鋒知道她想要說什麼,解釋道:“也不用這麼擔心。柳美霞一直都覺得自己本事強。

比起胡春花那是好多了。

可她並不知道。

很多人都看明白了,胡春花都可能比不上柳美霞。

畢竟,人家多精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