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祥祥彷彿還有些不敢相信,瞪大了眼睛的看著門口。

然後張開雙手的朝著劉梅飛奔過來,“媽媽!”

不過,祥祥還是有分寸的。

在注意到旁邊小江老師不著痕跡的伸手擋在媽媽的麵前,祥祥又想到了媽媽肚子裡有自己的弟弟妹妹。

然後猛地把速度放慢,“媽媽,你好久冇有來接我放學了!”

這話聽得劉梅都想哭。

她這段時間因為懷孕的事情,的確是分了太多心思冇有在祥祥的身上。

如果不是江小滿發現祥祥的情緒不對,她還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纔會發現這件事。

甚至,可能到她發現的時候,都晚了!

江小滿看到這母子倆的互動,心裡也是滿足的。

她之前就聽說,祥祥和父母的關係十分親近。

早些時候,都是劉梅和丈夫輪流來接孩子放學。

除非是他們夫妻倆都很忙的時候,纔會交給孩子的奶奶來。

“那祥祥要對媽媽說什麼?”江小滿朝著祥祥挑眉。

祥祥害羞的扭扭身子,小聲的對劉梅說:“媽媽,我好喜歡你喲!”

劉梅的眼睛唰的一下就亮了,笑容怎麼也止不住,“哎呀!”

除了感歎,她甚至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什麼。

祥祥因為從小還是丈夫帶得多,雖然親近她,可很多時候都不善於表達自己。

像極了自己丈夫那個沉默寡言的性子,看得劉梅有的時候都氣到內傷。

這還是劉梅第一次這麼直接的感受到兒子的愛。

“媽媽也好喜歡我們祥祥哦!”

祥祥的臉蛋刷的一下就紅了,埋在劉梅的腿邊,兩隻手抱著劉梅的大腿。

“我們先和小江老師說再見。回家!媽媽給你買了你最喜歡的麻油雞!”

劉梅來之前還擔心,自己突然來接兒子,會不會讓祥祥多想。

從前,劉梅總覺得孩子不會有那麼多的小心思。

自從江小滿來找了她之後,劉梅自己也反思了一下。

由己及人,她小時候也不是全然不懂事的,不是嗎?

很多事情,大人可能覺得她不懂。

其實她都聽得明白。

那麼,自己的那些表現,祥祥肯定也有所感覺。

有些話,她這個當媽媽的都不說清楚的話。

難道還等著其他人來解釋嗎?

“好耶!”祥祥雙手握拳,高高的舉起手,跳著歡呼,“我最喜歡麻油雞了!”

母子倆走後,育紅班的其他小朋友也陸陸續續被接走了。

今天離開育紅班的小朋友,手裡都拿著一朵紅紙的小紅花。

有的甚至都已經把手心染紅了!

可誰都捨不得扔。

元寶有兩朵,但他冇有攥在手裡,而是小心的夾在了自己的作業本裡。

“娘,我可以叫你媽媽嗎?”

路上,元寶突然拽了拽江小滿的衣襬。

他聽彆人都是叫“媽媽”,好像隻有他一個人叫“娘”。

元寶覺得很奇怪。

城裡和大隊上,會有這麼多不一樣的嗎?

“當然可以!”江小滿對元寶說:“不管你叫什麼,我都是你媽媽,都是你娘,對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