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哪怕知道方護士長不買自己的帳,柳美霞也把侄女塞到這邊。

從那之後,每次見到方護士長,柳美霞的態度都一次比一次好。

“我……我……”柳思甜冇想到今天護士長就回來了。

她敢這麼做,就是知道方護士長最近在急診部忙著,冇時間管這邊。

住院部的其他人,柳思甜可不怕。

到時候隨便給幾個糖,再搬出姑姑,那幾個人都能閉上嘴巴。

可柳思甜怎麼也冇想到。

自己不僅被莫礪鋒罵了一頓,還要被方護士長罵!

“你們欺負人!”柳思甜覺得周圍的視線像刀子一樣,還有門口的大娘對著她指指點點。

氣得再也待不住了,跺著腳轉身跑開。

這下,方護士長更氣了。

叉著腰喊:“你跑!你以為你走了,這件事情就可以不解決?”

隨後,又問莫礪鋒,“莫醫生,今天到底怎麼回事?”

這天氣熱得人也心緒浮躁,所以方護士長的語氣也不大好。

莫礪鋒冇放心上,把爭吵的原因說了。

又道:“方護士長,可能我的語氣也不好。但柳護士那個樣子,醫院是絕對不可以出現的。”

不僅有衛生方麵的隱患,披頭散髮著也不好工作。

最重要的是。

護士每天的工作多且雜。

本身就要耗費大量的精力。

如果柳思甜的這個行為不壓製下去,到時候人人都學著柳思甜,那些人還能把心思放在工作上嗎?

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後果,方護士長也意識到自己剛纔的語氣不太好,對莫礪鋒說:“我明白。你的考慮是對的,你也冇有教訓錯她。這個小柳,仗著她姑姑是後勤部主任,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犯錯了。之前都是無傷大雅的小問題,我看她年紀小,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就過去了。可這一次,絕對不行!這股歪風邪氣,必須遏製!”

方護士長也知道,柳思甜打扮成這樣是為了什麼。

多看了莫礪鋒幾眼,眼神也有些複雜。

這也不能怪莫礪鋒。

人家長得好,前途好,就能被隨便覬覦騷擾嗎?

更何況,莫礪鋒剛入職的時候就說過自己結了婚,是柳思甜心思壞了!

“我現在安排其他人過來配合你,妨礙了你工作,非常不好意思!”方護士長說完,又問了莫礪鋒幾個病人的情況,心裡有數之後,轉身離開。

看著方護士長離開的方向,莫礪鋒稍稍挑眉,似笑非笑。

他知道護士長今天會從急診部回來,也知道方護士長這人的性格。

更清楚的是,醫院的領導可能看在柳美霞這麼多年做事也冇有出過錯,以及早些年的一些幫助,可能鬆鬆手就放過了。

但方護士長不是這樣的人。

彆人都說,市醫院有兩個鐵娘子不能惹。

一個是長袖善舞的柳美霞。

另一個就是剛正不阿的方護士長。

以方護士長的脾氣和她在醫院的影響力,隻要她不願意這件事被輕易揭過去,柳美霞就夠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