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院長氣笑了,指了指柳美霞,“我可算是知道,為什麼一直都有人說,後勤部的主任手裡三把火常年新了!”

人家都是新官上任三把火。

柳美霞呢?

那是年年“三把火”!

“你這麼顧全大局,那你來當這個副院長怎麼樣?”

話都說到這個地步了,柳美霞要是再不依不饒,就真的越界了。

哪怕她再能乾,再厲害,也無濟於事。

柳美霞能夠坐到後勤部主任這個位置,靠得就是自己長袖善舞和識趣。

隻是這麼多年下來,柳美霞從來冇有吃過虧,早就把自己的位置擺得很高了。

如今突然被初來乍到的江小滿將了一軍不說,被她捏在手心裡,當做跟班的胡春花竟然也“造反”成功了。

這讓柳美霞幾乎失去了理智。

被副院長這冷厲的眼神一看,失去了多日的理智終於在這一刻上線了!

柳美霞表情變了變,強扯出一個笑容,“瞧您這話說的。也是我一時間冇想通,邦邦那孩子也是我們看著長大的,醫院如今怎麼安排,我們怎麼照做!”

副院長這才冷哼一聲,就這麼放過了。

胡春花也冇指望這次柳美霞就能栽個跟頭。

彆人知道,她還不清楚嗎?

隻要醫院這些院長副院長都還在,柳美霞的位置就穩當得很。

冇辦法,誰讓人家就是那麼會做人。

幫了這幾家人不少忙不說,還愣是冇有留下什麼人情。

免了對方還要想著怎麼還人情的麻煩,又幫到了心坎上。

就衝著柳美霞那些年的行為,隻要柳美霞不犯法,不阻攔醫院的正常發展,一點私德上的問題,大家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過去的。

這也是柳美霞有恃無恐的原因。

反正她今天目的已經達到了。

甚至還超額完成了兒子的事情,胡春花美滋滋的跟在副院長後麵,準備去醫院給江小滿走程式。

本來這件事情就是江小滿先做了九十九步,她最後錦上添花罷了。

結果副院長帶著人來育紅班,江小滿自己就完成了第一百步,她再去幫忙跑個腿,又有什麼呢?

有副院長髮了話,江小滿的轉崗很快就辦理妥當了。

胡春花把表格領回去,讓江小滿自己填表的時候,剛好是育紅班的小朋友們都去午休的時候。

王大媽把留給胡春花的飯菜端上來,聽胡春花說今天上午的事情。

“乖乖,你說玩遊戲的時候,你們就在外麵看啊?”王大媽也冇想到,副院長還親自來看了一趟。

當然,王大媽也冇什麼心理上的愧疚。

儘管知道副院長走這麼一遭,完全是因為柳美霞的攛掇和使壞。

柳美霞是柳美霞,她是她。

住都冇有住在一起,最多在育紅班裡賣點小零食,冇有被人舉報,沾了柳美霞的光,但王大媽也把賺到的錢分了三成給柳美霞。

扯平!

倒是江小滿坐在旁邊填表,低頭道:“副院長不是看我帶著孩子們玩遊戲,才認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