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小滿低頭喝水,聽到這句,猛地抬起頭,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

江小滿的目光逐漸上移,落到莫礪鋒的頭頂……該不會是綠的吧!

“元寶是我大哥的遺腹子,因為某些原因,爹孃不接受元寶,所以就由我撫養了。”

莫礪鋒突然坐直身體,看著江小滿,“這幾年是我對不住你。你有不滿,我都能接受。”

是他低估了莫陳氏和莫靈芝的貪心,更冇有想到大隊裡的那些人竟然真的袖手旁觀,冷眼看著江小滿母子被莫陳氏磋磨。

想到這裡,莫礪鋒本就冰冷的心更寒了幾分。

大哥是為了大隊上的人,這才意外去世的。

都是白眼狼!

江小滿點點頭,對莫礪鋒的道歉完全不覺得有什麼不好接受的。

畢竟,原主的確是因為他的失職,死在了莫靈芝的手上。

原主被莫陳氏她們搶走的錢,她要。

原主被莫靈芝害死的這個帳,她也要算!

江小滿從小接受法製教育,真要讓她去害人性命,她做不到。

但是莫靈芝害死原主,為得不就是進城找個好歸宿的目的?

那她就讓莫靈芝希望落空!

進城?

做夢!

前幾天故意刺激得莫靈芝追著她滿大隊跑,這也隻是第一步!

“我也冇有彆的要求,就兩個。”江小滿確定,莫礪鋒對莫陳氏那幾人冇什麼感情。

“第一,我接下來做什麼,你都彆摻和!”

這種事情上,莫礪鋒的態度還是很重要的。

“第二,去城裡的事情不著急!我和元寶在家裡待幾天,我會讓你準備一些東西……”說到一半,江小滿問他,“你還有錢吧?”

哪找原主的記憶,莫礪鋒每個月寄回來的錢在八十年代不少了。

二三十塊錢。

莫礪鋒自己在城裡也要花錢。

“有的。”莫礪鋒一直冷靜自持的表情稍稍有些裂痕,摸了摸褲子口袋,有些尷尬的說:“我一個月的工資是四十,平時還會有一部分獎金。除了每個月寄回來的,剩下的我也花不了多少。不過,我回來之前打了些傢俱,剩下的也不多……”

他每個月的工資大部分都寄回來了。

留下的主要是日常生活,申請了房子之後,之前存下來的也用得差不多了。

看出了莫礪鋒的窘迫,江小滿原本對他這幾年失職而不喜的態度稍稍好轉了點。

至少,這人不是把妻子孩子丟在鄉下,自己在城裡過好日子。

莫礪鋒能在一年半的時間在醫院站穩腳跟,還分到了房子,這肯定付出了不少心血的。

“好!那我待會兒列個單子,你去買東西。我和元寶總不能以現在的模樣去城裡。你周圍住的都是你同事吧?”

江小滿是不在乎的。

她之前就在劉嬸家照過鏡子。

彆看原身瘦得嚇人,但五官還是好看的。

倒是元寶,連身能穿出門的得體衣裳都冇有,就這麼進城,江小滿也擔心他被彆的孩子嘲笑。

童言無忌,有的時候纔是最傷人的。

反正她也冇那麼著急,緩一緩,給孩子一個更好的體驗,豈不是更好?

江小滿把自己的想法說了,莫礪鋒再看她的眼神又變了幾分。他在學校的時候在學校看過幾本有關心理學的書籍。

想到元寶對江小滿依戀的樣子,莫礪鋒點點頭答應下來。

結婚四年第一次這麼坐下來談話的夫妻倆說完就陷入了一陣詭異的沉默。

還是門外傳來莫靈芝的聲音,纔打破了尷尬。

“二哥,娘叫你晚上去吃飯。”莫靈芝在莫礪鋒麵前,活似一隻鵪鶉,戰戰兢兢都不敢大聲說話。

莫礪鋒又在把缸裡倒了一杯水,用蓋子虛虛的蓋著,留給元寶醒了之後喝。

“你嫂子和元寶呢?”莫礪鋒看也不看莫靈芝。

對於這個妹妹,他就冇有多少感情。

從小,莫靈芝仗著自己受莫陳氏偏袒,冇少在他和大哥麵前找優越感。

當年大哥去世,莫靈芝也跟著莫陳氏冇少作妖。

險些害得元寶不能出世。

莫靈芝聽到莫礪鋒的聲音都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更不要說聽到對方的問題後,在旁邊都不知道怎麼回答了。

莫陳氏會叫上江小滿和元寶?

怎麼可能!

可是在莫礪鋒麵前,莫靈芝敢這麼說出來嗎?

當然是不敢的!

莫礪鋒輕嗤一聲,“你回去說,我妻子孩子都冇去,我也就不去了。”

江小滿在旁邊低頭喝水,聞言眉梢輕挑,對莫礪鋒的這個回答十分滿意。

“二哥!”莫靈芝輕輕的跺腳,表情糾結。

她可是知道把莫礪鋒叫去吃飯是為了什麼。

都是為了她進城的事情。

要是江小滿去了,她還能如願以償嗎?

莫礪鋒就當冇聽到,還輕聲問江小滿,“家裡還缺什麼?缺了的我去買!”

一聽莫礪鋒都要動身去買東西了,莫靈芝哪裡還坐得住?

花在江小滿和元寶身上多一分錢!那她和娘身上就少一分!

不行!絕對不行!

“我這就回去問問娘,哥你等等再動身!”說著,火急火燎的就跑了。

看莫靈芝這個反應,莫礪鋒就更瞧不上了。

倒是江小滿,喝水也喝夠了,翻出家裡的紙筆開始給莫礪鋒列清單。

要的東西也不多,除了給元寶的衣服鞋子之外,還有一套蠟筆和一套積木。

蠟筆可以鍛鍊孩子對色彩的運用和理解,鍛鍊手、眼、腦的協調能力。

積木則是鍛鍊抓握和搭建的能力,還能開發空間想象力、動手能力和創造力。

“玩具和蠟筆可以進城之後再買,但是衣服是一定需要的。”江小滿把單子給莫礪鋒。

莫礪鋒接下,又抬眸看了看江小滿,猶豫著正想問她怎麼不要買東西,莫陳氏風風火火的衝進來。

莫陳氏這些年在莫三樣有意無意的縱容下,早已經受不得家裡有人質疑她了。

現在莫礪鋒如此不聽話,莫陳氏怎麼可能受得了?

衝上門來指著江小滿就罵,“你個狐媚賤人,還敢挑撥我兒子跟我離心?”

她聽到莫靈芝回來說的話,不覺得這是莫礪鋒的意思。想到江小滿最近的變化,隻當江小滿是咬死了要進城,現在有恃無恐了!

莫陳氏怎麼可能讓江小滿進城?

這不是擋了她福星閨女的路麼?

一想到這些,莫陳氏就恨毒了江小滿!

“我說你從前怎麼三棍子打不出一個屁來,原來在這兒等著我呢!故意挑唆我們母子感情,你好進城享福,是不是!”莫陳氏朝著旁邊吐了口唾沫,“我呸,你做春秋大夢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