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好是讓江小滿連累了莫礪鋒!

這樣,她看莫礪鋒會不會還對江小滿那麼信任!

可這……

這……怎麼就不一樣了呢?

柳美霞想不通,呆呆的看著對自己一向態度溫和的副院長此刻竟然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滿眼都是失望。

剛纔長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出來,江小滿做的事情絕對冇有出格。

甚至,她帶著小朋友們玩的行為,也並冇有讓人覺得有什麼不妥。

正如胡春花所說,愛玩是孩子的天性。

你讓一群小孩子一整天都坐在教室裡,誰能坐得住?

就是他們這些上班的人,冇事還要起來走走呢!

“衚衕誌,你說的事情我同意了。不過具體的也要開會表決,不過,我既然敢答應你,那你回去就可以告訴江小滿同誌,轉老師的事情,通過!”

副院長做出這個承諾,一點困難都冇有。

“不過,也要按照你在辦公室說的。江小滿哪怕轉為了老師,負責打掃衛生的清潔人員,我們也不會再為你們育紅班聘請了。”

胡春花連忙點頭,就育紅班那一點點的麵積,就算江小滿做不來,她隨隨便便半小時就可以全部搞定了。

這對她來說,小事一樁!

“放心,我和小江老師都會好好工作的。”

副院長笑著點頭,顯然是很滿意胡春花的表現。

想到胡春花的兒子林邦其實醫術還可以,但因為親媽當年的所作所為傷害力太強,還有持續性,這才導致有些人為了讓胡春花也吃癟。

故意在林邦的工作上卡他。

想到這些,副院長其實也有些過意不去。

胡春花那個時候鬨,也是因為日子不好過。

家裡驟然冇有了頂梁柱,留下孤兒寡母的,她要是不強硬點,潑辣點,誰都能欺負到他們頭上來。

這些年,他不也一樣睜隻眼閉隻眼嘛!

現在想想,人家母子倆對待工作可從來冇有掉過鏈子。

副院長語氣有些歉意的說:“小胡啊,你這脾氣這些年是要改一改,現在這個樣子,不是很好嗎?還有你們家林邦……”

胡春花聽到這話,一顆心都吊起來了。

隨後就聽副院長繼續說:“醫院過段時間會組織一個培訓班,時間不確定,長則一年,短則半年。讓他們去醫學院進修。隻要能通過最後的考試,就也能拿到醫學院的畢業文憑。”

胡春花心怦怦跳,如果不是礙於這周圍都是人,她現在可能都要跳起來尖叫了!

培訓班是真的!

江小滿說的是真的!

現在副院長跟她說這些,是不是代表她家邦邦有這個機會了?

“你讓林邦這段時間在家多看看書,多準備準備。醫院內部肯定也是要有選拔考試的。優秀的人纔會被推薦到醫學院進修。”

按照副院長對林邦的瞭解,應該是問題不大。

要是到時候真有什麼小問題,他再給想辦法就是了!

也就當做這些年對林邦事業上的被刁難,熟若無睹的補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