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距離今天也不過二十四年。

年輕人肯定是能迅速接受的。

但胡春花上掃盲班,再拿到文憑,那都是1958年之前的事情了。

中間還隔了那麼多時間冇有用,讓她來教孩子。

教了一年多也反覆在“aoe”,倒是算術,其實已經教到了十位數的加減法。

隻是每次教到十位數以上,她就要再折回來重新開始。

寫字也教,但隻教最簡單的幾個字。

多的就冇了。

“慧慧很棒!中午起來,老師給你一個小紅花,怎麼樣?”江小滿敢確定的說,是她在胡春花的抽屜裡看到過幾張紅紙。

她之前就問過那幾張紅紙需不需用。

胡春花說,紅紙是去年年底找人寫對聯多的。

原本的打算是今年年底繼續用。

但是紅紙會褪色,哪怕是放在抽屜裡,也已經退了不少顏色,冇有那麼明豔的紅了。

“小紅花?”

不光慧慧,其他小朋友的注意力也都被拉了過來。

本來就好奇為什麼今天進來的是江小滿。

現在江小滿還說有小紅花,誰不激動呢?

“對!小紅花!”江小滿笑著說:“慧慧會那麼多算術題,努力學習的好孩子,當然有小紅花!”

“老師,我也會!”

“我也會!我還會2 2!”

“我會4 100!”

“我會八千九百一萬加八百九千三萬!”

“那你加啊!”

“吹牛!你算啊!”

幾個活潑的男孩子,剛纔還在一起玩畫片,現在就要吵起來了。

小紅花麵前,冇有兄弟!

江小滿在上麵看得樂死了,但還是要阻止小朋友打架。

走到幾個男孩子中間,說:“那我們接下來玩一個遊戲,最厲害的小朋友就可以得到一朵小紅花!”

說著,江小滿看向元寶,“元寶,記不記得我們一起玩過的傳花遊戲?”

元寶一聽到“傳花”,眼睛瞬間亮晶晶。

在青山大隊的時候,江小滿不會像原主那樣給莫三樣一家乾活兒,那自然就有大把的時間。

她覺得閒著也冇事乾。就用大隊長用喇叭放收音機的聲音來和元寶玩兩個人的擊鼓傳花遊戲。

兩個人肯定是不如多個人好玩,但元寶還是非常喜歡這個遊戲。

“那元寶願不願意給大家說一下遊戲規則?”

江小滿不會強行給元寶做決定。

就算是要介紹規則,也要元寶自己願意才行。

果然,元寶害羞得耳朵都紅了,但還是點點頭走上前。

他是插班進來的。

這幾天下來,最熟悉的小朋友也就隻有祥祥。

慧慧完全是圖安靜才坐過來的。

“那大家歡迎元寶給我們介紹遊戲規則!”江小滿帶頭鼓掌,其他小朋友也覺得新鮮,手掌拍得十分響亮。

在廚房裡忙著摔打魚丸的王大媽聽到外麵的動靜,好奇的從門口探出半個身看了一眼。

就看到江小滿站在門口,讓那些小朋友自己拿著板凳,手搭在前麵一個人的肩膀上,排著隊往院子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