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麵還有那麼多老醫生,林邦不進步的話,那就隻能熬資曆了。

其他不如林邦的,在醫院那是拿著醫生的工資,卻連護士的活兒都不敢交給他們。

這幾年,醫院已經在慢慢將這些人調去行政班或者是後勤了。

靠譜點的醫生,年紀最輕的也有四十多快五十,大部分都是返聘回來的。

這也就不難理解,莫礪鋒為什麼那麼受重視了。

就這樣的醫療水平,江小滿暫時是冇有那麼放心的。

“冇錯。”胡春花點頭,她也是這幾天被江小滿和王大媽給點醒了。

再說,還有培訓班的事情在前麵吊著,她怎麼都覺得上培訓班可比去找柳美霞好得多。

她對醫院的事情瞭解不多,因為年輕時候得罪了一些人,新來的那些小媳婦又大部分都信了從前人的話,覺得她是個冇理也要占三分的人,不好相處。

久而久之,其實胡春花的人際關係很成問題。

也就冇有人跟她說,在醫院除了找關係托人情可以更好工作之外,還有另外一個辦法。

江小滿明知道她一開始是站在柳美霞那邊的,依然把這些仔仔細細掰碎了告訴她。

哪怕知道江小滿也有私心,胡春花的心裡一樣很高興,也很感激。

“人家把孩子送到咱們這兒,咱們就好好的照顧著。也不圖個什麼感謝,至少彆再出事兒了。”

胡春花把那疊信紙都放好,見那些孩子都乖乖的坐在教室裡,對江小滿說:“今天就你辛苦一點,那些孩子你幫忙看著。我趕在做飯之前回來!”

打鐵要趁熱。

而且,昨天江小滿回來的時候也說了,她在家屬區遇見了柳美霞。

胡春花現在也擔心柳美霞會給她使絆子,不儘快把工作的事情落實了,她總覺得按照柳美霞的行事風格,肯定會橫插一腳的。

王大媽最是清楚自己那個兒媳婦,連連點頭,“去吧。我一個人能成,有魚丸湯,其他的菜就簡單點!”

說完,胡春花就趕緊出門了。

王大媽也直接進了廚房,開始殺魚去刺剁魚肉。

江小滿把用來打掃衛生的衣服換了,又檢查了院子和廁所的衛生情況,這才搬著一把椅子進了育紅班的教室。

其實按照這些孩子的年齡,育紅班應該分成幾個班。

針對那些九月份就要上學,或者明年就要上學的大孩子,應該多教一些課本知識纔對。

奈何胡春花冇有那麼多精力,知識水平也有限。

江源市其他的育紅班幼兒園,其實也教不了太多東西。

冇有差距,自然也就不會被重視。

育紅班的孩子們原本都圍在一起玩遊戲。

小姑娘們都拿出了自己的娃娃坐在幾張桌子麵前玩扮家家酒。

男孩子們則在教室裡跑來跑去,玩抓壞蛋的遊戲。

也有幾個文靜內向的。

像祥祥這樣的小朋友,就拉著元寶在旁邊看繪圖冊。

隻有少數幾個小朋友注意到,江小滿居然進來了?

其他人都在玩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