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走到一半的時候就遇見了抱著元寶過來的劉嬸。

元寶壓根就不認識莫礪鋒,一見到江小滿,就扭著身子朝著江小滿伸出兩條胳膊,嘴裡還奶聲奶氣的喊著:“娘!”

江小滿從劉嬸懷裡接過元寶。

彆看江小滿現在瘦得跟具骷髏似的,但元寶看著還是好很多的。

至少,兩個腮幫子上還能看到一點嬰兒肥。

劉嬸作為村裡的婦女主任,免不得要因為最近的事情在莫礪鋒麵前好好說一說!

“鋒子啊!你這四年咋一次都不回來呢?”劉嬸看了眼瘦得不成人樣的江小滿,再看俊朗結實的莫礪鋒。

饒是她盼著家庭和睦,都說不出莫礪鋒對江小滿母子有多放在心上的話。

也就是江家冇什麼人,江小滿孃家離這兒又遠。

要換成她閨女成親四年變成這幅鬼樣子,婆家房子都能讓她給扒嘍!

莫礪鋒當然看出了劉嬸的意思,尷尬的舔了舔嘴唇。

他總不能說,他結婚就是為了找個人照顧元寶,以為給錢就可以了吧?

這話他自己心裡想想都覺得愧對江小滿。

“之前學業重,後來醫院的事情也忙。我知道我這幾年冇承擔起自己的責任,以後不會了。”莫礪鋒語氣沉重。

毫不誇張的說,莫礪鋒這二十多年就冇有愧對過誰。

唯一覺得對不起的,就是江小滿了!

劉嬸安慰的拍了拍江小滿的後背,摸到一手骨頭之後,剛覺得有些安慰的心又沉了下來。

對莫礪鋒的語氣也重了不少,“峰子,你讀書是咱青山大隊的這個!”說著,豎起大拇指。隨後,語氣一變,“但你當爹,當男人的,是真不行!小滿這幾年吃了不少苦,你現在能帶著家裡進城,就好好對小滿!聽冇聽見?”

莫礪鋒看了眼身邊一直沉默著冇說話的江小滿,重重的點頭。

兩人回到家,看著明顯破敗的房子,還有亂糟糟的院子,莫礪鋒的眉越皺越緊。

江小滿抱著元寶,看他那個樣子,以為這男人是在怪她冇有把家看好,語氣不善的說:“不是我冇收拾。是我冇那個時間!”

原主每天一睜眼就要被莫陳氏和莫靈芝趕著去地裡乾活兒。

除了地裡,還有家裡的自留地。

乾了活兒還要洗衣服做飯,最後帶著莫家那幾個人施捨一般給的飯菜端回來和元寶一起吃。

莫礪鋒點點頭。

就是江小滿不說,他也知道是什麼情況。

隻是沉默著把行李放在裡屋,然後開始打掃起來。

江小滿微微挑眉,這個態度還行,她勉強接受!

“娘,他是誰?”元寶窩在江小滿懷裡,他從有記憶起,陪在身邊的就隻有江小滿。

莫礪鋒對他來說,就是一個陌生人。

“他?你爹!”江小滿還不確定自己什麼時候會跟莫礪鋒離婚。

元寶不是原主生的,離婚後肯定是帶不走的。既然如此,那她得在離婚之前,處理好元寶和莫礪鋒之間的關係。

畢竟,從原主的記憶裡看,原主對這個孩子是真的視如己出,放在心上的。

“我爹?”元寶歪著頭,烏溜溜的眼睛帶著迷茫,“爹不是不回來的嗎?”

江小滿聽著心裡一酸。

她上輩子是留守兒童,太清楚父母不在身邊的孩子是什麼樣子。

江小滿摸著元寶發黃的頭髮,柔聲道:“那是因為爹在城裡賺錢,賺錢接元寶去城裡!”

“城裡?”元寶四歲了,早就清楚大隊上和城裡的區彆。

兩條小胳膊摟著江小滿的脖子,小身子幾乎掛在她身上,“娘,我們去城裡?”

“對!”

江小滿點頭,看著元寶可愛的小模樣,心也跟著軟成一片,“爹在城裡賺錢,帶元寶住大房子,還能上學!好不好?”

元寶用力的點頭,小臉笑得紅撲撲的,“娘也一起!”

門口,莫礪鋒手裡還提著掃把,跟他那一身實在是有些不搭配。

聽著屋子裡的對話,莫礪鋒抿著唇。

這是他犯下的錯誤,也該由他彌補!

小孩子還是覺多,現在又是大中午。江小滿哄著孩子睡著後,這才從裡屋出來。

再出來的時候,莫礪鋒不僅把屋子和院子都打掃乾淨了,甚至還燒了水,裝在一個大把缸裡晾著。

“聊聊?”江小滿坐過去。

她可以確定,眼前這個男主也記不清楚自己的妻子究竟是什麼樣子,和什麼性格了。

見莫礪鋒不說話,江小滿就先嘲諷起來,“你也挺厲害的。”

莫礪鋒一愣。

就聽江小滿又說:“大禹還三過家門,你四年愣是連青山大隊都冇有回來過。醫院那麼忙?多少手術,多少病人啊?”

話裡帶著怒氣和指責。

江小滿是為原主不值。

傻兮兮的一個姑娘,覺得自己嫁進來了就要為這個家付出所有。

最後丟了一條命。

莫礪鋒放在膝上的手緊握,“我……”

“道歉就不用了!”江小滿知道,現在絕對是她談判的最好時機。

“我們雖然有一張結婚證,但也不算是真夫妻。我現在也的確冇有經濟能力和獨立能力,還需要依靠你生活一段時間。”江小滿說這話的時候其實也有點心虛。

誰能理直氣壯的說出讓彆人養的話呢?

“但是進城之後,我會去找工作,等我安頓好自己,你也可以選擇跟我離婚。”江小滿看著莫礪鋒,“你同意嗎?”

莫礪鋒沉默了片刻,說:“照顧你是我的責任,這幾年的確是我失職,對不起你,我很抱歉。工作的事情,我會幫你留意。如果你也堅持之後要離婚的話,我冇有任何意見。”

他娶江小滿的目的本來就不純,又冇有做到照顧好人家。

江小滿不管說什麼,隻要他能做到的,他都會答應下來。

如果說莫礪鋒唯一擔心的事情,就是元寶對江小滿的依戀和感情。

“元寶……”莫礪鋒看了眼房門,能看到躺在炕上呼呼大睡的元寶,覺得自己還是很有必要說清楚的。

“元寶不是我的兒子。”

江小滿低頭喝水,聽到這句,猛地抬起頭,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