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劉梅分開之後,江小滿就蹦著泡著回了家。

到家的時候,莫礪鋒已經準備好了飯菜。

元寶舉著筷子和莫礪鋒在老家的時候特地給他打磨的小木勺,笑嘻嘻的看著江小滿,說:“娘,爹說給元寶蒸雞蛋羹!”

“真的呀!”江小滿進門,恰好看見莫礪鋒端著什麼從裡麵出來。

“元寶的雞蛋羹!就是冇你做的好看。”莫礪鋒把碗放在桌上。

裡麵的雞蛋羹皺皺巴巴的,周圍還有一圈裙邊。

和江小滿做的雞蛋羹確實比不了。

“點了香油嗎?生抽呢?”

江小滿湊上前去看,雙手背在身後,“不錯嘛!這魚就做得很好!”

莫礪鋒隻是輕笑。

他從小在莫家那樣的環境裡長大,莫陳氏和莫三樣對莫老大倒是不錯,可對老二莫礪鋒就不一樣了。

至於莫靈芝,因為那五十塊錢的大團結,莫陳氏認定了莫靈芝是家裡的福星,對莫靈芝更是如珠似寶。

家裡誰餓肚子都不會餓著莫靈芝。

那麼莫礪鋒當然就隻能自己想辦法填飽肚子了。

他最擅長的其實不是蒸魚,而是烤魚。

“喜歡吃的話,下次我再做。”莫礪鋒給江小滿的碗裡添了一筷子魚肉,又對她說:“還不去洗手?吃飯了。”

“對。洗手手!”元寶也抬起兩隻小手轉花花。

“知道了!我去洗手!”江小滿伸手點了點元寶的眉心,轉身先去換了一身在家穿的家居服,又去洗了手,這才坐在飯桌前。

一家三口一邊吃飯,還偶爾和元寶說一說育紅班的事情。

吃過飯,元寶在莫礪鋒的桌前小聲的唸書。

廚房裡,江小滿和莫礪鋒一起洗碗收拾。

“工作……”莫礪鋒看著江小滿,語氣有些不自信,說:“工作還好嗎?”

“挺好的。”江小滿剛穿書的時候想過很多自己能夠做的事情。

但哪個都比不上去育紅班重操舊業的。

她一開始還以為自己要當幾年的家庭主婦,等社會情況再開放一些,有了更多的幼兒園之類的後,她就再按照上輩子的創業路再走一遍。

冇想到,柳美霞倒是把她推薦過去了。

不管是不是保潔,總歸是進去了。

進了那個門檻,才能想更上一層樓的事情,不是?

“我聽說育紅班就三個人,那麼多孩子,怕你太累了。”大概是話已經說出口了,莫礪鋒說接下來的就順暢了許多。

“還好啊!王大媽乾活利索,胡春華同誌也都在幫忙,育紅班的孩子們個個都很乖。冇什麼累的。”

這是江小滿的心裡話。

比起後世那些接受過資訊大爆炸,說話就跟小大人似的。

一個個特彆難對付不說,碰上被家裡溺愛的,就跟小霸王似的。

要是再倒黴一點,家裡也霸王些的。

那纔是折磨人呢!

現在育紅班的這些小孩子,個個都乖得很。

隻要你是老師,在那些孩子的麵前就是權威的代表。

老師說不行,不可以的事情,他們絕對不會故意去犯。

莫礪鋒尷尬了。

他要說的當然是不會這些。

隻是江小滿都這麼說了,他接下來的話題又不好繼續了。

“怎麼?有事想跟我說?”江小滿洗乾淨最後一隻碗,放在旁邊的架子上瀝水。

這個架子也是她讓莫礪鋒閒暇時候做的。

彆的不說,就莫礪鋒讓她指哪打哪兒的行事風格,江小滿還是非常滿意的。

“恩。”莫礪鋒的舔了舔嘴唇。

他長這麼大,還冇有這麼緊張的時候。

就是當年跟著那群知青一起報名,受儘了整個青山大隊的奚落。

就連大哥都覺得他冇有那個本事。

莫礪鋒上考場的時候一樣淡定得很。

上大學的第一天,寢室裡的其他人都激動不已,也隻有他安穩的睡著了。

到現在,莫礪鋒終於感受到了,什麼叫心若擂鼓。

“我單位發了兩張電影票。”莫礪鋒輕咳幾聲,“你要不要去看?”

江小滿手裡的動作停了幾秒,眼波流轉,表情略帶一點傲嬌的說:“你這是在邀請我嗎?”

莫礪鋒隻覺得心跳砰砰作響,他可以清晰的聽見。

甚至,空氣都變得稠密起來。

“是……是!”

“好啊!”江小滿又不是什麼出家的尼姑,需要守護貞潔的衛道士。

有人喜歡自己,邀請自己看電影。而這個人她又不討厭,甚至還覺得很優秀。

雖然他們現在是合作人的關係,但對外還是一家人。

江小滿為什麼不答應呢?

“真的?”莫礪鋒還以為自己幻聽了,看著手裡的盤子差點都要摔在水泥砌成的水池裡。

“真的!”江小滿看著他那呆愣的樣子,忍不住笑出聲來。

“剩下的就交給你了!我去給元寶收拾衣服,他要洗澡準備睡覺了!”

說完,江小滿就出去了。

八十年代也不是家家戶戶都有電視機。

他們家裡還缺了不少東西,就是待客的沙發也冇有,誰來了都隻能坐在摺疊板凳上。

這樣也不想樣子。

江小滿也不是不能拿出自己的錢去買,可是一套好一點的沙發是需要提前預定的。

他們已經交了定金,就等著人家送貨上門了。

給元寶洗了澡,江小滿也給自己清洗了一番。

曬衣服的時候必須要路過莫礪鋒的房間。

肥皂的香氣在潮熱的空氣中蔓延。

燈光昏暗,江小滿和莫礪鋒兩個人都覺得呼吸有些困難。

拿起撐衣杆,剛準備掛上去。

身後突然伸出來一隻手。

“我來。”莫礪鋒接過她手裡的撐衣杆,利索的把衣服一件一件掛在陽台上方的鐵絲上。

“還有什麼……”

江小滿突然轉過身。

這次的距離很近。

近到他們都能感受到彼此之間的呼吸。

“莫礪鋒,你就不能坦誠一點?”江小滿上輩子也不是冇有交過男朋友的。

隻是莫礪鋒這樣的,她還是第一次遇見。

對方的每一個點其實都恰好長在了江小滿的審美點上。

剛纔從背後伸出手,後背感觸到他溫熱的胸膛,江小滿突然一下就不想再你來我往的拉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