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到這些,胡春花沉默了,也不繼續深究升職之類的事情,換了個話題。

“這樣吧。”胡春花不是不懂事的人,也知道江小滿的這個提議要是做好了,莫礪鋒最多就是被誇獎幾句,但是她家邦邦很有可能就不會再被安排冷板凳了。

為了兒子,彆說得罪柳美霞。

就是現在衝到柳美霞麵前去抽她一耳光,胡春花都敢做。

“你說你有高中畢業證,那下午的時候就你去上課。反正你昨天打掃的也乾淨。”胡春花原本是想用這個條件從江小滿那裡再換一點什麼訊息的。

可現在胡春花也看明白了。

比起柳美霞恨不得彆人給一百,她就還五十的性格。跟江小滿合作是最好的。

再說,因為當年有些事情做得太過,胡春花自己的名聲也不好。

以至於兒子都二十好幾了,好人家的姑娘都怕有個惡婆婆不願意跟兒子相看。

媒婆介紹過來的,也都是些胡春花怎麼都看不上的。

最可氣的是,還有一次介紹了個三十多歲的寡婦給她兒子。

胡春花氣得揮著掃把就把人趕出去了。

眼下有一個機會,可以讓她洗刷從前的壞名聲,還能給兒子一點助力。

隻是在育紅班裡提拔一個江小滿罷了。

反正胡春花早就跟院領導打過招呼了,他們也都同意育紅班增添一個打掃衛生的,一個負責上課的,一共兩個職位。

現在胡春花隻要一個職位安排,院裡那些領導知道了估計得笑死過去。

“交給我?”江小滿有些受寵若驚。

她的目的是要成為育紅班的老師不錯。

可算上今天,她滿打滿算上班也就三天啊!

這……這是可以說的嗎?

“對。”胡春花對江小滿道:“我這裡本來就要招兩個人。是柳美霞有彆的心思,所以纔對外說隻招一個雜工。院裡給我的名額就是兩個,你放心吧,他們不敢不給的。”

“到時候你把你的畢業證準備好,我拿去給領導看,然後再填上你的基本資訊表,應該就冇問題了。”

胡春花想到江小滿畢竟還是莫礪鋒的媳婦兒,院領導如果看到莫礪鋒的大後方安穩,隻怕會更滿意。

“好啊!”江小滿一口應下。

這麼好的事情,不答應的是傻子。

“下午的話,會不會有點著急?”

江小滿還冇說完,胡春花就開始趕人了,“不急不急!哪裡著急了?你現在就回去拿畢業證什麼的。要是不在……”

胡春花愣了一下,有點無奈的問:“你不會冇帶來吧?”

江小滿連忙擺手,當然帶來了。

原主的東西根本就不多,倒是畢業證什麼的都保留得特彆好。

江小滿也不可能把原主的東西丟棄,更不可能隨便處理了。

最好的辦法當然是一併帶來。

隻是……

“現在就回去?”江小滿看著麵前還冇有擇完的菜,剛要說話,王大媽就把盆子拉過去了。

然後一臉嫌棄的說:“快去吧,你要是以後當了老師,我也能輕快些。春花上課太煩了,她比較適合跟我一起打雜。”

胡春花笑著瞪了王大媽一眼,這回對江小滿的表情比起從前都要慈愛一些,“去吧。我確實不適合教孩子。”

兩人都催促自己,育紅班離家屬區也不會太遠。

既然如此,江小滿就起身去洗了洗手,又換了之前的那身衣服,匆匆忙忙往家裡跑。

路上,江小滿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她是穿書之後時來運轉了?

上輩子她是花了許多心思和精力,纔有了後來的事業成功。

可現在,三天就從新招進來的雜工變成了育紅班的老師?

這傳出去,想都不敢想啊!

江小滿小跑著回到家屬區,上樓迅速找到了原主的畢業證。

她是一點都不虧心的。

尤其是在學曆這方麵。

穿書之前,她是大學畢業,原本是打算後來閒下來了,就再去國外深造。

隻是還冇有來得及,就穿書了。

如果不是國家後來發展好了,她可以跟上義務教育。

不然,以江小滿小時候的生活狀態,想要走讀書改變人生這一條路,太難了。

找到畢業證之後,江小滿下意識的想要拿一張原主從前拍的一寸照片。

原主隻拍了兩張。

一張在結婚申請上,一張被原主小心的儲存著。

想到這裡,江小滿又把照片小心的放了回去。

原主的家人,她到現在都冇有見過一麵。

而原主曾經出現在這個世界的證據,可能就隻剩下這一張黑白證件照了。

合上蓋子,江小滿往外走。

隻是剛下樓就撞見了柳美霞。

“喲!我當這是誰呢!原來是江同誌啊!”柳美霞手裡提著一個菜籃子,冷笑著打量江小滿,“工作時間你不在育紅班掃你的地,居然跑回來了?你跟我去見領導,我必須把你這個事情反應上去!”

江小滿可不怕她,學著柳美霞的語氣看了一眼她的菜籃子,“喲!我當這是誰呢!原來是柳主任啊!工作時間柳主任去買菜,我也跟領導反應!”

“你!”

柳美霞閉上眼,咬著牙。

她差點忘記了,江小滿可不是她之前所以為的那樣軟弱可欺。

“好厲害的一張嘴。我這是跟領導說過的,我家老王胃不好,吃飯不能拖著,我是每個月少拿五塊錢工資才能上班出來的。你呢!”

柳美霞可不怕。

她敢正大光明的出來買菜,那當然是有依據的。

倒是江小滿,她非要抓住江小滿的辮子不可!

“哦。那也不好意思,我也是我的領導讓我回來拿個重要東西的。”江小滿也不怕,隻是笑著看柳美霞,說:“柳主任,不好意思,我還有事,先走了!”

柳美霞怎麼可能放過這麼好的機會?

一腳上前擋住了江小滿的去路,得意的看著江小滿,“你們育紅班也歸我後勤管,你說說,你們領導讓你乾什麼?”

也是她之前一時慌張,竟然忘記了育紅班有一部分是歸後勤管理的。

不然,胡春花最開始也不至於巴結到她麵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