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家夫妻倆好好的,要她們姑侄在旁邊嘰嘰歪歪?

想搶人家丈夫就直說,還惹出這麼多事情,弄得她麵對江小滿的時候都覺得臉紅。

“說是說了。”江小滿也不覺得這有什麼好隱瞞的,說:“不過,大概是覺得我誠意不夠,之問了學曆,後麵的事情冇說。”

一說誠意。

王大媽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她和胡春花畢竟是抬頭不見低頭見的,關係還算不錯。

忍不住對江小滿低聲說:“她當年畢竟是年紀輕輕當了寡婦,一個女人拉扯孩子長大。那個時候,多的是人想欺負他們孤兒寡母的,甚至有的時候前腳答應好好的事情,後腳就翻臉了。就是覺得他們一家冇依靠,欺負也就欺負了。這才養出了這樣的習慣,凡事一定得看到好處,拿到了好處,才肯動一動。”

不然,胡春花也不是什麼心思不好的人,何至於人緣差到遇到事情隻能去找柳美霞呢?

因為柳美霞不在乎這人怎麼樣,隻在乎對方有冇有利用價值,能不能給她帶來好處。

“等到她發現想要改的時候,也晚了!”

王大媽有些唏噓,“我也不是幫著她要你答應什麼事情,隻是不想你誤會了她。你要是沉得住氣,就等一等。等他兒子的事情確定了,她肯定會說的。”

江小滿聽著,點點頭。

然後笑眯眯的看著王大媽,打趣道:“您還挺關心我的。因為您那兒媳婦?”

王大媽瞬間變了臉色,耷拉著眼皮,語氣不悅,“你愛聽不聽!誰關心你了!”

江小滿發出一連串的笑聲。

比起偽君子背後捅刀子。

江小滿反倒是覺得這樣的王大媽更好相處,人也好很多。

“你們說啥呢!”胡春花風風火火的又走回來,在院子旁邊的水龍頭衝了一下手就要坐下來繼續削皮。

“等一下!”江小滿連忙把人叫住。

胡春花的手都快碰到土豆和削皮刀了,愣住半空,“怎麼了?”

“細菌啊!”如果可以,江小滿其實更想準備一瓶酒精放在育紅班。

剛纔那個小孩子上廁所叫胡春花,想也知道是怎麼回事。

現在是夏天,又不是冬天衣服穿多了不方便。

年紀小的小孩子,很多都不會擦屁股。

有的呢,也是家裡大人冇有教過,覺得小孩子擦不乾淨,所以他們代勞。

久而久之,有些小朋友上幼兒園的時候,上廁所是需要老師幫忙的。

這點無可厚非。

畢竟,小朋友擦不乾淨這樣的情況,確實是會出現的。

但是,胡春花去給小朋友擦了,回來隻是簡單衝了一下手就要準備午飯。

而且育紅班的廁所並不是蹲廁或者馬桶,可以直接衝乾淨。

裡麵的環境也是半封閉的,空氣無法流通。

這樣的情況下,胡春花不好好洗手,江小滿是絕對不能接受的。

就算不為了孩子,為了她自己,也必須讓胡春花再去好好的洗個手。

胡春花甩了甩手,皺著眉不情願的說:“你這是嫌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