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就說。

莫礪鋒那麼厲害的人,怎麼可能真的有一個文盲媳婦兒?

而且,就算是真文盲,莫礪鋒也會教。

既然如此,胡春花也不遮掩了。

“培訓班的事情,會是誰負責?總不會是柳美霞吧?”胡春花願意給江小滿甜頭,卻不想自己被白嫖!

一個訊息,換一個風光的崗位,這不是白嫖是什麼?

江小滿雖然不記得原書的細節內容,但這件事情卻是記得的。

因為這關係到後麵原女主扳倒柳美霞的一個關鍵證據。

這個培訓班,柳美霞冇有負責。

但她有幫人做牽線搭橋的事情。

“柳主任那麼忙,怎麼會呢!我對醫院的人事情況也不瞭解,但這肯定是要和學校那邊聯絡的。除了能夠代表學校的人之外,也必須要有一個和學校熟悉,在醫院也有話語權的人。真要動心思的話,可以往這邊考慮。但是我個人還是比較建議,把專業學紮實了。萬一臨時換了負責人呢?”

江小滿肯定不會把細節都說清楚。

培訓班的事情傳出來之後,不光柳美霞到處走動,醫院裡也有其他人是如此的。

這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對於那些早些年推薦上學,現在學曆又不被很多人看得上,但是在工作上勤勤懇懇的醫生護士來說,是一個可以證明自己的機會。

文憑都是一樣的。

畢業證也是一樣的。

為什麼就因為不是高考考進去的而看不起他們呢?

在高考恢複之前,醫院裡難道不是他們在看病?

胡春花陷入了沉思。

一會兒覺得江小滿說得對,一會兒又覺得還是得去走走關係。

江小滿覺得自己該說的都說了,看時間也要去門口接小朋友們,拍了拍身上的衣服,走到院門口。

打開門就剛好看到一位老太太著急忙慌的送孫子來育紅班,也來不及寒暄,匆匆就走了。

小朋友原本還喜氣洋洋的臉蛋,頓時垮了下來。

江小滿記得這個小男孩。

爸爸是在印刷廠工作,媽媽是醫院的護士。

元寶第一天來上學的時候,最早和元寶說話,釋放出善意的就是這個孩子。

“你是叫祥祥嗎?”江小滿蹲下身,和小朋友平視,“我聽元寶說起過你哦!”

祥祥長得很斯文,身上的衣服乾乾淨淨,小手和頭髮也搭理得很乾淨整潔。

一看就知道家裡對衛生方麵很關注。

“剛纔是奶奶送你來嗎?”

祥祥張嘴就震驚了江小滿。

小孩兒年紀不大,竟然還是個小煙嗓!

“恩。奶奶每天都會和我說再見的。”

祥祥想到奶奶剛纔頭也不回的就跑了,小臉又委屈了起來。

“那,奶奶跑那麼快是要去做什麼嗎?”祥祥噘著嘴,小手捏著衣角,小聲的說:“媽媽有小妹妹了,奶奶說是小弟弟,她就回家了。”

江小滿挑眉。

她印象裡,獨生子女好像就是這段時間的事情。

現在是趁著檔案還冇有下來,也冇有那麼嚴格,所以趕緊懷上趕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