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完這些,柳美霞就丟下柳思甜回了房間裡。

她得好好想一想,怎麼對付江小滿!

一個鄉下來的村婦,還想要踩著她柳美霞?

做夢!

——

江小滿次日一早起來,有條不紊的準備好早餐,又給元寶換上了衣服,母子倆跟莫礪鋒在家屬區門口分開。

一個朝著醫院走,另外兩個朝著育紅班走,倒也看著和諧。

因為要趕在小朋友們到之前就準備好,江小滿帶著元寶是提前了四十分鐘到的。

到了育紅班,先是打掃了一邊,又提著桶子在教室灑水壓灰塵。

江小滿動作利落,兩間教室和廁所半小時之內就打掃好了。

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剛出來就看到胡春花也到了。

“來這麼早啊!”胡春花一直都是提前二十分鐘到,萬一遇到有家長要提前把孩子送過來,她也能準備好。

看到院子裡乾乾淨淨,地麵還有澆過水的痕跡。

胡春花不由得點點頭。

往常,這些事情都是她來做。

可誰讓胡春花現在年紀也大了呢。

打掃一番下來,腰都快直不起來了。

後來有王大媽過來搭把手,但兩個五六十歲的老人家做完,還冇休息多久,孩子就來了。

孩子們來了,就要開始忙忙碌碌的一整天。

胡春花要負責教育,用她到初中文化的知識教會這些孩子簡單的算術和寫名字。

好在現在的育紅班更多的時候是充當雙職工家庭安置孩子的地方。

對於孩子的教育問題要求不嚴格。

不然,就胡春花這個一加一得教上半天的架勢,早就被投訴得屋頂都要飛起來了。

王大媽負責采買和中午飯。

“從前隻有我和老王的時候,那真是累啊!喘口氣兒的機會都冇有!”胡春花第一次上班這個時間還能端著搪瓷把缸靠著桌邊歇息。

愈發覺得自己把江小滿留在育紅班是對的。

昨天晚上,她回去還問了兒子培訓班的事情。

冇想到,兒子也說醫院最近是有這樣的訊息。

但知道的人不多。

兒子也是在廁所和食堂,聽彆人說話的時候聽說了一點。

但是,兒子不知道,培訓班的文憑竟然是被認可的那種。

胡春花的兒子在醫院負責的是兒科,其實也有一些經驗,在醫院的時候也有病患會掛他的號。

但是比起後來那些有大學文憑的同事,還是差了不少。

如果江小滿說得是真的,那真是一個天大的機會!

胡春花昨天晚上從兒子那裡得到了確切的訊息後,今天早上給江小滿的笑臉可不要太燦爛!

“那您倆好好休息,我年輕,乾活兒不累!”江小滿這話冇有恭維她們。

育紅班就兩個教室,後麵一個廚房兼餐廳,還有一個房間當午睡的休息室。

廁所就是兩個桶子。

真要打掃起來,其實還是很簡單的。

畢竟,每天都打掃,臟不到哪裡去,去去灰塵就好了。

會讓胡春話她們覺得累,是需要頻繁的彎腰起身,這對她們這個年紀的人來說,的確是比較困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