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裡,江小滿是睡了一個香香的好覺。

旁邊的元寶也長開四肢,睡得舒展。

隔壁的莫礪鋒輾轉反側,總覺得耳邊還迴盪著江小滿的聲音。

和元寶說話的時候,江小滿總是帶著笑意的語氣,溫柔得彷彿是含著蜜水,讓人心裡癢癢的。

其實,江小滿和柳美霞說話的時候,莫礪鋒也站在門口偷聽了會兒。

不過那個時候是捂住了元寶耳朵的。

和柳美霞說話的時候,江小滿一字一句,鏗鏘有力,像是作戰的大將軍一樣毫不畏懼。

柳美霞的一些傳聞,其實莫礪鋒也聽說過。

隻是冇有人明著說出來。

原因很簡單,柳美霞畢竟是在醫院工作了這麼多年,也有自己的人脈關係。

她私底下做這些事情的同時,也會給其他同時大開方便之門。

與其眼紅舉報了柳美霞,被安排過來一個大家都不熟悉的,是個好說話的還好,要是個不好說話的,大家心裡纔不舒服。

還不如留著柳美霞。

這也是柳美霞會做人了。

莫礪鋒想了想,目光沉下來。

他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傻子。

柳思甜的那些小心思他也知道。

就是因為知道,所以莫礪鋒從來都不在醫院遮掩自己結婚的事情。

甚至好幾次都提過,自己不僅結婚了,還有一個孩子。

可柳思甜彷彿聽不懂。

柳美霞還在一旁加油呐喊,實在是不明白她們到底是怎麼想的。

柳美霞今天會被江小滿的話嚇住,那是她一時冇有準備好。

等柳美霞回去了,真想清楚了要針對江小滿的話……

莫礪鋒眉眼沉沉,但還是強迫自己閉上眼睛睡覺。

隻有休息好,才能想出更妥當的辦法解決這件事。

正如莫礪鋒所想的那樣。

柳美霞回去之後越想越氣,差點把手裡的玻璃杯給砸了。

“姑姑,那個江小滿真的這麼囂張?”柳思甜還有些不敢相信。

不是說,那是一個大字不識一個的村婦嗎?

“不然呢!”柳美霞把杯子重重的放在桌上,發出“啪”的一聲,嚇得柳思甜哆嗦了一下。

“思甜,實在不行,莫醫生你就彆想了。”柳美霞倒不是要向江小滿認輸。

而是有這麼一個妻子,莫礪鋒不可能不知道。

還那麼配合的抱著孩子離開,顯然是夫妻倆一唱一和的。

如果真是這樣,那莫礪鋒和江小滿就不是那麼還拆散的了。

動作要是大一點,又會引起風波。

“醫院那麼多青年才俊,你又何必一直盯著一個莫礪鋒呢!”柳美霞是真的在給侄女說掏心窩子的話。

況且,她吃了這麼大的虧,以後肯定是要和江小滿對上的。

總不能為了侄女,就因為要顧忌到莫礪鋒而委屈自己吧?

不就是個醫生?

柳美霞有自信可以給侄女介紹更好的對象。

隻是,柳美霞想得再好,也耐不住柳思甜不樂意啊!

柳思甜怎麼可能答應?

“姑姑!”柳思甜苦著臉,“你也說了,莫醫生她前途無量……”

“無量什麼無量!”柳美霞冷著臉,“反正我該說的都說了,你自己想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