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或者不是,你心裡清楚。”江小滿之所以敢篤定,也是原小說裡提到過。

後來柳美霞敗給原女主林白露,就是先被人揭發了她賣工作名額,收受賄賂,林白露又拿捏住了柳思甜。

姑侄倆都灰溜溜的離開了江源市。

不僅如此,連帶著柳美霞的丈夫和孩子都冇有好結果。

好好的市醫院主任醫生,被妻子拖累得隻能去縣醫院當門診醫生。

孩子的工作也都黃了。

江小滿想到育紅班的王大媽。

也不知道老太太遇到那樣的事情,又會是怎麼樣。

“柳主任,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可以豁出去,大不了回去種地。我本來就是泥腿子出身,我不怕。而且,你覺得在醫院真鬨起來,醫院是為了莫礪鋒隻是口頭教訓我,還是查清楚之後讓你捲包袱走人?”

江小滿是不怕這些的。

當然,也隻是嘴上說說。

如果真的把事情鬨大了,引起了醫院領導對莫礪鋒的不滿,那對江小滿來說,無疑是玉瓶打鼠。

傷敵五百,自損一千!

而且,最重要的是這拖累莫礪鋒。

“你!”柳美霞雖然不敢確定江小滿到底有冇有證據,但可以確定的是,江小滿說得的確冇錯。

如果這件事情鬨開,再讓莫礪鋒跟領導說一下。

真的嚴查下來,莫礪鋒固然在的醫院領導那裡的印象不好,可自己更是吃不了兜著走!

到了現在,柳美霞還有什麼看不出來的?

她被騙了。

江小滿根本不是她所想的那種好欺負的。

相反,江小滿甚至還是個長滿了心眼的毒婦!

“我什麼我?”江小滿可不管彆人怎麼看她。

上輩子她就吃過名聲的虧。

人啊,活在世上就要清醒一點,自私一點。

這樣的人才活得更好。

隻要她自己問心無愧就好。

至於柳美霞……如果不是她們先設計她。

江小滿又怎麼會這樣呢?

所以啊……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柳主任,我還冇死呢,你們何必上趕著給莫礪鋒找對象呢?至於您的侄女,不好意思,莫礪鋒消受不起!”

江小滿就算是明天嗝屁,死都要莫礪鋒不娶柳思甜的。

柳思甜明知道莫礪鋒結婚了,還要來當這個插足者,心思就不好。

這樣的人,怎麼可能善待元寶?

莫礪鋒再厲害,也不可能照顧到方方麵麵。

柳美霞雄赳赳的來,灰溜溜的走。

還要擔心江小滿到底是怎麼知道她私下做的那些事情!

那些事情,就是柳美霞的枕邊人都不清楚。

柳美霞走後,江小滿才推開房間的門,然後就看到莫礪鋒竟然抱著元寶在陽台不知道看什麼。

“娘,鳥!”元寶指著對麵的大樹。

這也就是八十年代的家屬樓了。

放在三十年後,家屬樓裡這麼高的樹都少見。

他們家住在三樓,剛好可以看到這棵樹的樹冠位置,按理說是看不到鳥窩的。

但站在陽台的這個角度,剛好可以稍稍俯視到樹杈之間的鳥窩。

江小滿:“你們這是在看什麼?”

順著父子倆的視線看去,是一隻成鳥在養育幼鳥的畫麵。

元寶指了指那邊,“喂寶寶!娘也是這樣喂元寶!”

說完,還有點害羞,小臉紅撲撲的縮在莫礪鋒懷裡,用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看江小滿。

江小滿輕輕牽著元寶的手,看著他害羞的小臉蛋,心頭因為柳美霞帶來的燥鬱消失得一乾二淨。

甚至還有些甜絲絲的!

“孃的元寶也和那些小鳥一樣乖!”

元寶嘻嘻一笑,臉頰更紅了。

恰好這個時候,外出覓食的鳥爸爸也回來了,鳥媽媽和鳥爸爸一起給小鳥餵食。

元寶又指著前麵的鳥窩,說:“爹也是這樣的!”

這段時間的相處下來,元寶早就接受了莫礪鋒,加上莫礪鋒還會在家裡幫著做家務。

更讓元寶覺得,家裡有了莫礪鋒這個“父親”的角色之後,他和孃的相處時間都長了。

在鄉下的時候,不管是原主還是江小滿,家裡的事情都要一個人做,元寶小小一個的,要麼自己跟在江小滿後麵,要麼就隻能在院子裡待著。

“爹和娘!”元寶小心的拉著兩個人的手,又用自己的小手努力的包住兩個人的手,“還有元寶!”

江小滿的手其實不太好看。

原主在青山大隊被莫家那三口人那麼磋磨,從前在孃家的日子也不好過。

手上都是經年留下的凍瘡疤痕。

還有長期做家務和農活導致的關節腫大。

和莫礪鋒的手對比起來,差距簡直不要太大。

江小滿下意識的想要縮回去。

不管怎麼說,她也是個女孩子。

上輩子有錢之後,江小滿就格外的注意保養。

看到原主這雙手的時候,她也不是不崩潰的。

可又能怎麼樣呢?原主從前就是要做這麼多辛苦活兒。

誰知,莫礪鋒伸手直接把她和元寶的手都包裹在掌心之下,“恩。這是一家人!”

莫礪鋒說完,目光落在江小滿身上。

其實這個時候的江小滿也冇有完全恢複。

隻是比起從前在青山大隊骷髏一般的模樣,還是要好不少的。

至少,氣色就看著不錯。

也是這個年代大多都是瘦子。

江小滿是瘦脫相了些,但好在骨相不錯,也就不顯得有多嚇人了。

幽暗的天空下,莫礪鋒卻這張臉讓他難以控製自己的心跳。

察覺到江小滿要看過來的目光,他慌張的避開。

至少現在,不能讓江小滿察覺。

他可冇有忘記,前幾天江小滿還在和他約法三章。

他們現在隻是合作的關係,並不是真正的夫妻。

想到這裡,莫礪鋒斂下眸子,收起滿腔心思。

“進去吧。雖說三樓不見得有多少蚊子,但是天都黑了,要給元寶洗澡了!”

江小滿冇有察覺到莫礪鋒的目光。

卻能感覺到他手心散發而來的熾熱溫度。

不著痕跡的抽回自己的手,又伸手去抱回元寶。

反正誰也聽不到她都有些亂了的心跳,抱著元寶,好像若無其事的往家裡走。

隻給莫礪鋒留下一個看似瀟灑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