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主任?”江小滿瞪大了眼睛,想到旁邊還有元寶在吃飯,連忙對莫礪鋒說:“你先帶元寶去裡麵。”

柳美霞不至於對她動手,莫礪鋒和元寶不在,她反而發揮得更好!

也知道接下來的事情不好讓孩子聽見,莫礪鋒剛準備把元寶抱走,柳美霞氣不過了,冷聲冷氣的說:“既然不想孩子聽見,又何必做那些齷齪事呢!”

柳美霞現在看江小滿哪裡都不順眼,連帶著元寶也帶著厭惡。

一個村姑的種!

一樣的下賤胚子!

“我看這孩子還是得多跟著莫醫生,不然準備帶壞了就不好了!”

江小滿原本是打算跟柳美霞來回過幾招的。

但是柳美霞現在居然還要把孩子扯進來,那就不要怪她不講武德了!

走到元寶看不到的那一邊,表情冷厲的對莫礪鋒說:“帶孩子進去!”

莫礪鋒心裡其實是想要留下的,擔心江小滿應付不了柳美霞。

結果江小滿輕輕推了他一把,“說了,進去。這裡交給我!”

她是在鄉下都能摁住一肚子壞水的莫家三口,還會怕一個柳美霞?

柳美霞聽到這話,直接哈哈的嘲諷了兩聲,“你不裝了吧!我還真是看走眼了,還以為你真是個值得照顧的好孩子!”

江小滿見元寶和莫礪鋒進了房間,關上了房門,這才轉過身看向柳美霞。

“對啊。我不裝了,我攤牌了!”

江小滿拉出一把椅子坐在柳美霞對麵,“你想要做什麼,我很清楚。今天來找我,是想要我把工作讓出來吧!接著,柳主任你是不是要說,醫院準備照顧家庭條件更困難的同事?我要是不配合,就是冇有集體榮譽感,冇有同情心?”

柳美霞越聽,臉色越難看。

來之前,她怎麼都覺得江小滿一個小丫頭片子還能在她手上翻天不成?

可現在結果擺在眼前。

她又失策了!

“是啊!那你給不給呢!給句準話吧!骨科的林醫生家裡有一位癱瘓的老孃,家裡還有三個孩子,鄉下還有要幫扶的兄弟,光是城裡這一家六口人,要看病吃飯,接濟鄉下的兄弟,林醫生家裡月月鬧饑荒。你這要是都不答應,也太狠心了吧!”柳美霞輕哼一聲,“我可冇有危言聳聽,你要是不信就自己打聽!”

她可冇有誇大。

林醫生家就是有這麼困難。

如果不是為了柳思甜,育紅班這份工作,柳美霞是打算推薦給林醫生妻子的。

在不徇私的情況下,柳美霞自認還是很公平的。

“我信!”江小滿笑眯眯的說:“我當然相信啊!柳主任怎麼會騙人呢!不過……”

柳美霞一怔,咬著牙瞪著江小滿。

她就冇見過這麼邪氣的人!

怎麼都猜測不到這人的真實想法。

“醫院還有一份工作吧。”說江小滿自私也好,她是不會讓出育紅班工作的。

不然,要等到下一次這樣好的機會,還不知道要等多久。

“你給我準備的,肯定不是在育紅班。醫院的那份工作呢?你收了多少好處呢?”

柳美霞蹭的站起來,下意識的看向門口,確定外麵冇有人偷聽,磨著牙恨不得現在咬死江小滿,“你不要含血噴人!”-